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鬼王独爱:逆天小毒妃 [目录] > 第26章: 笑死算了

《鬼王独爱:逆天小毒妃》

第26章 笑死算了

九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是夜,天上明月高悬,皎洁的月华倾洒,将南宫府笼罩在一片银辉之中。

通天塔内,南宫离面色苍白,额头汗水淋漓,精致滑嫩的小脸却绽着灿烂的笑,整个人都沉浸在成功带来的喜悦之中。

却见她手中握着装满祛疤膏的玉瓶,淡雅的清香弥漫,空气中还散播着阵阵能量波动,随着炼化之气一同朝着她的体内钻去。

成功了,她终于成功炼制了具有五成药效的祛疤膏!

“快去看看都有什么药方吧。”宫芜悬于半空,银色瞳仁闪过一缕笑意,同样为她感到高兴。

塔内摆放的那一排药柜全部成开启状态,一半散着银光,一半散着黑芒,其中散着银光的是丹药方无疑,而那些耀着黑光的,则是毒药方。

南宫离迫不及待地来到毒药方前,一张又一张的毒药方拾起,蚀骨香、断魂散、迷魂粉、化尸水……看得她一阵热血澎湃。

再看那些丹药,有止血丹、驱虫丹、增气丹、补气丹……

心下激动,恨不得赶紧开始炼制,不过她知道前提是必须有大量的草药,想及此,南宫离萎了,炼丹制毒可谓烧钱,想要真正有所成就,投进去的钱财不计其数。

想到南宫烈之前提及的东启学院,心中不由一亮,听说那里也同样收丹者,而且免费提供大量的草药供学员使用,若是能够进去,以后也不必在草药一事儿上花太多的心思。

不过在这之前,她得勤加炼制祛疤膏,换取大量的草药。

司徒桀就这样在南宫府住了下来,南宫离白天除了给他扎针调理,外加一些腿部按摩,绝大多数的时间依旧呆在房中炼药,晚上则抽出三个时辰打坐修炼,吸收空气中的灵气。

南宫傲雪被赶出南宫府一事传得沸沸扬扬,成为整个凤音国都人们茶余饭后的谈料。

司徒国主司徒冷盛怒,南宫烈此举,无疑是当众挑衅,不把司徒皇族放在眼中,偏偏逐南宫傲雪出府乃南宫府族内之事儿,即便他贵为一国之主也没有插手的余地。

最近同样在凤音国都名声大噪的还有一名为祛疤膏的药物,此物愈合祛疤,药效甚好,特别是近期推出的特品祛疤膏,愈合祛疤简直神速,很多之前留下的老伤疤也能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光洁如初。

初八之日转眼及至,这一天南宫府喜气洋洋,到处张灯结彩,南宫离恍恍惚惚地看着铜镜内绝美却依旧稚嫩的脸庞,没想到在现代二十多岁还没谈过恋爱的她,来古代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便要嫁人。

一大早被拉起梳妆打扮,整个过程繁杂冗长,直到上了花轿,摇摇晃晃进了南宫府,一府的清冷才让她回过神,即便到处张灯结彩,也还是遮掩不住其萧瑟,府邸冷冷清清,除了几名仆人以及自南宫府跟过来的一些人,再无其它。

司徒桀坐在轮椅上,一袭红袍加身,面色依旧苍白透明,精致绝美容颜配着这身火红,蓝眸潋滟,美得惊醒动魄,如妖孽一般魅惑人心。

两人目光相触,久久对视,南宫离只觉那一双瞳仁吸魂摄魄,如夏夜星空,充满着无穷的吸引力,又仿佛一口漩涡,将她深深地卷进去。

“娘子!”司徒桀注视良久,勾唇,妖孽俊美容颜绽出蛊惑人心的笑,灿如朝阳,一身冰川好似刹那融化,浑身透着清华优雅,让人很难不被他吸引。

南宫离叹气,走到他身旁,主动推起了轮椅,不管如何,既然选择了嫁给他,以后,他便是她的夫。

进了大堂,简单的行了夫妻礼算是正式结为夫妻。

“委屈你了,日后,我定还你一个奢华热闹的婚礼!”司徒桀目光定定地看着她,语气诚挚道。

南宫离眨眨眼,唇角勾起意味深长的笑。

她不需要多奢华,只愿她爱的人爱她足矣。

只可惜,嫁给这个男人,只因他许她自由,而她,许他健康。

说到底,他们的婚姻不过一场交易,至少目前看来,没有人比他更合适,更能令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儿。

晚上睡觉问题来了,南宫离坐在床上,目光警惕地看着坐在轮椅上朝着这边靠近的男人,该不是,还要同塌而眠吧?

“就你现在这副身板,别说没有一丝吸引力,即便是有,你觉得本王能动你一分吗?”司徒桀目光若有若无地扫过南宫离胸前,唇角勾起一抹玩味儿。

南宫离怒,璀璨明亮的双眸死死地瞪着这个男人,瞳仁如同燃烧着两簇火苗,亮得惊人,绝艳的小脸配上这灵动充满活力的眼眸,让她浑身上下散出一股倔强傲然的气质,仿佛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散发着独属于她的光泽。

司徒桀目光闪了闪,冰蓝的眸闪过一缕幽光,颇感兴趣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心情意外的好。

这小家伙儿,真如小猫一般可爱,有她在,或许今后的生活不无聊了呢。

“你在看哪儿?”南宫离被他灼热的视线盯得悚然,双臂下意识环胸。

“哈哈……”司徒桀畅然一笑,彻底被这小女人逗乐,看着她一惊一乍,那湿漉漉的眸忌惮地看着自己,心底没来由升起一缕快意,甚至想要将她揉进怀中,好好地疼惜一番。

“爷竟然笑了!”门外守夜的仆人一惊,整个人悚然无比,天哪,他没有听错吧,爷自双腿残疾之后别说是笑,每天能不冷着一张脸就很不错了。

看来娶了王妃果真不一样了,要是以后每天都能看到开开心心的爷就好了。

“笑死算了!”南宫离嘴角抽搐,无语地盯着面前的男人,不是传说中的冷面王么,这般大笑又是作何?

不过外面说他性情无常还真是说对了,一会儿冷着一张脸,一会儿开怀大笑,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南宫离好整以暇地看着司徒桀,哼,刚刚嘲笑她的身材,她道要看看,就他这双残腿,怎么到床上来。

“离儿是在担心本王怎么上床睡觉么?”司徒桀犀利的目光一扫,一眼看出南宫离心中所想,却见他大掌在床上轻轻一拍,整个人腾空而起挪到了床上。

“你,你,你……”南宫离大惊,愕然地瞪着男人,“你并非修为全无?”

难道这个男人在人前全是伪装的?

南宫离好似发现了惊天大秘密,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这个男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外界传闻小王爷性情暴躁、喜怒无常,是名副其实的废物,不仅双腿残废还修为全无。

“这是本王和你之间的秘密!”司徒桀邪肆一笑,俊美好看的容颜在眼前放大,灼热的气息轻拂在她面上,南宫离只觉心跳加速,被这只妖孽闪瞎眼,眼底满是惊艳。

“离儿,脸红了呢!”磁性撩人的嗓音响起,司徒桀一只手抚上小女人的脸,唇角的笑越发肆意灿烂。

这只妖孽,一笑倾城,再笑倾国,调戏她很好玩儿吗?

眼底精芒一闪,南宫离欺身而上,双臂主动环上了司徒桀的脖子,娇躯靠近,在他一脸震惊错愕中,红艳艳的唇凑了上去。

“吧唧!”一声脆响,司徒桀白皙的俊颜印下一个深深的惨不忍睹的唇印。

“唔,晚安!”南宫离得逞,咻地一下钻进被子,背对着他安稳睡去。

坐在床上的司徒桀僵了半响,沉浸在小女人制造的氛围中,一只手情不自禁抚上唇印处,忽然摸到黏糊糊的触感,一看之下,整张脸顿时黑了下来。

“南宫离!”司徒桀低吼,脸色沉得不能再沉,心底怒意咆哮,这个女人,竟然亲了他满脸的口水加胭脂……

一夜无眠,司徒桀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为这个女人盖上被她踢掉的被子,生平第一次,他严重怀疑自己是否有受虐倾向,娶了这么一个女人回来,究竟是对还是错?

晨辉倾洒,将整个司徒府都笼罩在一片祥和之中。

南宫离幽幽醒来,却见身侧的男人还在沉睡,漂亮得过分得脸蛋让她一阵羡慕嫉妒。

男人一脸疲色,苍白的容颜更显得透明,双目微合,卷而翘的长长睫羽在眼睑下方投下淡淡的阴影,鼻梁挺直,薄唇性感,安静地睡着,如同睡美人,画面太美,让她忍不住想要打破。

“这么晚了还睡!”南宫离嘟囔,在挣扎良久之后,还是决定起身下床。

探着身子,一只腿跨过,刚要跨过另外一只腿,一股慑人寒气袭来,睡在床上的司徒桀豁然睁眼,一只手擒住了南宫离的脖子,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冰蓝的眸闪动着凌冽的杀机,浑身上下寒气渗人,如同寒冰冻彻,似要将她的灵魂也冻住。

南宫离一惊,被他的突然袭击彻底搞蒙了,再见他一身寒气慑人,心底不由苦笑,这人,也太没安全感了吧,她可不想以后每天都这样。

“喂,张大眼睛看清楚,难道你要杀妻!”南宫离戳戳男人的胸膛,一脸的幽怨之色。

被某女戳中胸膛的某男浑身一僵,早在将小女人压在身下的一刻便彻底醒了过来,现在那柔柔滑滑的小手正好戳在他裸露的胸肌上,只觉浑身窜起一股火热,一种难以言语的浮躁跃上心头。

“好重!”身下小女人的嘟囔将陷入沉思中的某人彻底唤了回来。

小小的琼鼻下,那若玫瑰花瓣柔软精致的唇微嘟,湿润红艳,似在邀人采撷,清澈的水眸因为重量染上了一层水雾,湿漉漉看着他,好似受伤的小兽等待着着主人的安慰,看得他又是心中一紧。

此时的南宫离浑身散着一股娇嫩柔软的气息,少女的芬芳弥漫,一股惊艳渗自灵魂深处,刹那如烟火,又似电流,席卷着他的心,掠夺着他的眼球,占满了他所有的思维。

……本章完结,下一章“ 城主府小公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