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30章: 那个医生死了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30章 那个医生死了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哪里又料到他会过来。

陆梦来不及管理表情,脸上甚至还挂着两行清泪,楚楚可怜又凄婉动人,她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美,周宁远却是切切实实看在眼里,眸色不觉一点点加深。

“周宁远,你怎么会来?”

邵子谦大剌剌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陆梦回神,迅速抹了下眼睛,回头对邵子谦说,“你们聊,我去找念情处理伤口。”

她大步走开。

周宁远动了动唇,似乎想伸手拉她。

邵子谦笑眯眯的出声,“来就来了,还送什么花,我又不是娘们,过来坐!”

周宁远低头看了眼怀里艳丽的花,眼前人影一晃,陆梦已经越过他大步走出病房,他下意识抬眸追着她的身影,又被邵子谦故意嚷嚷的声音打断。

“人都走了还看什么,过来坐吧!”

周宁远抿了抿唇,慢慢踱步走进病房,随手把花往旁边柜子上一放,目光扫过食盒里简单却也精致的食物,目光倏地一顿,尤其空气中还飘着浓浓的鱼汤味,鲜香诱人。

曾几何时,当他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家,屋里总会亮着一盏灯,桌上摆着几样可口的家常小菜,很简单的菜式味道却好极了,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仿佛唇齿间还有那种平凡却丝丝入扣的清香。

“再看也没你的份。”见他直勾勾盯着桌上的菜,邵子谦跟怕被抢了心爱的糖果似的赶紧一股脑把剩下的菜都扣在饭碗里,宝贝似的用两只手捧着,“你没尝过所以不知道,这位陆小姐的厨艺简直比五星级酒店的大厨还好,别怪我小气,这可是独一份的爱心便当,没你的份。”

周宁远笑他的小孩子,笑容还未展开又突然湮灭在唇齿间,勾了张椅子坐下,似笑非笑的看着邵子谦,“喜欢那位陆小姐?”

邵子谦见鬼似的瞪他,“我的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操心了?”

周宁远笑笑,摸了根烟出来。

邵子谦见他沉默着也不说话,好奇心使然,凑近了问他,“倒是你很奇怪,从来没见你纠缠过哪个女人,不打算跟我说说你和她的事?”

周宁远缓缓吐出一团烟圈,唇角弯了弯,在周宁远灼热的视线下,突然站起来,直接把烟头往盛鱼汤的保温壶里一扔,转身就走。

“喂,我的鱼汤……”

眨眼已经到了6月18,自从那日在医院遇到过周宁远之后,他并没有再出现,少了他的纠缠,陆梦的生活也终于得以恢复平静,充实的平静。

每天早上起床之后就把洗干净的大骨头炖上,在书房看苏言给她的教材资料,中午就到厨房炒几道家常菜送到医院去给邵子谦,下午再去学校听苏言讲课。

苏言夸她有天赋。

陆梦听了很开心,终于确定自己并不是一无事处,她想着要去时尚之都米兰,去巴黎,去看另一个不一样的世界,甚至想着有朝一日她的设计能得到世界级时装大师的认可。

“有这个想法是好的,我把你的设计粗稿发给我的老师,他提了几点很中肯的评价,我已经发到你邮箱,你先回家自己研究,有不懂的再问我。”

和苏言一路走出教学楼,陆梦忍不住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她,苏言也表示赞同,陆梦自然高兴,望着苏言恬静的面容,试探的问,“嫂子,那你呢,你这么有天赋,为什么甘愿留在国内当一个老师?”

苏言抿了抿唇,又释怀的轻浅一笑,说,“我跟你不一样。”

陆梦似乎明白了什么,还是忍不住问,“什么不一样?”

苏言脸上素来挂着的云淡风轻的笑容也彻底消失了,她拢了拢烟灰色的披肩,抱着肩膀慢慢走下台阶,良久,陆梦才听到她似叹息的声音轻轻飘回来。

“这里有我丢不掉的牵挂。”

如此。

陆梦终于彻底明白,心下登时唏嘘不已。

苏言这样一个婉约的女子,到底也被一个情字困住,就像曾经的她因为所谓虚无缥缈的爱情遍体鳞伤。

迅速追上苏言走远的身影,陆梦激动的扯住她的手臂,“既然放不下,为什么不坦白?”

苏言怔了怔,竟是笑了。

陆梦被她绝美的笑弄的稀里糊涂,待想再问,苏言已经挪开了视线,显然是不想再说,她只能把满腹的疑问都咽回肚子里,细细一想,又觉得自己可笑,她有什么资格指点别人,她自己的人生还不是一团糟。

晚上回到陆家吃晚饭,她看着不管做什么都赏心悦目却又高深莫测的陆念琛,几次欲言又止的抬头又低头,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说。

陆念琛显然也心不在焉,以至于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异常。

吃到一半,陆念琛突然撂下碗筷,“你们吃,我去书房处理点事。”

“哥,什么事这么急,让你连饭都不吃完?”

陆念琛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陆念情忍不住撇嘴,“什么嘛,也不回答人家一声。”

“好了,堂哥他可能有事吧。”

陆梦安慰着,收回视线继续吃饭,脑子里却反复想着苏言的那句话,很快也放下碗筷,随意寻了个借口上楼,想去找陆念琛问问苏言的事。

“对,就是蔡医生……”走到书房门口,她刚抬起手想敲门,就听到陆念琛说话的声音,本来要敲门的动作一顿,她又默默把手收了回来。

蔡医生……

当初告诉她得了脑瘤的医生就是姓蔡。

难道就是同一个人?

她小心翼翼的侧耳贴着门,果然听到陆念琛又在说,“我也是才收到的消息,他突然猝死在家里,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我担心会不会有人使了坏,这才给你打电话,叔叔,你有没有收到什么消息?”

叔叔?

是她父亲陆思安。

陆梦几乎可以肯定他们说的那个蔡医生就是当初跟周宁远合伙骗她的医生,他竟然死了,印象中那个医生不过四十左右的年纪,面色红润,说起话来中气十足的,怎么会突然死了?

“我知道了,先这样,你放心,梦儿她一切都好,好,我等你电话。”

听着陆念琛应该是要挂电话了,生怕被他发现,陆梦不敢再偷听,忙踮起脚尖轻手轻脚溜回房间,房门一关上,她当即狠狠舒了口气,很快又蹙起柳眉。

他们不是告诉她,蔡医生亲口承认是周宁远买通他伪造了她的病历,那现在这个蔡医生死了,为什么堂哥和父亲会这么紧张?

他们到底瞒了她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他不要我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