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目录] > 第6章: 骄傲的资本

《豪门婚杀:亡妻归来》

第6章 骄傲的资本

二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陆梦亭亭站在舞台,接受众人的掌声,当然也从在场不少人眼睛里读到了惊艳,她有些不适应,脑海中却及时闪过陆念情说的那句话,什么都不要怕,陆家就是你骄傲的资本。

瞬间,她又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盈盈一笑。

底下的掌声越发热烈,还有人吹起了口哨。

她得体的微微欠身,抬头的时候视线不可避免的看到会场里那两道不容忽视的身影,男的俊,女的俏,很是夺人眼球。

当然,也很刺目。

心脏刺痛,她猛的别开视线,左臂突然一紧,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头顶拂过,“可以了……”

陆梦还在晃神,陆念琛已经护着她走下舞台,在旁边等着的陆念情当即兴奋的扑过来拉住她的双手,“梦儿,你表现的很棒,在舞台上的样子好看极了。”

“是吗?”陆梦有些不大自在。

陆念情已经转移了话题,“哥,你可以放开梦儿的手了……”

陆梦一怔,低头看向左臂,视线里是男人干净好看的手指,指甲修的整洁,她有些晃神,陆念琛已经飞快抽手,交待陆念情,“你陪着梦儿,我去陪爸招呼客人。”

“放心吧,哥。”

陆念情勾着陆梦的胳膊往会场里面走,一面开心的说着话,“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有个哥哥特别幸福,偷偷告诉你,我哥对我可没对你好。”

陆念情其实只比陆梦大了一岁,俏皮的样子却是陆梦怎么也学不来的,那种天真烂漫大概也只有在无忧无虑的环境里才能养出来,不像她,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倔强的生活,根本没有骄傲的资本。

两人到沙发坐下,靓丽的身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频频朝她们张望。

陆念情拿了两杯鸡尾酒递给陆梦一杯,陆梦接过,轻轻抿一口,眼角余光瞥到两道移动过来的人影,唇角勾出一抹讥讽的冷笑。

自陆梦出现,周宁远的目光就没能从她身上移开,脚步不受控制的向她所在的沙发走过去,浑然忘了身侧还有一个舒沫然,舒沫然惊觉,跺了跺脚,拎着裙摆小跑着追上他。

“宁远哥哥,你要去哪?”

周宁远从拥挤的人群当中穿过,站定在距离陆梦约有两米的地方,直勾勾盯着她,不可置信的一点点皱起眉心。

“宁远哥哥……”舒沫然踩着高跟鞋气喘吁吁的停在他身边,循着他的视线看了眼陆梦,心里着实不是滋味,还有恐慌。

难道世上真的会有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她着急的伸手去挽周宁远的胳膊,像是急切的为了证明什么。

周宁远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握住她的手安抚,这也让她越发不安,着急的想要做些什么,周宁远却突然挣脱她,大步朝沙发走过去。

“他们来了……”陆念情突然挨到陆梦耳边低语一声,嘴角噙着丝笑。

陆梦也看到了,握着高脚杯的手下意识收紧。

“你真的是陆家的孩子?”周宁远冲到她们前面,莽撞的出声就问。

陆念情撇嘴,“周宁远,你说什么呢,梦儿不是我们陆家的孩子是谁家的孩子?”

“我问的是她!”周宁远直接打断她,目光直直射向低着头的陆梦。

“凶什么凶……”

陆念情嘟嚷,陆梦握住她的手,轻轻摇头,陆念情这才不甚情愿的收声,动作优雅的喝着鸡尾酒,目光似扫过一脸焦急的舒沫然,玩味的勾了勾唇角。

陆梦抬头,坦然迎向周宁远探究的目光,唇角噙起一抹疏离得体的轻笑,“周先生,你难道不觉得这种搭讪的方式太老套了吗,当着未婚妻的面,你倒是色胆不小。”

说完,不屑的轻嗤一声,转了目光。

眼角余光不出所料的扫到男人脸上的愠怒,陆梦只觉得痛快,虽然她还在犹豫该怎么样才能报复这一双狗男女,可能看到他恼羞成怒,她还是觉得畅快。

这个男人啊。

她就是不想让他好过。

凭着周宁远在南城的地位,又有几个人敢当着面这么讥讽他,久居高位的人自然受不了这种赤果果的嘲笑,他攥了攥拳头,心里却有另一个声音悄然响起。

眼前这个女人毕竟不是白冷,她从来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嘲讽他。

喷薄的怒意突然又湮灭了,他颓然松开手,转身欲走。

“你乱说什么,别以为你是陆家的女儿就能为所欲为,南城还轮不到你们姓陆的人嚣张!”舒沫然一下冲过去,愤怒伸出的手指几乎指到陆梦鼻尖。

别看她从前是个病西施,可着实厉害着,从前是白冷心善,怜惜她自小生病,任她嚣张跋扈,从来也不跟她计较,现在,当然是不可能了。

眸光一冷,陆梦倏地起身,在舒沫然根本没有反应的时候,直接甩手,狠狠一巴掌甩到那张让人作呕的俏脸上。

“啪……”

她的动作极快,舒沫然的脸被打偏过去,足足愣了有好几秒,才捂着脸不可置信的回头瞪她,“你竟然敢打我?”

陆梦轻松耸肩,“嗯,敢的。”

“你……”

舒沫然怒极,不甘示弱的扬手就要打回来,手刚伸出来就被陆念情一把截住,她毫不掩饰一脸鄙夷的轻啐,“我们陆家再不济也轮不到你舒家造次!”

“你,你们……”舒沫然瞪红了眼睛,大喊,“简直欺人太甚……”哭着就扑向周宁远怀里,攥着他一只袖管,嘤嘤哭泣,“宁远哥哥,她们太欺负人了……”

陆念情嗤的一声,扭头望了陆梦一眼,示意她不用担心。

陆梦回以轻笑,抬头望向相拥的两人。

舒沫然果然还是和从前一样,每一次辱骂她之后就哭哭啼啼的跑去向周宁远告状,周宁远就替她出头,每一次都是这样。

她可是真傻,那时候竟然还想着把心脏给这种女人。

呵!

她自嘲一笑。

正被周宁远敏锐的捕捉到,心头一刺,一股无名的怒意蹿上心头,他护着怀里的舒沫然说了几句安抚的话,冷厉的目光射向陆梦,薄唇掀起,冷冷吐出两个字。

“道歉。”

……本章完结,下一章“ 被恶心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