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23章: 倒霉挨了耳光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23章 倒霉挨了耳光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陆梦被周宁远护在身后,从头到尾都没露出脸,这些记者却口口声声喊着陆二小姐,摆明了就是有人故意放出风声,若不然,即使周宁远名声赫赫,到底不是什么大明星,也不至于会有记者专门跟踪他,而且还是一大群记者。

她想着会是谁故意陷害他,周宁远则始终绷着脸,见两人都不说话,记者更是得寸进尺的又朝他们走近几步,直接将两人困在狭小的空间里。

“两位不说话,是默认有不当的关系吗?”更有记者犀利的提问,眼神却直往站在周宁远身后的陆梦扫,“陆二小姐,请回答问题好吗?”

这样的态度明摆着就是针对她而来,陆梦心里明镜似的,推开周宁远走到镜头前面,大方的笑着,“哪里有什么苟且的事,不信的话,你问周先生就是了。”

她笑着,不动声色的将话题抛给了周宁远。

这件事有八成的可能是舒沫然在背后搞鬼,倒是也够狠,为了坏她的名声清誉,竟然不惜把自己的男人也推了出来。

不过么。

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她犯不着出头,让周宁远应付去。

她笑容明媚,落落大方的站着,何来半分躲闪惊慌。

提问的女记者似乎根本没料到她竟然会这么坦然,顿了好久才把录音笔对向周宁远,小声问,“周先生,你说呢?”

陆梦似不经意的拢了拢长发,唇角轻轻勾起,多此一问,周宁远当然会否认了,他可一直顶着痴情男人的金字招牌,没几天就要和舒沫然订婚,难道这时候还自毁名声不成?

周宁远看着记者,眼角余光却留意着陆梦,瞥见她唇角一丝明媚的弧度,手指骨节突然收紧,薄唇紧抿,他煞有介事的抱臂沉思,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很为难的开口。

“陆小姐她的确对我表达了爱意。”

“我!”去!

陆梦好歹忍住没在镜头前爆粗口,愤怒的瞪着周宁远,他一定是故意的,她就知道,他和舒沫然狼狈为奸,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我没有!”

到底是低估了周宁远的卑鄙,陆梦必须给自己澄清,忙抢前一步向记者解释,不想那个女记者竟朝她翻了个白眼,“陆小姐刚刚不是还让我们听周先生解释,现在再来狡辩是不是太晚了。”

“……你……”

这下可好,她反倒是有苦说不出了。再看周宁远一脸没事人似的惬意,她气的暗暗咬牙,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让他们泼了盆脏水在头上,难道她就得乖乖受着?

做梦!

就是死,她也得拉个垫背的。

低眉敛目,再抬头时,已然换了温婉羞赧的容颜,嗔怪的朝周宁远望过去,乖巧无辜的说,“周先生真会说谎,明明是你等在洗手间门口把人家劫走了,刚刚在电梯里还想吻人家……”

话还没说完,陆梦自己先受不了的抖了抖。

这么肉麻的话……

她可真想咬了自己的舌头得了。

周宁远似乎也懵了,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唇角似笑非笑的抿起,却又并不像生气的样子。

陆梦哪里还管得了他,两人再这么“斗”下去,等一下只怕是什么不该说该说的通通都要抖出来了,忙堆起委婉的笑,“我还有事,先走了,请你们让让!”

那些记者不肯动,陆梦也不管了,想从人群里挤出来,这时候,停车场保安小跑着过来,“楼上客人投诉没有电梯用,请你们都出来。”

拥挤的人群有了松散,陆梦瞅准时机蹿出来,站定了刚想喘口气。

冷不丁眼前一黑……

“贱人!”

结结实实挨了一记耳刮子,耳膜嗡嗡的响,陆梦反应慢一拍的伸手捂着发麻的脸,慢慢转过头来,入眼是舒沫然那一张高贵俏丽的脸,红唇紧抿,咬牙切齿的瞪着她。

“不要脸!”

见陆梦瞪着她,舒沫然不解气的又是一声臭骂,高高扬起右手还想打陆梦,刚刚是没防备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这一次陆梦如何还能乖乖任她打骂。

神色凛然,直接握住女人挥下来的手腕,她的身高接近有一米七,比一米六的舒沫然高出不少,在气势上她就完全压制了舒沫然。

冷笑一声,“你再打试试!”

“你……”舒沫然急红了眼,用力想把手抽回来,无奈陆梦力气太大,她根本挣脱不了,气急败坏的瞪着陆梦,“你放开我!”

“求我啊,你求我我就松手。”得寸进尺这一招,陆梦也会。

“你……”

舒沫然没辙了,不甘心的瞪着她,突然又大变脸似的换了一副娇滴滴楚楚可怜的病西施样,陆梦知道她这是又要扮可怜了,不由暗叹一声。

这当女人,果然还是要演技好,她这委委屈屈、娇娇柔柔的唤上一声,再配合两滴晶莹剔透的眼泪,周宁远的心就算是石头做的,这会子也都碎成渣渣了。

“宁远哥哥……”舒沫然果然包着两汪眼泪,楚楚动人的向周宁远求救,“帮我……”

身后乱七八糟的响起阵阵脚步声,不只周宁远,还有大批的记者也都跟着赶了过来,扛着相机将三人团团围了起来,镁光灯刷刷闪个不停。

眼风扫到周宁远大步而来,陆梦直接松了手,舒沫然撞开她扑进来人怀里,哭着低喊一声,“宁远哥哥……”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呢。

明明被扇耳光的人是她。

靠!

陆梦低咒一声,转身就走,再一想,她要就这么走了,不定明天报纸和网络怎么诋毁她,自己的名声还得自己维护。

她又走到镜头前,十分郑重的申明,“我陆梦以人格发誓,对周宁远没有一丁点非分之想,这世上好男人多的是,很抱歉,在我看来,周宁远并不归为那一类,当然,禽兽人渣也有爱和被爱的权利,所以……我祝福舒沫然小姐和周宁远先生白头偕老。”

禽兽人渣?

说的是……

一名女记者十分善解人意的瞄向陆梦身后抱在一起的两人,“陆小姐,你口中的禽兽和人渣该不会说的是……”

陆梦回头望了眼,笑的一脸灿烂,“是你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

……本章完结,下一章“ 美人之间的选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