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37章: 最无情的女人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37章 最无情的女人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纵观整个南城,又有几个人见过周宁远吃瘪的样子,这个意气奋发被誉为商界奇才的男人素来是接受众人的仰望,如高高在上的神祗,就算是舒沫然,一旦触及了他的底线,该翻脸的时候他照样翻脸。

然现在……

他黑着脸坐在饭桌旁,耳光回荡的是女人肆无忌惮的大笑声,陆梦站在楼梯口,直接给笑弯了腰。

周宁远,你也有今天。

笑完,她动作优雅的捋了捋乱掉的长发,回头朝他看了眼,倍儿无辜的说,“不是还有只左手能用?”

周宁远彻底黑了脸。

陆梦若无其事的扭头,倨傲的抬起小下巴,上楼。

“陆梦!”

楼下传来某男人气急败坏的吼声。

陆梦直接将房门摔的震天响,以此来对抗他的狮子吼,心底甚至还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饶他再强壮,饿个三天三夜会不会一命归西?

得。

她想多了,周宁远又不是笨蛋,难道还真的让自己饿着。

痛快过后,她看着样板房似空荡荡的房间,猛地想起个问题,她没有换洗的衣服,这么大热的天,难道要她一身衣服穿三天,肯定不行。

翻了翻衣橱柜子,倒是有被子和毛巾,牙刷什么的也都有,当然是不可能会有女人的衣服。

闷闷的坐回床上,许是心里作用,她越发觉得身上汗涔涔黏腻的厉害,迫切的想要冲个澡,越想还越难受,实在坐不住,只能又开门下楼去。

周宁远一动不动在饭厅坐着,似乎是料定她会再下来,听到脚步声慢慢抬头,眼底藏着一丝得逞的笑意。

“怎么又下来了?”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周宁远既然能把忍辱负重这么些年,一击就把周宁儒从继承人的位置上挤掉,可见他这人心思有多缜密,藏的又有多深。

陆梦如何能是他的对手。

刚才的痛快被冲的干干净净,陆梦走过去往椅子里一坐,板着脸就说,“我没有替换的衣服。”

周宁远眼神往厨房扫,“给我盛碗饭。”

陆梦狠狠瞪他,周宁远只管春风得意的笑着。

形势比人强,何况只要熬过这三天,她就能和这个男人彻底撇清关系,权衡利弊之下,陆梦毅然站起来去了厨房,很快就盛了满满一碗饭放到他前面。

“喂我。”

周宁远得寸进尺的下着命令,陆梦恨的牙痒痒,尤其是看着他上扬的唇角,更是怒意丛生,恼怒的拒绝,“你没手啊。”

“被你砍了。”

周宁远说的理直气壮,陆梦倒吸一口凉气,猛地转身,这会子就算有再好的涵养都要破功了,何况她从来没受过什么淑女的教育,尤其男人就笑的那么得意,愤怒的指着他的鼻子,“麻烦你搞搞清楚,你是自己伸手握住了刀,不是我把刀插进你手里。”

她气的肩膀轻颤,周宁远反倒只是一派气定神闲之色,扫了她一眼,不紧不慢的开口,“有区别吗,刀柄在你手里握着。”

“……行……”

到底是陆梦妥协了,“三天,我就忍你三天!”

话落。

周宁远本来还是和善的脸霎时阴云密布。

陆梦才懒得管这些,又冲进厨房拿了把勺子出来,直接舀了一勺白饭凑到周宁远嘴边,“张嘴,吃饭。”

周宁远薄唇紧抿,突然抬眸看她,眸光沉的厉害。

陆梦隐约能感觉到他是在生气,可他生不生气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只要过了这三天,他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其实早就应该这样了,是她一直看不透罢了。

“菜!”

男人发出一个冰冷的字音,陆梦顿了顿,又用筷子夹了一块肉正要放到饭上,男人板着脸说,“不要这个,要鸡蛋。”

我忍。

陆梦用力攥了攥筷子,直接将那块肉丢进旁边的垃圾桶,又夹了一块鸡蛋和着饭,泄愤似的用力塞进周宁远嘴里,银质的勺子磕在周宁远牙齿上发出的声音,她听着都觉得疼,周宁远只是蹙了蹙眉心,倒是没说什么。

把勺子抽出来,陆梦继续去夹鸡蛋。

周宁远却蓦地眯起眼睛,“这个味道……”

陆梦吓的一抖,已经夹起的一块鸡蛋又掉进碗里,她闷着头,不敢去看周宁远,是她疏忽了,一个人的习惯是不容易改变的,做菜也是,她烧西红柿炒蛋喜欢放一丁点糖,记得以前周宁远还说过,这个味道倒是别致。

难道他是察觉到了什么……

想到这个可能,陆梦突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耳边却响起男人近乎低喃的声音,“她做西红柿炒鸡蛋的时候也喜欢放糖。”

她?

陆梦又蓦地抬头,见周宁远只是失神的望着那一盘番茄炒鸡蛋,目光悠远,恍然间,她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惴惴不安的从来只是她一个,周宁远言语间根本没怀疑过白冷已死的事实。

她暗暗舒出一口气。

却不知为何,心里某一处似乎并不那么舒坦。

“人都死了,你现在再来怀念已经会不会太迟了。”说着,她又夹了一根青菜和着饭一起喂他,“快吃,吃完了我还要洗碗。”

周宁远抬眸望了她一眼,眯起眼睛,“你很不喜欢我说起她?”

“是……”陆梦干脆放下勺子,直接和他对视,“那么蠢的女人,难道我还要同情她吗?”

“你……”周宁远蓦地攫住她的手腕,手劲大的似乎要扭断她的手腕,眸底极快掠过冷芒,陆梦不闪也不躲,直勾勾看着他,“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吗,老话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倒好,砸了自己这块破瓦去成全你们,简直就是愚不可及!”

“你!”周宁远盛怒,犀利的眼神似乎要将陆梦削成碎片。

陆梦不甘示弱倔强的抬起下巴。

半晌。

却是周宁远松开她的手,薄情的掀了掀唇角,“你和她毕竟不一样,你这个女人比她无情多了,陆梦,你是我见过最狠心无情的女人。”

她无情,她狠心?

呵,呵呵!

陆梦只想放声大笑,谁都有资格说这句话,只有你周宁远,没资格!

“是么,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赋予我这么高的评价。”她笑容妖冶,眼前这个男人当然不会知道她笑容背后千疮百孔的心,她也不在乎。

周宁远果然不悦的眯了眯眼睛。

陆梦以为照他的脾气是要摔了碗赶人,她甚至也做好了准备,就算外面是荒郊野外,就算现在已经是傍晚六点,只要他松口让她走,她一定毫不犹豫马上就走。

周宁远看着她视死如归倔强的样子,眸底犀利的冷芒褪尽,突然慢悠悠的出声,“愣着干什么,我没吃饱。”

“周宁远,你才是我见过最变态的男人。”陆梦差点摔了碗。

周宁远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模样,突地放声大笑,笑声爽朗畅快,竟然大有赞赏之意,“你是第一个敢当着我的面说我变态的女人!”

稀罕!

陆梦鄙腹,手里的筷子把碗戳的老响,“还吃不吃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蛊惑人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