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鬼王独爱:逆天小毒妃 [目录] > 第24章: 逐出南宫府

《鬼王独爱:逆天小毒妃》

第24章 逐出南宫府

九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心!”

“雪儿!”

“傲雪小姐!”

众人惊呼,座位上的司徒啸瞳孔一缩,南宫昊神色大变,两人同时朝着南宫傲雪跌落的地方掠去。

轰!

只可惜还是晚了,南宫傲雪直接摔在了司徒啸的脚边,整个人趴在地上,秀发凌乱,头上的珠花滚到了一边儿,模样狼狈至极。

趴在地上的南宫傲雪目露凶光,整张脸扭曲得变形,浑身的痛令她对南宫离更痛恨了一分,眼底满是嗜杀之意,这个女人,她一定令她不得好死,今日之辱,她要十倍百倍讨回。

所有人都被南宫离如此豪迈不羁的一脚给震撼到了,这还是女人嘛,如此凶残,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恐龙。

“你这个女人,怎么如此恶毒!”南宫昊气恼,对着南宫离大吼,原本阳光俊朗的脸涨红,怒气横生。

南宫离凉凉地扫了南宫昊一眼:“难不成本小姐还要站在台上等着被她打!”

“南宫离,你不要太放肆,伤害本太子的太子妃,该当何罪?”司徒啸厉喝,浑身气势凛然,威迫地盯着南宫离,如果眼神能杀死人,估计她现在已经死了不下千次。

“呵,原来你还有脸跟我谈这个问题,太子妃么,当初南宫傲雪欺负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主持公道?”

“也对,你们俩儿私下传情、互相勾搭,自然舍不得她受罪,只可惜,南宫府的测试,貌似就算是你这个太子,也无权干涉吧!”

南宫离冷笑,毫不给他面子,有南宫烈在,她还需怕这个狗屁的太子吗?

以前的南宫离太软弱,否则以南宫烈对她的宠护,谁敢欺她?

嘶!

众人吸气,这南宫离,太嚣张了吧,竟敢如此辱骂太子殿下,当真不怕死啊。

“可恶!”司徒啸恼怒,身形一掠,挥掌便朝南宫离拍去。

“混账!”座位上的南宫烈威喝一声,一股无形的威压透出,直接将司徒啸掀飞:“老夫在此,还由不得你对我南宫府的人动手。”

虎目微眯,南宫烈眼底精芒毕露,汹涌着滔天怒焰:“南宫傲雪,行为不检,私相授受,再加心机过重,暗中残害手足,如此心机歹毒之人,不配为我南宫烈之孙女,自今日起,逐出南宫府,永除宗藉。”

浑厚有力的嗓音响起,落入在场的所有人耳中。

轰!

全场轰动,趴在地上的南宫傲雪浑身一个痉挛,眼中满是惊骇之色,不敢置信地瞪着南宫烈,逐出南宫府,永除宗藉?

不,不可能,这绝对不是真的!

就连白卓等几位家主也是浑身一震,皆被南宫烈如此举动惊在了原地,明知国主将南宫傲雪赐为太子妃,还要将其逐出府,这不是变相的挑衅么?

一旦南宫傲雪不再是南宫府的人,那便和平民无异,没了南宫府支持,便没有了价值,就连当初一介废物的南宫离都不如,这样一来,国主的算计便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司徒啸一惊,怔在原地,敢怒不敢言,这个老匹夫,竟对雪儿如此不公。

“傲雪小姐真的心机很重么,南宫家主说她残害手足,没想到她私底下竟然是这么一个人。”

“心机重不重我不知道,不过她能得太子殿下亲睐,你们敢说她没有故意勾引吗,啧啧,明知道太子殿下和南宫离有婚约在身,竟然还做这样的事儿,简直不要脸。”

“这个女人心高气傲,别看平时伪装得多好,实则根本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中,记得上次我把我最喜欢的帕子送她,结果转身就被她给偷偷扔在了地上。”

“知人知面不知心,亏我之前还那么崇拜她。”

“今日族内弟子测试就此结束,得罪了,诸位请回吧!”南宫烈站起身,双手抱拳,对着全场众人歉意道。

众人唏嘘,一番客套之后纷纷离场,太子殿下驻足原地,还想再为南宫傲雪挽回。

“太子殿下不送!”南宫烈直接下逐客令,就连国主司徒冷都要给他几分面子,更何况这毛都还未长齐的太子。

“南宫家主,雪儿的事儿……”

“送客!”南宫烈大手一挥,打断司徒啸的话,看得旁边的南宫离一阵大爽,难得看到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吃瘪,心里打定主意要抱紧南宫烈这只大腿。

“爷爷,不要赶雪儿出府,雪儿是您的亲孙女,您不可以对雪儿这么残忍。”等到司徒啸离去,南宫傲雪跪在南宫烈脚下,一脸祈求道。

“爷爷,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孙儿斗胆请您收回成命。”南宫昊咚地一声跪了下来,同样请求道。

“老夫从来说一不二!”南宫烈丢下一句,又意味深长地看了南宫府众少年一眼,转身便离去。

南宫离眨眨眼,看着南宫烈的背影,目光复杂至极,他能够对亲孙女严厉至厮,却偏偏对这个身体宠护有加,这中间究竟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缘由?

“贱人,都是你做的好事!”地上的南宫傲雪忽然起身,目光充满恨意杀念,忽然起身,手中多了一柄寒光四溢的匕首,朝着从她身边擦身而过的南宫离狠狠刺去。

南宫离只觉后心一寒,全身血液逆流,有种强烈的危机感,千钧一发之际,一枚小小的石子射中匕首,强行将之击落,空气中荡着玄奥的能量波动。

南宫离一阵后怕,目光朝着四周看去,没有发现一丝破绽,倒是地上的南宫傲雪手腕被强力真伤,痛得满头大汗。

“咎由自取!”南宫离抛下一句话,再不看她,转身离去。

“等等我!”小玄玉屁颠颠地追了上来,一边走还一边回头,奇怪,刚刚到底是谁救了这笨女人?

“你跟着我干啥?”南宫离没好气地看了后面的南宫玄玉一眼,这小屁孩儿,貌似之前很讨厌她的吧。

“本少爷陪你玩儿。”小玄玉下巴一抬,很是臭屁地说道。

南宫离冷嗤了声:“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再跟着我就去跟爷爷告状。”

南宫玄玉顿时萎了,如同打蔫儿的茄子,整个没了激情,苦巴巴地看着南宫离走远。

“谁在那里?”南宫离一回到自己的院子,却见院子中央站着一男人。

“小姐好,我家主子特地前来感谢您上次的救命之恩。”青衣男子转过身,赫然是司徒小王爷的贴身仆人无疑,随着他让至一边,坐在轮椅上的司徒小王爷也转了过来。

南宫离一怔,眼底划过惊艳之色。

却见少年一袭黑袍,将他单薄消瘦的身体紧紧包裹其中,容颜憔悴,肌肤苍白得近乎透明,五官却精致绝美,狭长的双眼上挑,一双眸子湛蓝如天空,纯澈干净,好似能够涤荡世间的一切污秽。

就那样静静地注视着自己,墨发随风而动,耀如月华,整个人好似一幅画卷,透着矜贵优雅,却又难掩眼底一闪即逝的霸气,南宫离只觉被卷进了那一片幽静的蓝色海洋,卷进他孤寂中透着淡淡落寞的世界中去。

“谢谢!”少年启唇,磁性好听的嗓音扬起,一双美目深深地凝视着自己,好似眼底只余她一人。

“原来是小王爷,上次的事儿,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南宫离唇角微扬,心情意外的好。

只可惜这个如斯美好的少年,花一般的年纪,却遭受瘫痪之苦,终日与轮椅为伴,她甚至可以想象得到他每日坐在轮椅下,仰头望着天空,望着院落景致的孤寂。

“你是在可怜本王?”轮椅上的司徒桀忽然气息一变,目光眯起,蓝色眼眸刹那冻结为冰,浑身散着慑人寒气,好似要将人的灵魂冻化一般,透着一股令人无可反抗的威迫。

南宫离一惊,忽然看不懂眼前的少年,或者说,此时的他才是真正的他,而他露在外面的一切不过是糊弄世人的假象。

“本王,不需要任何人,可怜!”司徒桀说到最后,声音突然弱了下去,垂于身侧的拳头紧握,身体瑟瑟发抖,额头隐隐有细汗渗出。

“爷,爷,快,把这个服下!”青衣男子大急,赶紧递上一枚丹丸给他服下。

南宫离伸手把脉,眉头蹙起,眼底闪过一缕寒光:“他这样多久了?”

“爷九岁开始就这样,不发作的时候还好,一发作,痛不欲生,这些年就是这样煎熬过来的……”仆人叹息,眼底满是心疼自责,要不是因为这样,爷也不会因此被逐出皇宫,更不会双腿残疾,从此成为一介废人。

南宫离了然,原来如此,这毒隐藏得极深,不发作的时候根本探查不到,也难怪她上次没有发现。

“他被人下了毒,深入骨髓,藏得极深,需要用特殊的方法才能将其引出。”最重要的是,缺一味引子。

“啊,你,你是说,爷,爷中的毒,还有治愈之法?”男子满脸激动,舌头打结,整个人都处于轻颤中,眼角隐隐湿润,看向南宫离的目光炙热得好似要将她当场融化。

爷还有救,爷身上的毒竟然能解,太好了,太好了!

“我只是说将其引出,不过他这身体亏损得太厉害,需要慢慢调理才行。”南宫离如实道,还有他这双残腿,以她目前的医术,根本无法治好,不过她相信有《丹毒典》在手,这些都只是迟早的问题。

“好,好,我这就安排爷在南宫府住下,爷的身体,一切就有劳姑娘了。”仆人说完,一溜烟儿便跑了。

南宫离伸手,嘴巴张了张,最终连个背影都看到不,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觉悟。

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南宫离回头,却见司徒桀目光探究地看着自己,蓝眸深邃潋滟,一双幽瞳看不到尽头。

“你,真的能治好我?”司徒桀开口,或许是经历了刚刚的一番痛苦折磨,声音微哑,弱得几乎听不见。

南宫离叹息一声,罢了,不管这个男人是否表里如一也好,终究也只是个可怜人:“我可以给你治,前提是一切皆按照我说的做。”

……本章完结,下一章“ 吃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