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 [目录] > 第21章: 惩治花老大

《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

第21章 惩治花老大

凤鎏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刻黑家的堂屋里,油灯昏暗,夜风嗖嗖的吹,凤青璃与黑老二守着黑老头已经发硬的尸体。里屋,黑花氏疼得鬼哭狼嚎的,村里的接生婆跑出跑外。

“哎呀,你们咋还在这里?老大,老三,赶紧将尸体运到后面去,不是分家了么,这已经不是你们的家了!别将死人留在这里晦气!”花寡妇听说自己闺女要生了,又折返了回来,一见黑老头的尸体还在堂屋里,立马开始赶人了。

老大跟老三就要上前动手。

“不准你们动我爹!”黑老二突然窜了出来,一下子将脑袋撞在最前面的花老大的身上,就像是一头发怒的小豹子一般,倒是将不提防的花老大撞了个跟头。

“臭小子,找死啊!”花老大爬起身来,抡了手臂,就要扇黑老二的耳光。

凤青璃大步上前,身材虽然瘦小,却十分有力的接住花老大的手臂,冷声道:“住手!”

花老大一怔,顿时觉着那手臂就像被铁钳子钳了一般,啊的一声惨叫起来,“断了断了!”

凤青璃松开花老大,一脚将他踹开,正好撞在要上前帮忙的花老三身上,两人一下子跌在地上,哎呀哎呀的叫起来。

黑老二抬眸惊讶的望着凤青璃,突然站在了凤青璃的身旁,握紧了她的手。

花寡妇立马哭嚎起来,这一嚎,在夜里格外的惊人,一会儿袁平安与袁氏抱着自家的小孙女就赶到了黑家,一看躺在堂屋里的黑老头,袁氏赶紧捂了自家孙女的眼睛,先将孩子送回家去。

“黑大哥,你咋就这样走了?”袁平安上前,满脸的悲伤。

“袁爷爷,你行行好,将俺爹搬到后面的棚子里去吧!”黑老二上前就要给袁平安磕头。

“你这孩子,你这是干什么,你放心,俺一定帮你送走你爹!”袁平安赶紧拉起他,叫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将黑老头的尸体用破席子卷了,送到了屋后河边的茅草棚里。

黑老二一直紧紧的拉着凤青璃的手,与她跟在后面。

路不好走,又一片漆黑,凤青璃只听见沙沙的脚步声,与紧握她手的冰冷。

河边的茅草棚中,袁平安将油灯点燃,将黑老头的尸体安置在里面。

凤青璃四处打量了一眼,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茅草棚就在河边,搭建的十分简陋,下雨怕是要漏水的,屋里只有一个木头架子,放上块板子,铺上稻草,就是一张床,门口边上放着一个破瓦罐,瓦罐里一些清水,然后再有一只破了边的砂锅,就再也没有东西了!

袁平安四处看了一眼,边看边叹气,最后说道:“老二,如今天色也晚了,你们先坚持一晚上,明日一大早,俺跟村里人商量商量,想办法将黑大哥葬了!”

黑老二给袁平安鞠躬。

袁平安又看看凤青璃,“姑娘,俺也知道你也是苦命人,但是你到了这家,这就是命,你别嫌弃,邻居帮衬着,总能活下去的!”

凤青璃淡淡的笑笑,“袁爷爷放心,我会照顾好老二的!”

袁平安一怔,似乎有些惊喜,立刻点点头道:“好好好,一会儿俺让俺家那口子给你们送点馍来,折腾了一天,你们也饿了,只是这乡下都有守灵的风俗,俺也不好让你们去俺们家住!”

凤青璃摇摇头,“没事!有吃的就行了!”

她赶了一天路,又折腾了半天,肚子早就饿了。

袁平安点头,又帮着收拾了一下,见差不多了,这次跟儿子离开。

一会儿,袁氏送了两个地瓜面的馍来,又黑又硬,里面还夹着一块不知道腌了几年的老咸菜,都有些嚢烂了。

“吃吧!”凤青璃给了黑老二一个。

黑老二默默的接过,吃了一点。

凤青璃觉着那馍实在是难以下咽,她吃了几口也就放下,抬眸看看这破烂不堪的家加床上的死人、年幼的孩子,忍不住皱皱眉。玄冗冥要这么整她,她偏要给玄冗冥瞧瞧,她一定会在这里生活的很好!

喝了点瓦罐的水,凤青璃又去抱了一些干稻草进来,铺在那床板下,然后躺下来,拍拍身边的位子说道,“过来躺着吧,一切等明天再说!”

黑老二犹豫了一下,凑到了凤青璃的身边,张着一双黝黑的大眼睛,盯着凤青璃。

“你叫什么名字?”凤青璃问道。别人都老二老二的叫,这老二,总不能是这孩子的名字吧?

“我叫做阿耀,黑阿耀!”黑老二终于开口了,声音低低的,有些嘶哑。

“黑阿耀……总比黑老二好听!黑阿耀你好,我叫做凤青璃,以后你就叫我凤姐姐,知道吗?”凤青璃将手枕在头下望着茅草棚顶,从这里一眼望出去,就能望见天上的星星,虽然艰苦一些,可是凤青璃却喜欢这种自由的感觉。

黑阿耀狐疑的盯着凤青璃,似乎有很多不明白,可是他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只是默默的望着黑老头的尸体。

凤青璃很快就睡了过去,等一觉醒来的时候,棚子里的油灯早就熄灭了,月色中,黑阿耀还是那样坐着,小眼睛铮亮。

“怎么还不睡?”凤青璃皱皱眉,幸亏她胆子大,不然真的会被他吓死。

“我想再看看爹,我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看到爹了!”黑阿耀低低的开口,仿佛强行压着伤心与悲痛。

黑阿耀从头到尾一点眼泪都没掉,可是凤青璃却感受到他身上浓浓的悲伤。

凤青璃叹口气,将黑阿耀拖倒在稻草上,“那也要睡觉,你若是不睡觉,明日怎么有力气送你爹走?”

黑阿耀眨眨眼睛,最后还是听话的闭上眼睛。

凤青璃再次躺了下来,这会儿已经是半夜,四周响起的全是虫鸣与蛙叫。凤青璃慢慢的舒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只要想到法子赚钱改善生活,她在这乡下照样过得很好!

旁边黑阿耀很快呼吸变得均匀,他卷缩着小小的身子,紧紧的贴着凤青璃。

不知道为何,凤青璃的心一下子觉着柔软,她将外衣搭在黑阿耀的肩膀上。

从今以后,她就要跟这个小家伙相依为命了!

天还没有亮,袁平安就带着两个儿子来了,一起来的还有村里的几个人,平时也是与老黑家相熟的,这次老黑头就这么走了,他们没有钱,却能出力,在村子坟场找了块地,挖坑,袁平安则带着黑阿耀去找黑大根,打算商量一下棺材的事情。

这一口棺材也要二两银子,村里的规矩,是要儿子们一起分担的!

黑花氏昨晚刚生下一个丫头,又黑又胖,这会儿正生闷气呢,听见袁平安带着黑阿耀前来商议黑老头的身后事,那黑花氏当场就发作了,又哭又闹,花家的那些人也联合黑大根一起针对袁平安与黑阿耀。

“袁叔,不是俺要顶撞你,俺也知道你是为俺爹好,可是你也看到了,俺爹临死前干了啥事?现在唯一的地都没了,二花刚生了孩子,养活孩子都成问题,哪里有钱给俺爹置办棺木?”黑大根闷声道,此刻也因为生个丫头片子心里不顺,说话也就没有好气。

“老大,你以为俺不知道?里正都说了,昨日分家,你要了五两银子,手里怎么就没钱?不管如何,你先将你爹入土为安,总不能一直挺着吧?”袁平安说道,又拉了黑阿耀一把,“你看你弟弟,这么小的孩子,难道你让他一个人扛着?你就不怕人家戳你脊梁骨?”

“俺现在还怕啥?五年前这孩子来的不明不白,俺家早就成为整个村子的笑柄了,如今俺爹又做出这事来,俺怕啥?”黑大根梗着脖子,到底是死猪不拍开水烫了,“想要钱,也成,将那丫头卖了就有钱了,老二还小,媳妇长大了再找,为什么现在就找个媳妇,养这么多年?等着老二长大,这媳妇还不定是谁的呢!”

袁平安一怔,他回眸看了一眼黑阿耀。

黑阿耀朝着袁平安摇摇头。

“袁叔你看,这孩子才多小就知道想媳妇?臭小子,亏爹还说你孝顺,你现在是宁可要媳妇,也要爹在外面挺尸是不是?”黑大根一下子抓住了黑阿耀的把柄大叫道。

“卖身契撕了,咋卖?大哥若是有法子将风姐姐卖了再说吧!”黑阿耀低低的开口。

一句话噎的黑大根说不上话来。昨晚上凤青璃一个人对付花家老大跟老三的事情他也知道,如果有卖身契还好说,凤青璃说卖就卖了,可是如今没有卖身契,黑大根还真的不敢下手!

“老大,再说如今老二都跟你分家了,那个姑娘走了,老二咋活?”袁平安也圆承道,“这棺木钱不要你一个人出,你就出一半,一两银子,老二那一两银子,俺再帮他想办法,你看成不?”

黑大根嘿嘿的笑笑:“既然如此,袁叔也帮俺想办法吧,俺也不富裕!”

袁平安气得说不上话来,那袁平安也是个暴脾气,撸了袖子就要打黑大根,这样一来,花家的那两个愣头青肯定不愿意,一屋子人就干起仗来。

这会儿,袁氏拉着几个女人在棚子里给黑老头做寿衣寿鞋,这人都死了,总不能光着身子(乡下没有寿衣叫光着身子)走吧!

这些女人们一边做针线,一边打量着凤青璃,她们十分好奇凤青璃的来历。

“这位妹子,看你的模样也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女娃,咋落到这步田地了呢?”一个妇人用一根筷子挽着简单利落的发髻,脸型偏胖,肤色微黑,一双眼睛却是明亮,打量了一下凤青璃问道。

袁氏赶紧介绍道:“姑娘,这是里正的夫人,你喊她刘婶子就行,是个大好人呢!”

凤青璃起身行礼,“见过刘婶子!”

“看看,俺就说不一样么,这气度,可不像是穷人家的闺女,你是不是落难了?”刘氏是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嚣张蹭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