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35章: 要周宁远死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35章 要周宁远死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好不好?

当然不好!

陆梦瞪着周宁远,心里明镜似的,周宁远的态度摆明了不管她答应不答应,在他没开口之前,她走不出这栋房子。

然就这样被他要挟,她又不甘心极了,权衡利弊之下,她说,“要我答应可以,有个条件。”

“说来听听……”周宁远虚弱却依旧高深莫测的看着她。

“三天之后,从这个门里出去,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就算机缘巧合之下碰了面,也当不认识。”

陆梦一鼓作气说出心里的盘算,心里虽然直打鼓,面上仍一派不动声色,甚至是轻轻抬起下巴,倨傲的瞪着周宁远。

她绝不容许自己再在这个男人面前示弱。

她也以为她的挑衅会让周宁远发怒,或者是不屑一顾的轻嗤一声,笑她不自量力,然周宁远只是目光沉沉的望着她,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又仿佛是想起了更深远的事。

她便也不甘示弱的和他对视。

周宁远抿了抿薄唇,“我答应你。”

大概就这是幸福来的太突然的感觉,陆梦一时竟不敢置信,周宁远会这么好说话,看来他不只是伤了手,还伤了脑子才对。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可以答应你。”

周宁远望着她脸上漾开的笑容,神色黯然,又低低补了一句,房间里实在太安静,陆梦自然听到了,唇角的一丝笑僵住,抬眸朝男人看去,周宁远似乎是倦极了,慢慢闭上了眼睛。

“麻烦你能不能替我弄点吃的,我饿了。”

陆梦站定着半晌没动。

如果说之前盛世凌人的周宁远是她熟悉的,他狠,她只要比他更狠就可以应付过去,然现在这个透着倦意安静的周宁远……

反倒让她疲于应付。

她突然有些后悔刚刚的冲动,整整三天,她真的能保证一切都会在她的控制之中吗?

已经是傍晚,依旧没有周宁远的消息,舒沫然几乎把手边所有能拿到的东西都砸了,单手机就砸了四五个,这会子又在声嘶力竭喊着要手机,舒曼起初还陪着劝着哄着,现在也从她房间出来了,脑子里都是嗡嗡的声音。

单手支着沙发扶手,她吃力的摁着眉心,喊道,“李妈,给我冲杯安神茶。”

“唉,这就来……”李妈匆匆从外面跑进来,“大小姐,外面有一位先生说要见你。”

“不见……”舒曼直接拒绝,被舒沫然嗷嗷叫的声音闹的头都要炸开了,哪里还有什么精力见些莫名其妙的人。

李妈却并不走,吞吞吐吐的说,“那位先生说他知道你一件很秘密的事,还说如果你不见他的话,他就把那个秘密公开。”

舒曼蓦地抬头。

李妈也是舒家的老人了,自然能揣摩她的心思,忙说,“我这就去把人请进来。”

这一次,舒曼并没有阻止她。

人很快就进来了,黑色的深V贴身T恤,一条黑色的休闲裤,头发齐刷刷向后梳,露出一张精致的容颜,唇角噙笑,两只手悠然的抄在口袋里,慢悠悠走进来,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懒散的气质。

精明若舒曼当然能捕捉到他一双桃花眼里的精光。

而这张脸……看着还有些熟悉。

“你是周宁儒?”

来人妖冶的笑着,桃花眼定在舒曼脸上,声音也是懒懒的,“难得您还记得我,不错,我就是周宁儒。”

他说的轻松,舒曼却是心中一震。

和所有的名门望族一样,周家在挑选继承人方面也颇费了一番折腾,老太爷周通育有两子,长子周进则,次子周进钧,然两个儿子都不是经商的料,周氏也一直是由周通打理着,可人总有老的时候。

生怕老祖宗创下的基业毁于一旦,周通在两个儿子还没结婚之前就放了话,不管是哪一个的儿子,只要是先给周家添了男丁,就会被当作下一任继承人培养,就在那一年,周进钧和周进则相继成婚。

然也是造化弄人。

虽然周进钧成婚在前,妻子李韵文却比周进则的妻子陈美玲迟了两个月有身孕,虽然在第二年两人都替周家生了儿子,周宁儒在前,周宁远在后。

按照周通的话,周宁儒打小就是由周通亲自带着,接受精英似的培训和指导,预备将来接手周家的家业。

相比之下周宁远则自由得多。

可谁又能想到,这个被忽略的周宁远却是少有的商业奇才,三年前的一场经融危机几乎令周氏倒闭,就在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是周宁远站了出来,通过其朋友在海外的融资,帮助周氏顺利度过危机,也获得了一票董事局股东的赞成,挤掉了周宁儒到了嘴边的总裁位置。

周宁儒也远走国外,三年来并无音讯。

现在他却回来了。

舒曼隐隐觉得不安。

周宁儒已经径直到沙发里坐下,桃花眼斜睨瞄向杵着的李妈,懒散的声音带着让人不容抗拒的力道,“你退下吧,我有话和曼姨聊聊。”

李妈看向舒曼,舒曼轻轻点了点头,转身,脸上已挂上了标志性和煦的笑,“什么时候回来的?”

周宁儒勾了勾唇,“有段时间了。”

舒曼一愣,待再想问,周宁儒突然打断她,带着丝玩味的开口,“曼姨,你表面端庄,其实做了不少坏事吧。”

舒曼再绷不住,沉下脸,“胡说什么!”

周宁儒笑,“蔡医生死了,你知道吧。”

心中巨震,舒曼极力强装镇定的辩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蔡医生我不认识。”

“是吗?”周宁儒悠悠然开口,“他倒是说了你不少秘密,譬如你让他伪造了一份脑瘤的诊断病历,你说这件事如果被周宁远知道……”

“你想要什么!”

舒曼沉声打断他,激动的表情已经泄露了一切,不错,买通蔡医生骗白冷的人就是她,当时医生都说舒沫然活不过一年,她已经想尽了所有办法,还是找不到合适的心脏,直到白冷出现……

“呵呵……”周宁儒玩味的笑着,“要说比起手段和心机,曼姨可真是各中佼佼者,宁儒佩服佩服。”

秘密被揭穿,舒曼又哪里有什么心情和他说笑,板起脸,“有话就直说,用不着跟我卖关子。”

“爽快!”周宁儒啪啪鼓掌,脸上的笑意却渐渐被狠厉所取代,收起长腿起身,“我的目的也简单,我要周宁远死!”

……本章完结,下一章“ 狼狈为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