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29章: 疯够了没有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29章 疯够了没有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随着话音落下,身上只披着件睡袍的陆念琛拾阶而下,虽然是冲了澡,俊脸依旧难掩疲惫,手里端着杯浓茶,唇角似噙笑,目光却是异常凌厉。

周宁远收起长腿起身,笑着打招呼,“陆兄……”

南城的这帮商界贵公子一向表面功夫做的足,即便心里再不喜欢对方,明面上从来不会撕破脸,一口一个兄弟亲热的很。

陆念琛唇角轻扯,人已经走到客厅,“坐……”

“好……”

两人面对面坐下,陆念琛右手捏着茶盏,上好的青花瓷器里红茶色浓芬芳,他又抿了口,见周宁远迟迟不说话,这才将茶盏搁到茶几上,略带疲惫的眸光扫向他。

周宁远翘着腿,似一派闲适之姿,“恕我冒昧,有一事请教陆兄,陆梦小姐的身世似乎很神秘?”

“哦?”陆念琛不动声色的挑眉,“周兄似乎对梦儿的事格外上心?”

“不错……”周宁远竟是坦然承认。

这多少有些超出陆念琛的预料,他微微皱眉。

周宁远用一种略带惆怅的声音解释,“她和在下的一位故人长的很像,不对,不是很像,是几乎一模一样。”

“所以呢?周兄有话不妨直说。”知道周宁远此人城府心机极深,话语中多番提及陆梦俨然带有试探之意,陆念琛极好的隐藏着情绪的波动。

周宁远沉沉望着陆念琛,交叠的双腿换了个姿势,这才说,“实不相瞒,我查过她的身世,只不过陆小姐所有的信息都被列为保密档案,不知这当中是否有何隐情?”

陆念琛倒是并不意外,只沉了面色,“梦儿的事一向由叔叔打理,我并不知情,不过有一点,我们陆家虽比不上你周家阔气,若梦儿受了欺负,我们断没有忍气吞声之意。”

周宁远薄唇紧抿,对于陆念琛打太极的说辞似是不悦。

陆念琛又如何会惧怕他,两人四目相对,微妙的紧张在空气中流窜,慢慢上升至剑拔弩张之势……

半晌。

周宁远抽身站起来,“既是如此,打扰了。”

陆念琛亦起身,“希望周兄尽快平息网上对梦儿不利的流言,女儿家的名声很重要,何况周兄好事将近,休要坏了大家的心情!”

周宁远目光一沉,甩手就走。

目送他走远,陆念琛微微凝眉,突然烦躁的抓起桌上的浓茶一饮而尽。

从陆家出来,周宁远脸上山雨欲来的阴霾再也隐藏不住,摔门坐进车里,拧眉泄愤似的砸着方向盘,陆念琛那是什么态度,他又是抽了什么风跑到陆家来自取其辱!

那个女人早就死了,他又是在胡思乱想什么?

就算陆梦长的再怎么像她,也不过是另一个和他不相干的女人!

周宁远,你疯够了没有!

兜里的手机适时响起,周宁远别着脸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时,眼里的厉色稍稍褪去一些,口气依旧生硬,“怎么了?”

舒沫然哀婉的声音如泣如诉,“宁远哥哥,不是说好了中午一起吃饭,你到哪里去了?”

周宁远烦躁的拧紧剑眉,舒家两母女一个像怨妇天天跟在他身后哭哭啼啼,另一个则时时摆出一副家长的架势,活像他欠了她们舒家似的,都什么东西!

他承认是挺喜欢舒沫然,不然当初也不会牺牲自己的婚姻去做那笔交易,偏偏就是有人不识相,仗着他的纵容,竟然妄想左右他的生活,简直不自量力!

“觉得烦,就随处走走。”

他胡乱抛出一个解释,本以为舒沫然会识趣的说再见,不想舒沫然却是抽抽搭搭的低声啜泣起来,“宁远哥哥,你是不是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记者是妈妈联系的,我真的不知情,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周宁远本就心烦意乱,被她这么一哭,更是躁的不行,撂了电话就把手机扔了出去,咚一声砸到车窗又掉到地上,屏幕就黑了。

板着脸,周宁远一脚踩下油门,红色的保时捷像一团火似的冲了出去……

兜兜转转绕了一圈,鬼使神差的,周宁远竟然将车子开到了圣爱医院,猛地推开车门,他犹豫了下,又坐回车里,想了想,还是毅然推门下车,转到旁边的店里随便包了束花往医院大楼走。

还给自己找了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探病……

骨科病房区。

因为邵子谦嚷嚷着非要吃她做的饭,本着人道主义精神,陆梦不得不妥协,算着时间也懒得再回陆家来回折腾,就到附近的超级市场买了菜直接去陆念情的宿舍煮了,刚刚拎着食盒过来。

白米饭、鲫鱼汤、清炒茼蒿、西芹炒肉,两个菜一个汤,虽然简单了些,香味十足,刚把食盒打开,邵子谦迫不及待的凑了过来,深深嗅了一口,露出满意的笑容,“啧啧,真香,要我说你这厨艺绝对比五星级酒店的厨师好!”

陆梦盛饭的手一僵,旋即若无其事的笑了笑,“你喜欢就好,简单了点,别嫌弃。”

“怎么会?”邵子谦拍着xiōng部保证,“我这人特好养活,只要你烧的,我一概吃的精光。”

正午的阳光正烈,肆意从窗户打进来,正照在他一张俊美的脸上,唇角恣意的笑容在阳光下更是明朗的耀眼,让人几乎挪不开视线。

恍惚中,陆梦想起自己似乎从没像这样笑过。

琉璃似的眸子里便染上了几分凄楚。

邵子谦看的分明,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怎么了?”

陆梦回神,低头对上他眼底浓浓的关心,慌乱的别开脸,“我没事,你要不要先喝碗汤,我帮你盛……”

转身去倒汤,慌乱中不知怎么的就碰倒了保温壶,熬的发白的鱼汤尽数倒在手上……

“烫!”陆梦一声低呼,急急把手抽回来,手背还是被烫红了一片,眼睛里不知怎么就滚出了泪意,慌忙要背过身去。

手却被轻轻拉住。

邵子谦心疼的看着她烫红的手背,抬头看她,“疼吗?”

他眼中是实实在在的担心,陆梦只是觉得难过极了,忙挣脱他的手,“我没事……”迅速转身,却在抬头的时候看到站在病房门口的男人。

是周宁远。

他手中捧着一束花,直直盯着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那个医生死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