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鬼王独爱:逆天小毒妃 [目录] > 第34章: 仗势欺人

《鬼王独爱:逆天小毒妃》

第34章 仗势欺人

九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南宫离要去炼丹阁,首先便要进入炼丹院,然后是炼丹塔。

因为这里戒备森严,只对丹者开放,因此司徒桀以及小玄玉并没有跟来。

黑色晶石打造的院落,气派威严,一眼望去便能见到院中那高高耸立的九层炼丹堂,炼丹院门口守着两名黑衣执法者。

“站住,炼丹院附近不得随意走动!”见南宫离靠近,两名执法者上前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

“我是南宫离,丹老的徒弟,是他老人家让我来炼丹阁报到的。”南宫离说道,心中不由吐槽,那个疯疯癫癫的老头,该不会还没交代下去吧。

“嗤,我们在这里守了这么多年,还没听过丹老尊者有收过徒弟,去去去,一边玩去。”两名执法者不客气地挥斥道,这年头,上来攀关系的多了去,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冒充丹老徒弟的。

“你们可以进去通报一下,就说我在外面等他!”见这两人面上露出明显的鄙夷不屑,南宫离黛眉微蹙,心中微微不喜。

“呵,你以为你谁啊,你说通报我们就给通报?告诉你,赶紧滚,丹老可不是任何人能够随便见的。”其中一名执法者动怒,大声呵斥,别说这炼丹院一般人不给进,就是炼丹阁,连院长大人都不曾去过,这女人是脑袋被门夹了才会冒充丹老的徒弟。

南宫离眼底寒芒掠动,眯眼看着两名执法者。

“什么事?”就在她考虑要不要出手教训一下时,院内响起了声音,接着几名丹者出现。

“你是谁,来这里何事?”一名长相艳丽,身着嫩黄衣裙的少女盯着南宫离,语气含着质问。

“这位姑娘,这里乃炼丹院,一般人都不得靠近的,你还是赶紧离开吧。”另外一名少年好心道。

“回两位丹者,这人自称是丹老的徒弟,来找丹老尊者的。”执法者恭恭敬敬看着几位丹者。

几人听言心中一惊,看向南宫离的目光顿时灼热了起来。

“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丹老的徒弟?”

“听说你们南宫府的人在这次考核测验中出尽了风头,既然是丹老的徒弟,快进来吧。”

几名少年瞬间热情了起来,丹老的徒弟啊,以后也是他们的小师妹,自然要好好相处,能够被丹老看中,定然不简单。

“不许进,这个女人随便忽悠几句你们就相信了,再说她现在还没通过丹者考核,按照规定,不得进入炼丹院内。”黄衣少女冷声呵斥,看南宫离极其不爽。

这个女人,一来就抢走了独属于她的风光,让所有人的视线都围在她身上,该死!

“绫落小师妹,我看她应该不会说谎吧,再说丹老当初也确实在众目睽睽下放话让她去见他老人家。”蓝袍少年出声调解,这个向来刁蛮任性的小师妹,难道连丹老的话也敢质疑?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她是不是别人派来的奸细,难道你见过丹老徒弟本人?”凌落咄咄逼人地问道,有她在,这个女人,休想进入炼丹院一步。

南宫离随身而立,冷冷地看着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你脑子秀逗了吧,他没见过,难道你就见过,知人知面不知心,不知你这恶毒的嘴脸下,又是一颗什么样的狼心狗肺?”

南宫离语速极快,噼里啪啦,倒豆子一般说了出来,极尽讽刺。

噗……

旁边的几位少年一个没忍住,当场笑了出来。

哈哈,他们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敢当场数落小师妹的,能看到小师妹吃瘪,不容易啊。

凌落脸色涨红,对着南宫离怒目而视,狠狠瞪着她,如果目光能够杀死人,她已经死了不下千次。

“小师妹,还是让她进去吧。”

“是啊,谁会这么大胆冒充丹老徒弟?”

几名师兄劝道,同时向着南宫离。

凌落心中的怒气膨胀,眼底闪过阴鸷,面色也变得扭曲了几分:“贱人,我让你勾引几位师兄。”

下一秒,凌落挥掌便朝南宫离脸上扇去,这个女人,凭什么一来就可以令几位师兄为她说好话,这种狐媚子,最好立刻就去死。

“住手!”一声怒喝响起,不等南宫离有所反应,手臂一紧,大力之下,身体狠狠撞向一具坚硬的胸膛。

嘶,南宫离揉揉鼻子,痛得龇牙咧嘴,只想骂人。

一抬头,却迎上一双褐色的,充满嫌弃的目光。

男子不悦地蹙眉,一只手轻轻弹了弹刚刚被她碰过的衣服,好似上面有什么脏东西似得,这一举动,看得她火冒三丈。

“靠,不就是一个炼丹堂么,姑奶奶今天还不屑进了,嫌弃本小姐,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量是脾气再好,也被这连续的刁难给激怒了,“告诉丹老,我不做他徒弟了,爱找谁找谁去。”

南宫离丢下一句话便闪身走人,都什么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不就是一个炼丹院,有什么了不起,她的通天塔,难道还比不上这个?

有着在这儿受气的,还不如呆在塔内炼丹来得自在。

她还不信,没了丹老,她就炼不成丹,反正她最初也不过是奔着几枚免费的草药来的。

大不了一边炼制药膏出售一边买草药。

几位丹者脚下趔趄,集体愕然,被她如此彪悍的举动言语给刺激到了,这还是个女人么,如此泼辣粗俗,连姑奶奶都用上了,不屑炼丹堂也就罢了,就连丹老也给嫌弃了,众人滴汗,下意识觉得惹恼了眼前这位,受苦的将是他们自己。

“大师兄好心相救,奈何某些人根本不领情呢。”凌落冷笑,讽刺道。

旁边的斐墨皱眉,褐色瞳仁闪过微微的不喜,目光审视地落在南宫离身上。

“谁惹丫头生气了?”一道低沉的嗓音飘来,下一秒一袭灰袍,打扮得还算整齐的丹老落在了南宫离面前,虽是问的南宫离,目光却朝着后面的炼丹堂众子弟看来。

迫人的气势威压让所有人面色大变,心口窒息,冷汗滑落,呈现痛苦之色。

“拜师的事儿就当从来没发生过,找别人当你的徒弟去。”南宫离冷哼,越过丹老继续往回走。

炼丹堂众人脸色瞬间就黑了,集体冒冷汗,心中将南宫离骂了无数遍,还没见过这么狂妄不把丹老放在眼中的人,她确定这样不是在找死么?

“发生了什么事儿?”丹老脸色倏忽沉了下来,要不是等不及丫头,亲自出来看看,还遇不到如此精彩的一幕,他才刚收入门下的徒儿,就这样被气跑了?

“丹,丹老,不关我们的事儿,是她要闯炼丹院……”凌落顶着一众视线,战战兢兢地回答道,话还未落,整个人被掀飞了出去,摔在地上,痛得浑身痉挛。

“我的决定,你们还敢有任何异议,还是你觉得,你比丫头更出色?”丹老冷冷地盯着地上的凌落,笑话,他丹老的一句话,难道还比不过什么狗屁规定,他决定让谁进,谁便有资格。

“丫头若是还没解气,可以亲自动手教训一番。”丹老盯着还未走远的南宫离的背影,低沉有力的嗓音飘出,道。

却见南宫离脚步一滞,刚刚还一身硬气,此时利索转身,笑眯眯地朝着这边走来。

众丹者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这女人刚刚扬言不做丹老徒弟,现在仿佛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这样真心好么?

“哼,我决定了,某些人越是看我不顺眼,巴不得我走,我就越是要天天在他眼前晃,气死他,反正有师傅在,看谁敢动我一分。”南宫离轻哼,目光有意无意扫过一袭墨袍的斐墨。

仗势欺人什么的,不用白不用,看她不爽,她不介意再添一把火,最好活生生气死他们。

众人嘴角抽搐,额头齐齐滑下一排黑线,还有这样的人?

斐墨蹙眉,目光阴沉地落在南宫离身上,这个女人,最好不要惹到他。

“谁若欺负你,只管告诉为师。”丹老目光扫过全场,无疑是当场宣布南宫离在炼丹堂的地位,他丹老的徒弟若是让人欺负了去,丟得可不就是他这个做师傅的脸。

所有人心中冷汗直冒,对南宫离算是彻底忌惮上了,丹老坦言维护的人,他们谁敢动啊,不但不敢动,以后见到了都要绕道走。

在一众羡慕妒忌的目光中,南宫离随着丹老光明正大地走进炼丹院,朝着炼丹堂的炼丹阁而去。

炼丹塔一层既是炼丹堂,塔计九层,一层之上全是炼丹房,九层乃丹老的炼丹阁。

炼丹阁顶层乃透明的琉璃铺就,斜坡屋顶,仰头便能看到天空的艳阳,晚间还能看到满天星空。

空间开阔,站在阁楼,还能放眼整个学院。

当然,最吸引南宫离的还是那一排排的药架,每一层的抽屉外都标注着草药的名字,一眼扫去,皆不是凡品。

“丫头自己随便看看,三天后乃学院新生训练,这几天没事儿的话先熟悉下环境。”丹老说道,又简单为南宫离介绍了下学院的情况,大概了解了一番炼丹堂如今的规模。

炼丹堂以丹老为首,除他之外,另外还有三名丹者导师,学员包括她共计十五名,她年龄最小,年龄最大的就是刚刚看他不爽的大师兄斐墨。

“介于你年龄还小,丹者天赋以及灵者天赋俱佳,以后上午的时间继续在灵者学堂学习,下午时间则来炼丹阁,由为师亲自教导。”

下午时间,南宫离同司徒桀、南宫玄玉一同前往新生灵者一班。

三人出现,齐刷刷的目光集体投了过来,议论、喧哗,安静的空间瞬间热闹了起来。

“怎么来了个废物?”

“这你还不知道啊,他们就是传说中的买一送二。”

“没错,那女子便是丹老的徒弟,旁边两个则是靠她的关系才留下来的。”

“哈,别这样说,人家那小孩子不过五岁都已经灵者二阶了,还是有实力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新生训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