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鬼王独爱:逆天小毒妃 [目录] > 第39章: 这个女人有点狂

《鬼王独爱:逆天小毒妃》

第39章 这个女人有点狂

九君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灵者一班众学员冷嗤,不满地瞪着她,眼底满是厌恶嫌弃。

“我知道你们嫉妒,不过没用,你们这样的胆小鬼,师傅他老人家根本看不上眼。”南宫离继续拉仇恨,满脸的傲娇得意,唇角勾起邪肆不羁的弧度,说她狂,她不介意更狂一些,这样的一群人,她不屑与之为伍。

“导师,难道就这样看着她离开?”灵者一班班长气愤地说道。

“这个女人太狂了,必须得到该有的惩罚才行。”少女咬牙,满眼的阴鸷嫉恨,心中很是不甘。

“呵呵,凌语导师也别见怪,丹老的徒弟,肯定是会有点儿个性的。”一名导师笑呵呵地安慰道,不过语气怎么听怎么都有点儿火上浇油的意味。

却见凌语导师脸色暗沉,垂于身侧的手紧握成拳,目光阴冷地盯着南宫离离开的方向,胸中郁结着一股怒火。

“小王爷人呢?”回到天赋园后院,却不见司徒桀的身影,南宫离不由好奇地问道。

“爷说累了想休息,不让人打扰。”青衣仆人恭恭敬敬地回道。

累了?

南宫离眼底闪过一缕疑惑,大白天休息,貌似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把魔狼丢给他处理,南宫离又去了炼丹阁。

“丫头来了,这次的新生训练怎么样,没有给为师丢脸吧。”看着走进来的南宫离,丹老目光一亮,笑呵呵地问道。

南宫离干咳,简单地将自己以及司徒桀等人退出灵者一班的事儿交代了下。

“嗯,我堂堂丹老的徒弟,和那些人呆在一起,确实委屈了点儿。”南宫离脚下趔趄,额头滑下一排黑线,貌似,这不是该关注的重点吧。

擦擦汗,南宫离又提出了过来的目的,这一次倒是轮到丹老惊讶:“你要这些草药作何,炼丹一途需循序渐进,且不可操之过急。”

“之前意外得到了一份药方,想试试运气,师傅应该不会介意施舍徒儿一些草药吧?”南宫离试探地问道,暂时还不想公布煅髓jīng液一事。

“丫头运气不错,不对,你会炼药?”丹老单手抚须,复又猛然一震,目光灼热地落在她身上。

“这很重要吗?”南宫离眨眨眼,炼药,毒药算不算?

丹老无语,被这丫头刺激到内伤,重要,能不重要吗?

他原本只是以为她刚刚觉醒了内焰,没想到连药都已经会炼制了,天啊,他丹老,到底收了个什么宝贝?

“你老实跟我说,什么时候觉醒的内焰?”如此年轻就会炼药,那她觉醒内焰的时间,岂不是还要更早?

“差不多两个月前吧。”

“什么?”丹老低呼,气息微喘,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才,两个月?

才两个月就能会炼药?

丹老一副看怪物的表情,恨不得将这丫头拆开看看,想当初,他从觉醒内焰到真正炼制出第一份丹药,整整花了一年的时间啊,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个丫头的天赋天资,简直要逆天了。

“那个,要是师傅没事儿的话,徒儿就拿着草药先回去了啊。”南宫离说着,便打算拿着草药开溜。

“回来!”丹药一声低喝,唤住了她。

“师傅还有什么事儿吗?”想到通天塔内的夜光草,南宫离顿时有点儿急切,迫不及待想要赶紧炼制。

“给你五天时间休息,五天之后,每天准时来炼丹阁报到,三个月之后,你代替东启参加大陆最年轻丹者角逐。”

南宫离黑线,她本尊,其实已经二十四岁了好吧。

“行了,这件事儿就这样定了,回去吧。”

南宫离张张嘴,师傅这样一锤定音,真的好么?

回了房间,闪身进入通天塔,一袭白袍,银发披肩的宫芜迎了上来:“草药已经帮你按照秩序摆在药架上,可以直接炼制了。”

南宫离嘴角抽搐,说她急,看来有人比她更急。

极品煅髓精以夜光草为主,另外还配有十二种副药。

将炼制煅髓jīng液的药方摊开,目光扫视,从上而下,灵魂之力一点点消耗,等到将整个药方熟记于心,已经是一刻钟之后。

宫芜悬于半空,眯眼看着,见她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将药方熟记,银色眸底闪过一缕欣赏。

意念催动,指尖跃出一簇火苗,摇曳灼热,璀璨夺目,衬得她小脸白皙如玉,清澈水眸微眯,浑身透着一股柔和的气氛。

素手轻甩,彭地一声,火焰在整个青炉盛大,张牙舞爪,开始剧烈地燃烧起来。

第一次炼制药液,而且还是具有神奇功效的极品煅髓jīng液,南宫离心中激动,精致滑嫩的小脸微微泛红。

将一枚果壳类的草药扔入丹炉,火焰瞬间爬了上去,将之团团包围,不等她催动灵魂之力,那枚质地坚硬的果壳化为灰烬,传来焦臭,紧接着火焰也熄灭了下去。

南宫离挑眉,继续催生火焰,扔入草药。

这一次维持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不过依旧失败。

南宫离毫无怨言,心态平静得可怕,一次次失败,一次次继续投入,周而复始,药架上大堆的草药以看得见的速度锐减,即便是平静如宫芜,这一次也开始不淡定了。

这个丫头,哪里是在炼药,分明就是在炼火嘛,一次两次,十次百次,现在都近千次了,别说她还连第一枚草药都煅化不了?

照她这样下去,再多的草药也不够用,想及此,他不禁开始为丹老同情,收了这么个徒弟,注定了要破财。

一夜过去,等到南宫离灵魂之力消耗得差不多,药架上的草药除了夜光草以外,其它的全被她消耗干净,换做地上一堆的灰烬。

“看来还要再多那点儿草药回来才行。”看着那堆灰烬,南宫离若有所思。

半空中的宫芜嘴角抽搐,只怕拿再多的草药都不够她用。

第二天,南宫离要了好几倍分量的草药。

第三天,草药分量又番了一番。

第四天,丹老药架上的那些草药全被她拿了个干净。

等到丹老看着被洗劫一空的炼丹阁,整个人懵在了原地,不光南宫离需要的那十几位草药被一扫而空,就连不少他珍藏的草药也全都没有逃过命运。

“臭丫头……”丹老怒吼,暴跳如雷。

通天塔内,正专心炼化草药的南宫离冷不丁打了喷嚏,火焰再一次华丽丽地灭了。

饭桌旁,司徒桀坐于主位,身后站着青衣仆人,小玄玉坐于侧位,无聊地等待着,南宫离走进来,小家伙儿目光一亮,黑玛瑙般明亮的眼眸闪烁着迫不及待。

“二姐,二姐,就等你了,再不来,我都快饿死了。”

“快吃吧。”南宫离回答着,目光下意识朝司徒桀看去。

一段时间不见,感觉他的脸比之前更加苍白,身体也越发虚弱。

“你没事儿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南宫离蹙眉,走近,条件反射地伸出手准备探向他的脉搏,眼底满是担忧之色。

“无碍,快吃吧!”司徒桀摇摇头,反手将南宫离的整只小手包住,干燥的掌心传来丝丝热度,让她的心莫名一悸。

司徒桀一触即离,很快松开。

“对了,灵者一班,我自作主张帮你退了。”气氛安静得诡异,南宫离开口,打破道。

“娘子在哪儿,为夫便在哪儿。”司徒桀白皙绝色的容颜忽然绽出一抹妖孽般的浅笑,声音温柔得似要滴出水来。

“噗……”南宫离含在口中的汤霎时喷了出来,因为身体微斜,正对着司徒桀,于是喷得某人整脸。

司徒桀僵在原地,脸上的湿re以及衣服上那斑斑点点提醒着他所发生的一切。

“南宫离……”一声低吼,司徒桀脸色暗沉得吓人,即便极力克制心中的怒火,也依旧压不住那浑身喷薄的寒气,蓝色幽眸冰冷得吓人,似有狂风巨浪咆哮,要将她瞬间吞没。

“咳咳,那啥,这是意外。”南宫离干咳,赶紧起身,在青衣仆人以及小玄玉崇拜的目光中为他擦拭干净脸上的汤水。

饭后,南宫离继续前往炼丹阁,一走进,便看见丹老眯眼盯着她,整张脸暗沉得似要滴出墨来。

“额,师傅您老人家发生了什么事儿吗?”不然为啥要摆出这副鬼样子。

“臭丫头,你还敢装糊涂,我珍藏了这么久的草药就这样被你洗劫一空……”丹老狠狠地瞪着眼前的臭丫头,“说,那么多草药,都拿去干嘛了?”

“珍藏,不至于吧?据我所知,师傅真正宝贝的东西,貌似都装在你那只壶里。”

“快想办法多给我准备一些草药,三个月后的炼丹赛能不能表现优秀,就全看师傅您的能力有多大了。”南宫离眨眨眼,打劫道。

啥,还要?

丹老以为自己听错了,这臭丫头,才把整个炼丹阁的草药洗劫一空,现在竟然还有胆子继续问他要草药?

“那点儿草药根本不够我塞牙缝,量变才会有质变,师傅您老人家应该不想因为吝啬那点儿草药而致使你徒弟永远无法进步吧。”

丹老嘴角抽搐,心中郁闷不已,得,他什么都没说,全让这臭丫头说了,还给他扣了一顶吝啬的帽子,他这师傅,当得也太窝囊了吧。

“你师父也不是吝啬,毕竟那些可不是草,用,就要用得有价值,而不能铺张浪费。”丹老难得语重心长地说道,觉得有必要和这个丫头好好谈谈。

“如果说,我五天之内炼成了止血丹呢?”南宫离唇角微扬,出声打断道。

丹老神情一震:“你说什么,五天之内炼成了止血丹?”

这丫头,没有说胡话吧,五天之内炼成止血丹,开什么玩笑?

真有她说的那么简单,全大陆的丹者岂不是要羞愧得一头撞到墙上?

任何事情都有速成的可能,唯独炼丹。

想要成功炼制出一枚丹药,考虑的不仅仅有火候、灵魂操控,同时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东西,那便是熟悉度,想要成功炼制成一枚丹药,没有数以万计的锤炼,没有日积月累的感悟体会,想都不要想。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若欺我,百倍还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