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33章: 截肢锯手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33章 截肢锯手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随着陆梦淡定的声音落下,就连一直专注开车的司机老马也禁不住抬头望了眼后视镜,周宁远一张俊脸黑的几乎能拧出水来,薄唇紧抿,突然又咧开嘴角声声笑着。

“老马,给她刀。”

“周先生……”老马犹豫着,被周宁远冷冷横了一眼,忙伸手进储物格里找出一把水果刀,犹犹豫豫的递过来。

周宁远也不接,目光轻飘飘的朝陆梦扫去。

陆梦轻轻掀唇,伸手拿了水果刀。

她当然知道就凭这把水果刀根本砍不断人的手腕,她是在向周宁远表达决心,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纠葛的决心。

她相信周宁远也懂。

“希望周先生记得你刚刚说过的话。”

不忘给周宁远施加压力,陆梦用力攥了攥右手,刀柄在掌心硌出深刻的纹路,稍缓片刻,她又用力做了个深呼吸,用力攥紧刀柄瞄着左手掌心的方向用力扎下去。

她也吓得紧紧闭上眼睛。

意料中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

鼻尖却分明闻到浓烈的血腥气,让她原本眩晕的头脑更是犯晕,用力闭了闭眼睛再睁开,入眼是一片的猩红,周宁远本是牢牢攫住她手腕的右手现在牢牢握住了刀刃,血顺着他修长的手指骨节不停的往下涌,在她晶莹细腻的掌心渐渐汇成血滩,鲜红的颜色浓的刺眼。

猛地松开左手,水果刀被周宁远牢牢握在掌心。

陆梦有那么一瞬的晃神,很快又冷静下来,无视周宁远凝肃的面色,冷冷出声,“二选一我做到了,让我下车。”

“陆小姐……”老马看不下去想要劝上一劝,刚说了三个字就被周宁远冰冷的目光打断,他不敢再出声,只是心疼的看着周宁远血流不止的手,几次欲言又止。

“怎么,自己说过的话又不想承认了?”陆梦嘲讽的望着他。

周宁远抿了抿薄唇,倏地将右手指间握住的水果刀拔出来,锋利的刀刃刮过带深了伤口,一串温热浓稠的血液溅在陆梦脸上,陆梦怔了怔,只若无其事的目视前方。

经历了那样的惨烈之后,还有什么能吓到她。

因为失了不少血,周宁远的脸色渐渐发白,也是疼的,额头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眸光却依旧犀利,勉强用几乎不能活动的右手拉住陆梦左手,将染了血的水果刀放到她掌心。

“你没听清楚我的话,是断手,不是断手指。”

陆梦脑中轰的一下,蓦地扭头看他。

应该是疼的厉害了,尽管他极力想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紧抿的薄唇,皱紧的眉心还是出卖了他,他是在极力隐忍着疼痛。

对于陆梦来说,看到周宁远这样,她应该觉得畅快才对。

可她现在只是觉得悲凉。

放软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无力,“周宁远,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像你这样高高在上的人,翻手云覆手雨,为什么非要跟我过不去?”

左手蓦地被拉住,周宁远的声音有气无力,“我只是想弥补……”

陆梦怔住。

肩膀陡然一重。

周宁远昏倒在她身上,皮肉翻飞的右手还紧紧抓着她,黏腻的血液胶着凝结,又不停有新的血液淌出来,彻底染红了两人的手。

她望着他泛白的俊脸,微微皱起了眉心。

弥补……

弥补什么?

难道,周宁远竟然知道她的身份?

陆家。

陆念琛和陆念情急急赶回家,路上就收到消息,陆梦出门开的那辆黄色的甲壳虫在青湖路段发现,车里没人,也没有受伤流血的迹象。

“哥,梦儿她会不会是被周宁远带走了?”因为就连陆家的佣人都并不清楚陆梦就是白冷的事,直到兄妹两人进了书房,陆念情才急急将憋了一路的话说出来。

陆念琛深深望了她一眼,眉宇间透着担心,突然说,“蔡医生死了。”

“怎么会?”陆念情亦大惊失色,飞快的蹙眉想着什么,猛地抬头和陆念琛对视,两人眸子里俱是震惊,“你的意思是周宁远可能已经知道了梦儿就是……”

“暂时还不能确定。”

陆念琛这话说的底气全无,当初心脏移植的手术原本就是这个蔡医生操刀的,后来这件事不知怎么被陆思安发现,才安排他顶替蔡医生做心脏移植的手术,这才救了白冷一命。

他并不知道陆思安是用了什么手段说服蔡医生闭嘴,只是现在看来,这个蔡医生未必牢靠,又或者,周宁远找到了这个蔡医生?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陆念情问。

陆念琛只能摇头,“我已经通知了叔叔,警局的刘叔也答应帮忙找人,先等等。”

陆念情yù言又止,到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闷闷的走出去,突然用力跺脚,“不行,我去找杨帆,他既然是周宁远的特助,没道理不知道周宁远去了哪里?”

话落,她拔腿就走。

陆念琛默了默,并没有阻止她。

陆念情杀到宁远,却被告知杨帆早在两个小时之前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自然没人知道,事实上,杨帆确实是接到了老马的电话匆匆赶去找周宁远。

雅园。

周宁远另一处不为人知的私人房产,位于远郊明山脚下,整片风景优美的地方其实是宁远集团开发的度假村,只不过还没对外正式营业,雅园则是周宁远给自己留的一栋楼。

杨帆匆匆赶到的时候,周宁远的私人医生林木也恰恰赶到,两人在门口遇到,打了招呼之后一起急匆匆的往屋里走。

周宁远被安置在二楼的房间,他失了过多的血昏迷着,血肉模糊的右手紧紧攥着陆梦的左手,陆梦挣脱不了,又在老马以死威胁之下,不得不一路跟了过来,甚至现在被困在床边脱不开身。

静静望着周宁远。

他虽然昏迷着,却并不安稳,眉心似有化不开的烦恼,紧紧皱着,可那一张脸,尽管面色发白,到底和她挥之不去的记忆里的那一张一模一样,俊美的,妖孽的,也是冷酷的。

鼻间隐隐泛酸。

她猛地别开脸。

“杨特助,林医生,快,周先生他……”门口传来老马激动的声音,房门很快被推开,一左一右奔过来两个男人站定在她身边。

“陆小姐?”

“周宁远!”

两道吃惊的声音同时响起,陆梦低头,故意忽略两人投诸在她身上好奇的目光。

“你真的想死是不是,还不快放手!”

林木是周宁远的发小,两人也算是从小玩到大的,见他右手伤成这样还死死攥着陆梦,心里那叫一个怒,又不敢冒然去掰周宁远的手,只能气急败坏的大吼。

陆梦倒是被他的大嗓门吓的一抖,左手下意识挣了挣,林木倏地朝她瞪过来,发了狠的吼,“谁让你动,你想让他这只手废掉是不是?”

陆梦不做反应,又被他狠狠剜了一眼。

“林医生……”杨帆忙打圆场,“周先生的手……”

“没救了……”林木没好气的胳膊一挥,“把我的锯子拿来,锯手!”

……本章完结,下一章“ 陪他住三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