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31章: 他不要我了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31章 他不要我了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对于陆梦来说,她多么不容易才让自己从过往的惨痛中解脱出来,费劲的克制自己不去想那些事,不去恨,她以为终有一日这些过往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淡忘,她也希望自己真的可以做到。

大抵终究是她的道行不够,晚上听到的那些话依旧让她耿耿于怀,以致于又失眠了大半夜,早上醒来看到电子钟提醒的时间,倒是又想起一件不算愉快的事。

今天是6月19日,舒沫然的生日,也是她和周宁远订婚的大好日子。

快到十点的时候,陆念情来敲她的房门,“梦儿,你知道的,情面上我们该过去一趟,就算只是走个过场,你一个人在家没问题吗?”

陆梦开了门,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没事,我有什么事?”

是啊。

能有什么事?

他们去订他们的婚,她照样过她的日子。

从此以后,各不相干。

仅此而已。

“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陆念情十分不放心一步三回头出了门,陆梦将她送到门口,看着她红色的跑车驶远,转身回了屋里。

偌大的屋子里静悄悄的,陆梦在客厅坐了没几分钟,就接到邵子谦的电话,“陆家的二小姐,我今天出院,你来接我?”

陆梦蹙眉。

虽说是她有错在先不小心把邵子谦的腿撞断了,可这邵子谦还真是得寸进尺的过分,只差没把她当佣人使唤了,连上个厕所都叫她扶着,还嚷嚷着要她给洗澡……

简直太欺负人。

唇角轻扯,“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你多金贵的身体,万一再磕了碰了还要在医院住个十天八天,我还不被你折腾死。”

“陆梦!”

电话里传出邵子谦的鬼哭狼嚎,陆梦忙把手机拿开些,脸上露了笑,“好了,好了,送佛送上天,我这就过来。”

“那你快着点,我等你……”邵子谦典型的得了便宜又卖乖,美滋滋的挂了电话。

陆梦是想着一个人留在家里也没什么事,便回房间换了衣服,抓了车钥匙出门,之前开的那辆奥迪还在维修,她现在开的是家里另一辆闲置的黄色甲壳虫,这车是陆念情自己赚钱买的,买的时候觉得这车形状特别逗,真正开的时候又嫌车开不了太快,倒是正适合陆梦这样的菜鸟新手。

黄色的甲壳虫不紧不慢的在路上爬,因为那次撞了邵子谦,陆梦开车的时候免不了格外当心,好在这条路上车不多,她也渐渐放了心,突然就听到一阵尖锐刺耳的摩擦声,一辆黑色的跑车飞驰而过又骤然停下。

一切不过是电光火石间的事,陆梦压根没来得及反应,甲壳虫迎着玛莎拉蒂漂亮的车尾直接撞了上去……

陆梦整个人往前冲又被安全带拽回来,头撞到方向盘的力气大了些,一时觉得有些晕,便抵着方向盘又靠了靠。

车门突然被打开,跟着蹿进来一股熟悉的男性气息,陆梦恍恍惚惚的抬头,却在触到男人一张俊美无双的脸时,彻底直了眼睛。

“你,怎么会?”

来人却并不给她说话的时间,弯腰凑进车里,直接将她从椅子里抱起来,大步就朝那辆被撞了车尾的玛莎拉蒂走去,陆梦怔怔望着他,有那么一个瞬间,觉得自己可能是撞晕了头。

否则话……

她怎么会在这里看到周宁远?

难道这时候的他不是应该穿着正式的三件套西装出现在订婚现场?

“不用怀疑自己的眼睛,你没看错。”男人隐约含着笑意的声音在头顶炸响,对于陆梦而言,无异于万里晴空劈了一道雷下来,忍着强烈的眩晕,她用力挣扎,“你放开我!”

周宁远唇角噙笑,对她的抗议却是置若罔闻。

陆梦晕的厉害,用力闭了闭眼睛,耐着性子开口,声音里已经带上了浓浓的倦意,“周宁远,你到底想做什么?”

放过她行不行?

不知道她的话又怎么惹着了他,陆梦只觉得男人扣在自己腰际的手突然加重了力道,她疼的倒抽一口凉气,抬眸就对上他一双高深莫测的眸子。

她更觉得头痛,猜心这种游戏从来不适合她。

加重了语气斥,“说话!”

周宁远抿了抿唇,“陪我去个地方。”

陆梦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去他的订婚典礼,登时又觉得怒意丛生,用力挣了挣,“哪条法律规定我一定要去你的订婚典礼?”

不想,周宁远听了这话却是嗤的笑了,腾出一只手在她额头敲了下,声音里都带着莫名的欢畅,“谁跟你说要去那里?”

不然呢?

今天是他和舒沫然订婚的大好日子。

难道……

她蓦地睁大眼睛,“你……”

周宁远只是笑而不语,眸子里大有赞赏之意。

陆梦却懵了,怔怔望着男人笑容明朗的脸,半晌回不过神来,怎么会呢,他一直那么喜欢舒沫然,怎么会在订婚典礼这么重要的日子落跑?

不只是陆梦震惊,酒店更是炸开了锅。

眼看着吉时到了,舒沫然几乎是半夜就起来化妆打扮,用了整整十几个小时才准备妥当,脸上的妆容精致的看不出一点瑕疵,为的就是要把自己最美丽的一面给周宁远看。

而现在……

她穿着自己亲手设计缝制的礼服,独自站在精心布置过的舞台,梦幻的白纱,粉色的玫瑰,漂亮的水晶杯酒塔,此刻通通都成了对她最大的讽刺。

“沫沫……”舒曼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照样健步如飞,迅速冲上舞台将舒沫然护在身后,担心的望着她,“听话,先跟妈妈回去……”

舒沫然怔怔望着她,大大的眼睛空洞无神,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不要我了,妈,宁远哥哥不要我了!”

“不会的,不会的……”舒曼心疼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抚,没有人看见的角度,一双精明的眸子迸出凶狠的利芒,很快又被她掩饰起来,放柔了声音安抚着怀里发抖的人,“有我在,妈妈一定会让他给你个交待,听话,先跟妈妈回家。”

母女两迅速搀扶着走下舞台,从旁边的侧门离开。

会场里则彻底炸开了锅,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空荡荡的舞台……

一桩完美的爱情神话,难道就这么黄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砍我自己的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