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39章: 自己剪衣服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39章 自己剪衣服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身上好闻的淡淡烟草味钻入鼻尖,又像是丝丝袅袅的雾气旋转着沁入心扉,陆梦不争气的眼眶泛起潮意,男人带着凉意的手指在耳畔滑过。

陆梦蓦地一颤,仓皇退后几步。

周宁远正欲收回来的手尴尬的举着,望着她的目光里多了一分错愕。和他对视一眼,陆梦旋即别开脸,大步朝前走,“累了,找个地方坐坐。”

目送她走远,周宁远无奈的蹙了蹙眉心。

在他看不到的角度,陆梦亦是狠狠咬紧了红唇,即使早就知道周宁远一旦温柔起来根本不是人,她还是忍不住被他撩动心房,这种感觉简直糟透了。

宁愿他凶,他狠。

她也就不需要跟他客气。

熬过这三天,前尘过往就通通不必在意了。

“喂……”

周宁远追过来,深深看了她一眼之后,目视前方,脚下的步调和她保持着一致,不紧不慢的朝前面走,他挺拔高大,陆梦纤瘦苗条,银白的月光而下淡淡笼着两人,竟是说不出来的和谐静谧。

他不说话,陆梦便也不主动挑起话题,半垂着眼帘,周宁远便不时偏头来看她,唇角也跟着染上了轻轻浅浅的笑。

夜色撩人。

也不知是走了多久,陆梦陡然站定,回头朝来的方向望去,白色的尖顶建筑在夜色里朦胧可见,不知不觉两人竟然走了好远。

抿了抿唇,她说,“走挺远了,回吧。”

周宁远倒是不置可否,陆梦也懒得再等他的回应,直接沿着原路返回,周宁远顿了片刻,也拾步跟上她。

回到屋里一看时间倒是已经夜里八点多了,陆梦径直去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端着就往楼上走。

“去哪?”身后传来男人的质问。

陆梦头也不回的说了两个字,“睡觉。”

隐约似乎听见男人低低的笑声。

陆梦已经跨到二楼的脚步还是莫名的顿了顿,周宁远是爱笑的人吗,从来不是,那不到一年的短暂婚姻里,她从未在男人那张淡漠的脸上见到过所谓的笑容。

他的温柔,他的笑脸,从来只属于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当然不会是她。

她自嘲的勾了勾唇,很快又释然,想这些做什么?

吃饱了撑着吗?

尽管已经很努力的打磨时间,泡澡就用了整整一个小时,再回到房间的时候不过也就是十点的光景,陆梦并非习惯晚睡之人,只是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隔壁还住着一个高深莫测的男人,想要安然入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盘腿坐在沙发里,慢条斯理的用毛巾擦着头发。

“是我……”周宁远又在外面敲门,难得的是低沉的嗓音十分客套,“能不能帮我个忙。”

不能。

陆梦在心里默念一遍,索性闭紧嘴巴只当没听见他的话,想着他等不到回答应该会以为她睡了。

“陆梦……”这一次,周宁远的声音拔高了一个音调。

陆梦差些摔了毛巾,瞪着紧闭的房门,仍是不出声。

很快听到渐渐走远的脚步声,她松了口气,刚从沙发里站起来,冷不丁又听到脚步声接近,紧跟着就是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然后门就开了。

周宁远堂而皇之的推门进来,陆梦直接和他打了个照脸,对视一秒之后,气的捞起手里的毛巾就往他身上砸,“出去!”

周宁远敏捷的接住毛巾,肆意的目光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遍,唇角玩味的勾起,陆梦刚冲了澡出来,身上穿着白色的丝绸睡衣,本来是不要紧,只是她头发没吹干,淌下的水自然就浸湿了睡衣贴在身上,隐约便勾勒出了她胸前的美景。

察觉到男人轻浮的目光。

陆梦低头看了眼,登时脸上一热,忙背过身去,迅速拿了件T恤套上,冷下声音斥,“出去!”

以为他会发怒,周宁远反倒只是低了声音,诚恳的说,“就这三天,我们好好相处不行吗?”

他的声音带着似恳切的意味,陆梦怔了怔,心里有了计较,她当然也担心这个变态的男人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既然现在他主动提起要好好相处,她没道理拒绝的不是?

迅速转身,“这可是你说的。”

“嗯。”周宁远低应一声,目光恳切。

陆梦将信将疑,干脆顺着他的话就说,“我现在要休息了,请你出去,另外,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进我的房间。”

“好……”周宁远竟又是爽快的答应了。

凶猛的饿狼突然变成了温顺的绵羊,陆梦刚刚放下的心紧跟着又高高悬了起来,拧眉防备的瞪着他,“周宁远,你又在算计什么?”

又算计?

周宁远无奈苦笑,抬了抬不能动的右手,“我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许是他的态度是从来没有的诚恳,又或者是深知他的秉性,知道她的拒绝其实根本没有实质的意义,又或者只是为了所谓的和平共处。

陆梦答应了。

三分钟之后,站在周宁远房间里的陆梦,却悔的肠子都青了。

这个无耻的男人……

竟然要她帮他洗澡!

开什么国际玩笑?

“不可能,你自己搞定。”

见她要走,周宁远忙上前一把拉住她,解释,“不是要你帮我洗澡,我右手不方便,所以,想让你帮忙脱衣服。”

脱衣服?

这难道和帮忙洗澡不是一个意思。

“不行……”没什么商量的余地,陆梦直接拒绝。

周宁远不放手,大抵也是知道在求人,声音里带了丝淡淡的恳切,“你可以闭着眼睛。”

闭着眼睛……

万一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那岂不是更难堪?

陆梦坚决摇头,“这事没的商量,反正你自己看着办。”

“看着……也办不了。”某人厚脸皮的辩解。

可怜陆梦臊红了脸,回头狠狠瞪周宁远,周宁远十分无辜的望着她,陆梦坚决不同意,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肯让步。

良久。

陆梦突然眯了眯眼睛,唇角禁不住浮起一丝笑,对周宁远说,“我想到办法,你先放手。”

周宁远拧眉,不大相信她。

“我说真的。”在陆梦的一再坚持下,周宁远终于松开她,得了自由,陆梦先是甩了甩肩膀,很快指着他说,“你等等,我很快回来。”

周宁远狐疑的看着她走出房间,又低头看了眼右手,眉宇间露出喜色,看来这废了一只右手也不是一点用处没有,至少……能博取几个同情分。

殊不知。

他真的想太多了。

五分钟之后,陆梦脚步匆匆的从楼下跑上来,气息不匀的跑进房间,手里举着一把大剪刀,利落的递给他,“喏,给你剪刀,自己把衣服剪了。”

“你够狠!”

……本章完结,下一章“ 感觉还不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