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鬼王独爱:逆天小毒妃 [目录] > 第25章: 吃相

《鬼王独爱:逆天小毒妃》

第25章 吃相

九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司徒桀目光定定地看着南宫离,深邃幽蓝的瞳仁好似两口漩涡,稍不留神便能被吸引进去。

南宫离迎视着少年,不气也不恼,这个男人,是极度缺乏安全感才会这样吧。

“好!”司徒桀话落,周围的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南宫离也明显感觉到他周身散去的寒意,撇撇嘴,这个人,还真是冷得可以。

“以后本王的起居就全交给你打理!”司徒桀冷不丁又冒出一句。

南宫离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儿没摔倒,看怪物似得看着这个小王爷。

“本小姐可不是你的婢女,我只负责你的身体调养,其它的一概不管。”南宫离抛下一句话,也不管这人是否还呆在院子里,直接进了房间,门一关,闪身进入通天塔内。

司徒桀坐在轮椅上,唇角轻抿,犀利寒眸噙着如猎豹一般的光泽,紧紧盯着女人消失的方向。

南宫离进入通天塔,并没有立马炼制祛疤膏,而是耐心地翻阅起脑海中的《丹毒典》来。

这本《丹毒典》涵盖方面广,不管是丹药、毒药还是治病救人,都有记载,甚至记载了许多罕见的病例,可谓一本极具价值的百科全书。

“看来只有开启了通天塔第二层才能学习火灸术。”南宫离喃喃,因为目前仅仅开启了一层通天塔,相对应的,《丹毒典》中的知识介绍也都是一个大概,并不深入。

如果说第一层只是令她浅略地接触丹药、毒药,那么二层则是系统地学习中医之术,特别是针灸方面,她目前掌握的不过是从现代学习的针刺术,而《丹毒典》中介绍的火灸术才是真正的瑰宝。

南宫离在塔内呆了不到一个时辰,门外传来敲门声,却见一女婢规规矩矩地站在外面。

“二小姐,家主在正厅宴请小王爷,请您前往。”女卑俯俯身,朝着她行了一礼,很是恭敬地说道。

南宫离点头,合了门,出了院子,便朝着正厅而去。

人还未到便听到里面传来的爽朗的笑声,正是南宫烈无疑,南宫离不禁好奇,明明之前还被南宫傲雪一事儿气得不行,现在竟开怀大笑。

等到她进入,却见餐桌上摆满了菜,南宫烈坐于主位,下首两侧坐着司徒桀、南宫昊以及南宫玄玉。

见她进来,众人的目光集体投了过来。

“呵呵,离儿快来,就等你了!”南宫烈招招手,一脸慈祥。

南宫离在司徒桀的旁边坐了下来,对面坐着南宫昊,打一进来,那小子的眼中便充满了不善,看向自己的目光隐忍着愤怒。

南宫离耸耸肩,只当不见,径自吃菜。

旁边的司徒桀余光若有若无地打量着旁边的女人,这吃相,简直……

上位的南宫烈目光在司徒桀以及南宫离身上扫过,越发满意,以前只听闻小王爷双腿残疾,性情大变,一番接触之后,才知道传闻并非可信,至少在他看来,眼前的司徒桀比之太子有过之而无不及,除却这双残腿,简直堪称他心中的完美孙女婿之选。

这个年轻人,不可小觑!

“又没人跟你抢,吃相难看死了!”对面的小玄玉一脸嫌弃地盯着南宫离,心中还记恨着她上次不陪自己玩儿的事儿。

“你叫我什么?”南宫离抬头,眯眼看着小屁孩。

“臭……二,二姐!”南宫玄玉唤得颇不甘心,要不是爷爷在,他才不会叫她。

“下次再没大没小,小心我拧你耳朵。”南宫离威胁一句,又继续专心吃菜。

“听小王爷说,离儿会医术?”南宫烈一脸狐疑,这次出关,倒是给了他不少惊喜。

潜意识里,他觉得丫头的医术很有可能是遗传其父亲,毕竟,那样一个地方出来的孩子,又怎会平凡,就像她这突然之间觉醒的灵力一般,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离儿无聊的时候就会翻翻医书,久而久之,便会那么两下子。”南宫离讪笑,扯谎道。

旁边的司徒桀挑眉,冰蓝的眸子闪过一缕探究,随便翻翻医书就会那几手针灸之术?

貌似就连宫内的太医都没有她这份本事儿。

“哈哈,我们离儿真是冰雪聪明,这份天赋,只怕整个大陆再难找出第二人,好,好!”南宫烈大笑,一脸欣慰喜色。

南宫离傻眼,那么明显的破绽,身为南宫府当家之人的南宫烈,竟然一点儿都不怀疑。

他对这具身体的信任,到底到了何种可怕的地步?

看着南宫烈发自内心的愉悦欣慰,心中不由涌起阵阵暖流,有这样一个对她关怀备至,让她享受浓浓亲情的爷爷,够了。

以后,她会代以前的南宫离,好好孝顺他。

“离儿哪有爷爷说的那么好。”南宫离忍不住回道,实在是被旁边的司徒桀以及对面的南宫玄玉、南宫昊盯得头皮发麻。

“我南宫烈的孙女自然是一等一的好,这次东启学院招生,爷爷已经为你和昊儿报了名,以前没有觉醒灵力也罢,这一次,爷爷对你有信心。”本来南宫傲雪也可以参加的,偏偏那个丫头心机太重,或许只有将之赶出南宫府,才能更好地保护离儿。

他再也不能让离儿陷入危险之中,否则即便是毁掉了整个南宫府,也不足以填平他内心的愧疚。

“东启学院?”南宫离一惊,下意识地低呼出声。

东启学院,天元大陆东大陆超级学府,和西大陆的西冥学院分庭抗礼,两大学院实力相当,是整个天元大陆所有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

能够进入这两大学府的无不是天才中的天才,精英中的精英。

“下个月东启学院招生,届时,你和昊儿只需按时报到,按照要求进行测试即可。只是这样一来,你和小王爷的婚事?”南宫烈一锁眉头,在他看来,小王爷却是是个不错的青年。

再加上他将南宫傲雪逐出南宫府一事儿,只怕司徒冷会反悔,重新再提离儿和司徒啸一事儿,与其重新被司徒冷惦记,还不如早早的将离儿嫁给小王爷。

莫名的,他相信小王爷才是离儿最好的归属。

噗……

南宫离含在口中的汤顿时喷了出来,悉数喷在了对面的南宫昊脸上和身上。

对面的南宫昊身体一僵,整个人风中凌乱,浑身紧绷,一双眸子爆发着狂烈怒焰,目光很不得吃人。

“啊,抱歉抱歉,我帮你擦擦。”南宫离尴尬地起身,随手捡起桌子上一块擦桌布,探着身体胡乱地在南宫昊脸上擦来擦去。

“南宫离!”南宫昊咆哮,一把扯掉那块布,几欲抓狂,这个女人,可恶,简直太可恶!

“好了,昊儿下去换件衣服吧。”南宫烈开口,南宫昊不得不强压着心底的愤怒,离开前还狠狠瞪了南宫离一眼。

“离儿小姐好像很不情愿嫁与本王?”司徒桀眯眼,冰蓝的眸幽幽地看着刚刚被吓得失态的南宫离。

南宫离白了他一眼,这不是废话吗,她才多大,十三岁,在现代来讲是幼齿好吧,她才不要这么早就嫁给这个男人。

“本小姐什么时候把你的腿治好,什么时候就嫁给你。”南宫离站在司徒桀身侧,居高临下地说道。

“哦,这么说离儿这是在向本王求婚?”司徒桀挑眉,磁性若金属质感的嗓音响起。

南宫离整个人一僵,还有比他更自恋的人吗?

“呵呵,不是冤家不聚头,我看离儿也别挑,就下月初八,爷爷给你们举办婚宴。”南宫烈一锤定音,丢下一句话,便牵着小玄玉出了大厅,将整个空间留给了两人独处。

“爷爷的话,你怎么不反对?”南宫离瞪着眼前的男人,他莫不是真想下个月便娶了她?

“为何要反对,反正你早晚都是本王的人,还不如随了他老人家的心愿。”司徒桀淡淡地说道,眼底精芒一闪即逝,快得让人无可捕捉。

是这样么?

南宫离狐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照他的意思也没错,反正早晚都会嫁给他,再说他这双残腿,相信对自己干不了坏事儿。

“本小姐警告你,若我真的嫁过去,不许对我动手动脚。”南宫离忽然倾身,凑到司徒桀跟前,严肃地警告道。

一双水眸流光溢彩,涤荡着波光灵韵,目光倔强,整个人鲜活无比,好似一朵怒放的玫瑰,艳丽、夺目,吸人眼球。

容颜绝色,稚嫩中透着一股别样的韵味,浑身上下也充满着谜团,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窥探她背后的秘密。

“哦,怎样才算动手动脚?”司徒桀骨节分明的大手忽然伸出,轻捏着小女人的下巴,光滑细腻的肌肤令他忍不住轻轻摩擦,指腹滑动,带来一股颤栗,冰蓝的眸顿时幽暗了一分,瞳仁深邃得好似夏夜星空,恨不得将人卷进去。

南宫离身体一颤,被他轻轻一抚,顿时心中毛发,虽然前世二十四岁,但实际上她的感情史一片空白,不曾谈过一场恋爱,因为钟爱医术,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采药、辨药以及各种医术学习上。

所以说,她其实是个恋爱白痴,被这个男人如此调情,整个人顿时僵在了原地,眼中喷薄着怒火。

“离儿脸红的样子,真美。”司徒桀捏在她下巴的手爬到了她的颈项,勾着她的脖子,让彼此距离靠得更近,冰薄的唇微勾,幽幽道。

灼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南宫离脸上,带来一股冷香。

南宫离猛然一惊,一把推开了眼前的男人,司徒桀本就坐在轮椅上,被她一推,轮椅顿时向后滑出数米远,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却见坐在轮椅上的司徒桀笑得玩味儿邪肆,整个人妖孽倾城,媚态横生,一双蓝眸耀眼璀璨,闪动着不知名的光泽,端端一祸害。

……本章完结,下一章“ 笑死算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