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32章: 砍我自己的手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32章 砍我自己的手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妈,我不相信,宁远哥哥不会抛弃我……”

休息室里,舒沫然靠在舒曼身上,不停抹着眼泪,精心描绘的妆容早就花了,一块块花花绿绿的粉底浮在脸上,被眼泪冲出一条条泪沟,红肿的眼睛里眼泪还在不停往下淌。

“乖,不哭……”舒曼心疼的替她擦着眼泪,精明的眸底透着怒意,说话的语气却是温柔,“不哭了,你哭的妈妈心都碎了,听话,嗯。”

舒沫然抽抽搭搭的哽咽着,紧紧抓住舒曼的手,“妈,你快帮我打电话给他,我要见他,我马上就要见到他!”

“好,好,我这就帮你打电话……”

舒曼安抚着她,腾出一只手抓了手机过来,在舒沫然迫切的目光下拨了周宁远的电话,不忘用眼神安抚女儿。

舒沫然只是紧紧盯着她,修剪整齐的指甲扎破了舒曼的皮肤犹不自知,急的两粒眼珠几乎都要从眼眶里跳出来。

“怎么样,妈……”

电话里却只有机械而冰冷的女音传来,告诉她们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舒曼轻轻将手机放下,舒沫然已然明白了什么,手指用力往下一掐,舒曼疼的倒抽一口凉气,掌心已经沁了血珠出来。

她却是不管不顾,仍担心的安抚着舒沫然,“我再打电话给杨帆。”

“你快打啊!”舒沫然急的加重语气。

舒曼一愣,看了眼她着急的模样,到底是没说什么,迅速拿起手机给杨帆打电话,好在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舒沫然一把将手机抢过去,咄咄逼人的吼,“我问你,宁远哥哥呢,他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杨帆公事公办的答,“很抱歉,我不知道周先生的行踪。”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舒沫然刷的站起来,“你怎么当他的特助,信不信我让宁远哥哥开除你!”

“我真的不知道。”杨帆的声音依旧很平静。

“好,好!”舒沫然咬牙切齿的发出几个声音,“杨帆,我记着你!”

气不打一处来,她浑身颤抖着,猛地操起手机就用力往墙壁砸,那手机是舒曼的私人电话,平日里别人碰都碰不得,这会子被她摔碎了,舒曼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站了起来,小心的将她扶进怀里。

“放心吧,有妈妈在。”

舒沫然跺了跺脚,“妈,你一定要替我作主!”

“会的。”

外面的宴会厅里,舒家方面的员工已经在疏散来客,陆念琛和陆念情兄妹随着人流朝外面走,陆念情抿着唇角窃喜,“活该,看到她们母女这丢脸的样,真是痛快。”

陆念琛的脸色倒是不大好,皱紧了眉头,突然看了陆念情一眼,陆念情被他凝重的目光望的心里直发毛,忙不自在的问,“怎么了,哥?”

陆念琛蓦地掏出手机。

见状,陆念情也终于想到了什么,紧张的说,“不会吧……”

忙也拿了手机出来往家里打电话。

不到半分钟之后,两人同时放下手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陆念情低声说,“崔管家说梦儿去医院看邵子谦……”

陆念琛剑眉紧皱,“她的手机打不通。”

“我马上给邵子谦打电话……”陆念情急急又拨邵子谦的电话,电话刚一接通,就传来邵子谦鬼哭狼嚎的声音,“难道你堂妹神游太空去了,说好来医院接我出院,怎么还不来……”

陆念情一急,直接把电话掐了,“哥,梦儿没在医院。”

陆念琛也把手机放下,“医院说没看到她过去。”

两人对视,凝重担忧之色溢于言表,陆念情低喃,“那梦儿她……去哪了?”

低调奢华的玛莎拉蒂以十分不一般的速度在路上疾驰。

伤口虽然不怎么痛,陆梦还是觉得头晕,一只手扶着额头,心头的燥意一股股袭来,她又用力捋了捋长发,转头望着周宁远。

“麻烦给句痛快话,你到底要干什么?”

她真的是厌倦透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为什么她不想再和他扯上什么关系,他反倒阴魂不散了。

周宁远一惯对她的问题置之不理,反倒是看着她额头的伤口拧了拧剑眉,随即从裤兜里摸出一方手绢,伸过来要替她擦额头的血迹。

陆梦直接头一偏,躲了过去,“用不着你假惺惺。”

周宁远薄唇轻抿,眼底分明闪过一丝怒意,却是笑着问,“陆二小姐对我好像充满了敌意?”

意味不明的一句话,猜不透只是随口一问还是有心试探,陆梦也不得不小心应付起来,微微眯了眯眼睛,很快又随意自然的轻笑,“嗯,我对你印象不好,也不待见你这人。”

“为什么?”

周宁远问的坦然,陆梦心底却是一派怆然,嘲讽的轻笑几声,“谁知道呢,反正从看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发自内心的讨厌你,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注定我和你不是一路人,相看两厌。”

周宁远嗤笑,随意搭着车门的左手紧紧握拳,又接连发出几声嗤笑,倏地转身,一把捉住陆梦的手迫的她抬头看和他对视,他唇角噙笑,脸色却透着肃杀之气,冷笑着从牙齿缝里迸出几个字音。

“那怎么办,我可从来没说过讨厌你,相反,我还挺喜欢和你在一起。”

“你!”陆梦愤怒的用力挣扎,企图甩开他的禁锢。

周宁远目光渐冷,五根手指似铁牢牢抓着她的手腕,陆梦挣脱不得,俏脸染上薄怒,“周宁远,我让你放手,听见没有!”

周宁远置若罔闻,只惬意的靠回椅子,双眼直视前方,轻轻勾唇,“想走可以,要么砍掉我的手,要么砍掉你的手,你自己选!”

压制的怒意在心中翻滚,陆梦紧紧咬着红唇,终于是抬起右手用力朝男人脸上甩去……

意料中的脆响却并没有发生,周宁远轻而易举攫住她的右手,又用力甩开,薄唇绷出冰冷的弧度,“我不喜欢被女人打!”

呵,呵呵!

陆梦冷冷笑着,用力把右手抽出来,绝美的小脸透着不顾一切的疯狂,猛地对他摊开手掌,“把刀拿来!”

周宁远剑眉一抖,“怎么,真要砍掉我的手?”

“不是……”陆梦平静的眉眼未抬,“砍我自己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截肢锯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