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鬼王独爱:逆天小毒妃 [目录] > 第27章: 城主府小公子

《鬼王独爱:逆天小毒妃》

第27章 城主府小公子

九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没事儿吧?”南宫离发现他的异样,不由问道,这个男人,刚刚还一脸杀意,此时却温和了下来,眼底的灼热惊艳让她一度觉得陌生。

“无事!”司徒桀沙哑磁性的嗓音飘出,身形一转,坐起了身,将眼底的情绪收敛,再度恢复一脸平淡。

真是这样么?

南宫离好奇地扫了他一眼,总觉得他刚刚好像变得有点儿不像他了,摇摇头,索性不再去想,反正他们在一起也不过是各取所需。

“再过几天便是东启学院招生,你,准备好了没有?”餐桌上,司徒桀打破安静,看着对面专心吃饭的小女人问道。

“没问题!”南宫离摆摆手,据她所知,东启学院对炼丹学徒招收比灵者宽松多了。

或许因为炼丹师太过稀缺,和众多的灵者一比,简直称得上凤毛麟角,但凡能够在十五岁之龄觉醒内焰的,基本上都能进入东启学院,再加上有南宫府做依仗,进入东启学院简直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根本不需要耗费太多的心神。

当然,她的追求自然不止于此。

“那就好!”司徒桀挑眉,冰蓝的眸底闪过一丝异样。

三天后,司徒桀陪南宫离回门,走在街上,引来不少注视,不少人对着废王以及南宫离指指点点,各种议论嘈杂不绝于耳。

“真是没想到啊,这南宫离,听说好不容易才脱离了废物之命,一举突破灵者三阶,到最后还是嫁了一个废物。”

“嘘,小心点儿,别让小王爷听了去。”

“听到了又怎样,反正又没有实权,还能把我们吃了不成?”

“就是,这次的婚宴,听说陛下连半个贺礼都没有送,小王爷府冷冷清清,啧啧,你们是没有看到那一府的凄凉。”

坐在轮椅上的司徒桀目光幽暗了一分,听着周围的议论,浑身散着冰寒的气息。

南宫离走在一旁,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无声地安慰着。

“委屈你了!”司徒桀蓝色幽眸迎上慕容絮看过来的关切目光,歉意道。

“不用在意别人怎么看,只要我们活得自在即可。”南宫离道,她向来只注重自己感受,别人怎么看是别人的事儿,从不在她的考虑范围。

“贱人,我要杀了你!”一道尖锐的叫声响起,明晃晃的散着寒气的剑刃朝着南宫离这边刺了过来。

“小心!”司徒桀瞳孔一缩,眼底闪过慑人寒意,一只手拉住南宫离,堪堪躲过了南宫傲雪的袭击。

周围看热闹的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不是南宫府的南宫傲雪嘛,听说都被南宫家主给赶了出来,现在竟然在大街之上公然行刺南宫离。

啧啧,抢了原本属于南宫离的太子妃之位,现在人家都已经嫁给废王了,竟然还不放过,众目睽睽下行刺,看来这南宫傲雪,真不如表面上看到的那般美好。

“南宫傲雪,你几次三番想要谋取我性命,当真以为我南宫离是好欺负的么?”南宫离身形一晃,闪到南宫傲雪身边,一只手擒着她的下巴,眯眼问道。

“要不是你这个贱人,我也不会被赶出府!”南宫傲雪狠狠瞪着南宫离,眼中闪着嫉恨阴鸷,握着匕首的手再度握紧了一分,伺机以待,准备再次行刺。

“就你这点儿本事儿,别出来丢人现眼!”南宫离拍拍南宫傲雪的脸,警告一声,闪身退了回来。

坐在轮椅上的司徒桀眼底精芒一闪,或许别人没有发现,他却是注意到了小女人的动作。

“我们走!”南宫离一声吩咐,仆人推着司徒桀前行,另外两名护卫上前,拦住了南宫傲雪的去路。

“南宫离,你给我等着!”南宫傲雪盯着南宫离远去的背影,喊道。

“离儿刚刚对她做了什么?”司徒桀唇角微扬,玩味儿地问道。

“不过是在她脸上涂了点儿东西罢了,看她以后还敢出来丢人现眼。”南宫离撇撇嘴,无所谓地说道,这次还只是轻的,等到下次,非让她好好“享受”一次不可。

时间一晃,迎来了东启学院一年一度的招生之日。

南宫离、南宫昊、南宫玄玉以及司徒桀一行,朝着东启学院而去。

这一天天气晴好,万里无云!

东启学院位于东盛帝国中部的东启城,这里人口密集,街市繁荣,到处一派兴兴向荣,来往商人无数,人口流动量极大,是东盛帝国国都以外数一数二的城镇。

因为今天乃东启学院招生之期,一眼扫去,到处是人,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

南宫离护在司徒桀身旁,南宫昊走在一边儿,小玄玉则屁颠颠地跟在她身后。

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最近黏她得紧。

“让开,让开,别挡本少爷的路!”一道嚣张的声音响起,传来踏踏的策马声。

“啊,快,快闪开!”

“天啦,马来了。”

“大家快闪。”

“孩子,我的孩子!”

一时间尖叫、惨呼不绝于耳,行人乱了,东走西窜,朝着一边儿闪去。

有人被推倒,有人被踩伤,妇人挣扎,嘶声力竭,绝望地看着站在大街中央的儿子,想要冲出去,奈何涌往这边的人越来越多,巨大的推力将她和儿子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

“孩子,我的孩子!”妇人痛哭,整个人几近癫狂状态。

南宫离等人正好站在人群边缘,眼见小孩儿即将被马蹄踩伤,所有人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不少人偏过头,不忍目睹。

“可恶,街头纵马,还有没有把人命放在眼中?”南宫昊皱眉,满脸嫌弃之色。

轮椅上的司徒桀神色平静,无波无澜,淡漠地看着这一切,好似一条性命于他而言,可有可无。

却在这时,一条青影晃动,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等司徒桀等人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阻止。

“蠢女人!”小玄玉气狠狠地瞪着南宫离的身影,眼底满是担忧与懊恼,要是这笨女人有个大碍,他一定让爷爷好好教训那个策马的小子。

“离儿!”司徒桀目光一沉,视线牢牢锁在南宫离身上,眼底微有不满。

站在一旁的南宫昊大惊,满脸的愕然不可置信,这个女人,竟然会去救人?

眼看马蹄即将踩下,南宫离手一挥,匕首灌注灵力,狠狠刺向马后腿。

一声嘶叫,马匹后腿受伤,失去承受力,马身朝着后面仰倒。

也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南宫离抱住小孩儿,闪身来到了安全区。

轰!

马匹受伤,轰然倒地,连同一起摔倒的还有坐在马上的锦袍少年。

“少爷,少爷,天哪,您没事儿吧?”一群仆人急匆匆冲了过来,看着摔在地上的自家少爷,顿时急红了眼。

“把那个女人给本少爷拿下,竟敢刺伤本少心爱之马,害本少从马上摔下,这个女人,一定要重重责罚!”少年被两名仆人扶起,目光狠狠地瞪着慕容絮这边,眼底满是恼怒与羞愤。

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让他众目睽睽摔下马,简直可恶。

“要不是我二姐,刚刚那小孩儿早就被你的马踩伤,你应该向我二姐道谢才是!”南宫玄玉站前一步,稚气却坚定的嗓音响起,精致五官满是严肃之色。

“哪儿来的臭小子,敢顶撞本少爷,打!”嚣张少年霸道地吩咐,两名仆人上前,作势便朝南宫玄玉揍去。

“住手!”南宫昊闪身而上,挡在了南宫玄玉身前,“街头纵马不说还指示仆人打一个小孩子,小兄弟当真好教养!”

“放肆,敢训斥本公子,你可知我是谁?”少年下巴微抬,倨傲地问道。

旁边的南宫离冷冷地看着少年,见他一脸臭屁狂傲的模样,不由想到了一开始见到小玄玉的样子,那小家伙儿,当时可不就是这样狂傲无礼?

南宫玄玉被她这样的目光盯得发毛,下意识朝后边退了几步,总感觉二姐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我管你是谁,街头纵马、肆意伤害人命,就是不对!”南宫昊一脸无畏地说道。

“咦,这不是城主大人家的小公子吗?”人群一声低呼,看热闹的众人瞬间喧哗了起来。

“对,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就是城主府的小公子!”

“这小公子向来喜欢街头策马,踩伤事件不计其数,今天要不是那位姑娘及时相救,只怕那小孩儿也没了。”

“看来他们那些人要倒霉了,城主府小公子一向蛮横无理,招惹他,便是招惹了大麻烦。”

“没错,本人便是城主府的小公子,怎么样,怕了吧!”少年一脸得意,听着周围那些人数落他的罪行,不但不羞愧,还沾沾自喜,自以为出尽了风头,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怕他。

“该走了。”旁边一直沉默的司徒桀出声,打断了锦衣少年的话。

南宫昊等人直接无视一旁的锦衣少年,随着司徒桀,朝东启学院而去。

少年本做好了受人追捧崇拜的准备,结果那些人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转身便走,让他准备好的表情一下僵在了原地。

“喂,你们都给本公子站住!”锦衣少年大吼,气得火冒三丈,竟然敢无视他……

“少爷,出府前老爷曾交代过,不得惹事儿,您看,今天乃东启学院招生的大日子,我们是不是该去办正事儿了?”藏青衣袍的中年男子凑上前,提醒道。

那几人穿戴不凡,一看就不是寻常人,他这小少爷,可千万别又惹出什么岔子来,否则就算是他提着脑袋也不够被家主罚啊。

路上行人纷纷,绝大多数都是来参加东启学院招生的少年少女,衣饰华美,色彩缤纷,各种娇笑畅谈,热闹至极。

东启学院乃东启城最重要的一遇,是整个东启城的中心所在,相比较而言,一个城主府根本不算什么。

因此,即便锦衣少年再嚣张,在听到东启学院之后也不得不安静了下来。

“哼,本公子的事儿不用你管!”锦衣少年冷哼一声,朝着南宫离等人前行的方向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东启学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