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27章: 肮脏的罪孽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27章 肮脏的罪孽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就脸皮厚度这一点而言,陆梦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比不过周宁远,不管是昨夜的电梯,还是今天的出租车里,他可以没皮没脸耍无赖,可她不行。

“你先放开我。”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蹙起的柳眉透着怒意。

周宁远却只是一再加重力道,一只右手不够,他的左手也伸过来搭把手,两只手牢牢圈着她,任凭她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挣脱不了。

从前朝思暮想也盼不来的,现在却……

嘲讽的掀唇,她的声音里也染上了浓浓的讥讽,“怎么,又想起你死去的前妻了,人都死了你还装什么痴情,还想做戏给哪个看?”

那段愚蠢的过往总是让她心绪难平。

周宁远也沉了脸,若细细辨去,那双素来高深莫测的眸子分明是闪过些许痛楚,他怔怔望着陆梦线条柔美的侧颜,眸子里涌动着一些深邃的潮涌。

因为气愤,陆梦瘦削的肩膀轻轻颤抖,别开脸望着窗外,红唇紧咬。

她是真的不想……

再和这个男人有什么纠葛。

“我……”

她打断周宁远的话,“你用不着替自己找借口,摸着你的良心问问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我这张脸,你会对我刮目相看吗?周宁远,别把我拖进你那些肮脏的罪孽里。”

她故意把话说的很难听,而显然这些话也收到了该有的效果,周宁远虽然极力隐忍着,两只手仍是不由自主加大了力道,几乎把陆梦的手骨攥裂。

这样钻心的疼比起曾经受过的痛,到底也不算什么。

她冷冷笑着,唇角弯出的弧度似鬼魅。

周宁远还是沉默着,目光复杂,不用看他,陆梦就知道他现在想什么,无非就是被戳破了心事,身为男人的自尊被人轻视了,一向倨傲人受不了,所以恼羞成怒了。

说到底,还是被她说中了心事。

前面是红灯,出租车停下。

陆梦用力抽回手,直接推门下车。

这一次,周宁远没有再拦她。

很好。

陆梦迅速穿过车子走到路边,红灯转绿,一辆辆车子有序的经过,出租车后面跟着周宁远那辆低调的黑色SUV,邵子谦半个身体几乎都从窗户里探了出来,朝她大声喊,“是你把我搞成这样,你不能撇下我不管,去医院!”

他的声音也很快随着滚滚的车流前行。

陆梦烦躁的捋了捋长发,一面留意着有没有空的计程车,终于能给陆念情去个电话,“发生了点意外,邵子谦被我撞断了腿,正送去医院,你给他关照下。”

“撞了?那你没事吧?”陆念情担心她的安危。

陆梦忙摇头,正好看到一辆空车过来,赶紧招手拦了,“我没事,不说了,我现在搭计程车赶过来,有事等我们见了面再说。”

上了出租车,她刚报了地址,又有电话进来,是嫂子苏言,应该是听保安说了车祸的事,担心她,“车子我已经叫了保险公司的人来处理,你人没事吗?”

“嗯,我还好,现在在去医院的路上,可能要晚点才能到学校。”

“没关系,你什么时候过来给我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好,谢谢嫂子。”

刚把手机塞回包里,陆念琛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陆梦记得他应该是在家里休息的,想不到也被她惊动了,一时挺过意不去,忙说,“堂哥,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嗯……”

陆念琛的声音果然带着浓浓的睡意,似乎是被人从睡梦中吵醒的样子,顿了顿,又叮嘱她,“记得让念情给你做个身体检查。”

“我知道,你继续睡吧,我能应付。”

这才总算是安静了下来,陆梦重新将手机放回包包,终于长长松了口气,用力向后靠进椅子里,烦躁的蹙起眉心。

真是兵荒马乱的一个早晨。

赶到医院,邵子谦已经送去骨科做检查,陆念情说初步检查的结果就是左腿小腿骨折,不是特别严重的伤,又拽着她去做检查。

“好端端的怎么会撞车?”

陆梦低叹,伸手抚了抚额头,“别提了,我拿油门当刹车踩了。”

陆念情噗哧笑了。

陆梦伸手在她手臂上打了一记,“还笑?”

“不是,我是想不明白,你说你难得自己开车出门,谁都不撞,怎么就偏偏撞了邵子谦,真不知道该说他倒霉还是幸运?”陆念情忍俊不禁。

陆梦也真真是无语。

额头破了个小伤口,其他没什么问题,陆念情亲自给她包扎了下,陆梦也坐不住,赶紧去了骨科病房,邵子谦已经被送回病房,左脚打着石膏吊在那里,看到她,俊脸皱起。

“这下好,成铁拐李了?”

见他还能开玩笑,陆梦也是暗暗松了口气,幸亏当时已经进了学校,车速也慢了下来,否则的话……

想想也真是后怕。

“对不起啊,其实我本来是想踩刹车的,不过好像踩错了……”

邵子谦一脸吃了屎的样,修长的手指指着她,“你的意思是你新手上路?我说你看见我不停车反倒还不要命的朝我冲过来,我真是……栽在女司机手里,说出去还不被我那帮兄弟笑死!”

陆梦心里揣着的那点愧疚,被他这一嗓子吼了个精光,忍不住笑他,“你还是先担心你那条腿吧。”

邵子谦随意瞥了眼打着石膏的左腿,倒是并不以为然,“不打紧,不过,你把我撞成这样,你得每天熬汤给我喝。”

“好啊,我让崔管家熬了送过来。”

“那不行,你得亲自熬。”

陆梦表示不理解,“不都一样……”

“不一样。”

邵子谦望着她,笑的那叫一个高深莫测,陆梦心里发毛,想着总归是她把人家撞成这样,熬个汤什么的,似乎也应该,便妥协,“那好吧,以形补形,我回头让崔管家多买些大骨,熬汤给你喝。”

“如果不嫌麻烦的话,再弄个炒饭什么的……就更好了。”

邵子谦得寸进尺,笑眯眯的望着她,陆梦记得念情提过一次,他好像和堂哥年纪差不多,不过这行径……实在幼稚的紧。

摇头浅笑,“好说,谁让是我撞了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心燥为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