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 [目录] > 第24章: 有钱就是任性

《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

第24章 有钱就是任性

凤鎏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多谢东家夸奖!”凤青璃勾唇一笑,“我除了煎酿辣椒,还会做许多种菜,可惜今日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在身,不能一一演示,若是下次有机会,东家再品尝我的菜!”

玄冗翼扬眉,果然,这个凤青璃没有将他认出来,他也就放心,笑道:“我相信姑娘的手艺,不知道姑娘可愿意留在香醉楼做大厨?工钱么,可以跟现在的吕师傅一样,一个月一两银子,你看如何?”

黑阿耀在一旁突然瞪大了眼睛,一个月一两银子?他们村里最能干的壮劳力一个月也不过三钱银子,这……

凤青璃淡淡的摇摇头,“东家,我志不在此,若是东家看中我这煎酿辣椒,你可以与我谈一笔生意!”

玄冗翼觉着有些好笑,他心里总不能将现在精明的凤青璃与之前那个迷糊公主还有突然变性在大街上穿着红衣招摇的女子联系起来。

明明是一个人的脸,却像是面对三个人,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姑娘说来听听!”玄冗翼装作十分感兴趣的模样。

“这个煎酿辣椒的做法我可以卖给你,只要二两银子,至于以后么,若是有机会,我们可以继续合作!”凤青璃说道。

玄冗翼微微的犹豫。

凤青璃立刻起身,“看情景,东家是不肯花二两银子买这个菜了,既然如此,我也不为难东家,如今我的菜比东家食肆的菜好吃,我们的饭钱不用付了,至于这道煎酿辣椒,不知道别的食肆赶不赶兴趣……”

凤青璃起身就要走。

“姑娘慢着,这是二两银子,你可以拿走,配方你写下来,只是你要保证,这个菜只准我们香醉楼有!”玄冗翼喊住凤青璃。

凤青璃点点头。目前要做的是,先让黑老头入土为安再说!

从香醉楼出来,黑阿耀还有些恍惚,不敢相信。

“走吧,我们去买棺木!”凤青璃扯了他一把。

黑阿耀默默的跟着,走了许久,突然问道:“凤姐姐,你真的不去香醉楼做大厨?爹之前说过,如果我能长大以后能做香醉楼的大厨,他就是死也能瞑目的!”

凤青璃呵呵的笑起来,“只不过是一个香醉楼的大厨,你小子也太没志向了,先将你爹葬了,我会尽快想法子赚钱的,到时候你去学堂读书,考状元,这才是正路!”

黑阿耀不吭声了,去学堂,村里只有寇老爷的孙子才能去学堂呢,他连想都不敢想!

二两银子,足够买棺木,剩下的银钱,凤青璃买了一些白面、锅碗瓢盆,还有两床棉被跟油布,装满了雇来的满满一马车。

“咱们回家!”凤青璃大声喊道,一下子充满了干劲。

黑阿耀点点头。

香醉楼中,长宁进了屋,将凤青璃离开之后的行踪与玄冗翼说了,低声说道:“爷,我咋瞧着这位小公主是打算在这穷乡僻壤落地生根了呢,连被子跟锅碗瓢盆都买了!”

玄冗翼皱皱眉,这个凤青璃的行为他还真的猜不透呢!

“长宁,咱们暂时在这里多住些日子吧,回去也是无聊!”玄冗翼说道。

长宁赶紧应着。

此刻黑根村,黑老爹的坟坑已经挖好了,可是却没有棺木,袁平安没法子,只得打算去请里正出面。

“爹,那黑家买来的媳妇不是说她会想法子呢?你为啥还要强出头?”袁平安的大儿子袁大狗有些不悦,如今袁平安被打破头,袁氏被踹了两脚,这闲事管的还不够?还要让里正为难?

袁大狗的媳妇抱着孙女也上前说道:“爹,俺知道你跟黑大爷亲近,可是如今黑家的事情真的很难说,黑大爷做的那事情不占理呢,黑花氏的娘家是凶悍了一些,可是赖以为生的地换了个女人回来,让谁谁不拼命?爹,如今咱们也算是做的仁至义尽了,别管了!”

袁二狗忍不住说道:“大哥大嫂,你们说的有道理,可是黑大爷活着的时候,也没少帮衬咱家,如今黑大爷还躺在外面呢,至少得帮着将人葬了吧?”

袁平安一拍大腿,“二狗说得对,做人不能忘本呢!”

袁大狗面色十分的难看,“爹这话是埋怨俺忘本了,如今二狗就要成亲,俺的压力有多大,爹知道吗?”

袁平安叹口气,正为难着,就听见村里有孩子在外面喊,“快来看快来看,阿耀媳妇发大财了!”

袁平安一怔,赶紧出了家门口,就见一辆马车缓缓的从村口而来,马车上放着一口棺木跟一些杂物,坐在最前面的正是凤青璃与阿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赶着马车。村里的一些孩子围着马车大声的叫着,惹得村里的人全都伸出头来看。

黑根村甚少有马车出现,全村也就寇老爷家有一辆马车,村里人就算是去镇子里买东西,都是推着小推车去的,因为这马车雇佣一趟就是五十文,能买两斤白面好好的过个年了!

袁平安带着二狗赶紧上前,满脸的惊讶,“阿耀,姑娘,这是……”

黑阿耀让马车夫停了马车,赶紧大声说道:“袁叔,这是俺爹的棺木!”

有女人则紧紧的盯着马车上的那两床被子使劲,这么好的被子,也就只有嫁闺女的时候才舍得买呢,这阿耀的新媳妇儿真有钱!

袁平安上前摸着那棺木满意的点点头,“很厚实,阿耀,这买棺木的银子是哪里来的?”

黑阿耀刚要说,就听凤青璃说道:“袁叔,这个咱们以后再说,先将黑老爹入土为安吧!”

袁平安赶紧点点头,几个人一起回到了河边的小棚子,将黑老头的尸身换上刚做好的寿衣寿鞋之后,移到了棺木之中。

乡下的风俗,死人是第三天就下葬的,所以今晚上,凤青璃与阿耀还要守一晚上,但是因为有了棺木,至少不用跟尸体躺在一起那么恐怖。

黑寡妇正在黑大根的家里给自己闺女伺候月子,听说黑阿耀跟那买来的媳妇今日拉了一车的东西回家,也忍不住好奇,偷偷的夹杂在人群之中偷看,她看着那崭新的被子、锅碗瓢盆还有那半袋子白面,眼睛都绿了,回家就朝着黑大根大发脾气。

“那姑娘若是有钱,还能让人给卖了?那个人贩子卖人之前不将人身上打扫的干干净净?俺觉着一定是你那死鬼老爹事先塞给黑老二的钱,这下子好了,人家买了棺木,买了一堆的东西,赚了个孝名,你呢,你连累着俺家二花在月子里被人戳脊梁骨,说你不孝!”花寡妇朝着黑大根大声骂道。

黑大根赶紧解释道:“娘,你想多了,俺家有多少钱俺会不知道?俺爹的手里就那卖地的十两银子,绝对不会多的,阿耀手里怎么可能有钱?”

花寡妇不信,指着黑阿耀茅棚的方向质问道:“那你说,这么多银子是哪来的?难道是抢的不成?”

黑大根哪里搞的明白,村里的人更是搞不明白,一下子,凤青璃就成为黑根村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再加上那小模样,更是引得村里的年轻人蠢蠢欲动。

凤青璃却顾不上这些,她现在只想着赶紧将黑老爹葬了,然后将那茅棚收拾一下,好歹有个落脚的地方,然后重新规划她的人生。

傍晚,袁平安又来了,他看着凤青璃买回了锅,从自家拿了一些砖胚来,打算帮着砌一个灶台。

黑阿耀也上前帮忙。

凤青璃谢过袁平安之后,拿着那半袋子白面去了袁平安家。

袁平安家就在黑老大的隔壁,却不挨着,中间隔着村里的一条小道。

这会儿天色晚了,袁氏正准备做完饭,她拿出一些地瓜干子来,准备蒸蒸吃。

“婶子!”凤青璃进了门,笑着跟袁氏打招呼。

袁氏赶紧从灶前起身,上前说道:“姑娘,你咋来了?俺家跟二狗不是在你家?”

凤青璃笑道:“袁叔跟袁二哥正帮着我家砌灶台呢,我这有一些白面我拿来给婶子做些吃食。”

袁氏看了看凤青璃手里的面袋子,赶紧说道:“这么金贵的东西,你快自己留着吧,今晚上做了你跟阿耀的饭了,虽然不是啥好东西,还是地瓜面加玉米面的馍,可是总比饿肚子强!”

凤青璃看了一眼单独放出来的几个馍馍,再看一旁的地瓜干子,她这才知道那黑的不像话的馍馍已经是袁家最好的东西了,自己家都不舍得吃的!

“婶子,你别管,你帮我烧火吧,我来做!”凤青璃立刻说道,找了和面的盆,将一半的白面倒在里面。

“你这孩子,这白面你好不容易得来的,还是留着明日给黑大哥供奉,你……”袁氏赶紧拦着。

这样多的白面,就是过年也不舍得的!

“婶子,没事,我家还有呢!”凤青璃坚持道,静了手开始和面。

袁氏只得在旁看着,十分的心疼。

凤青璃看见地里有些小葱,也就说道:“婶子,这些葱能吃不?”

袁氏赶紧去拔了两棵,“自家种的,有什么不能吃的,一会儿做出馍来,你就着吃!”

凤青璃笑笑,活好面,又切了那葱,做了葱油饼,一个个的贴在锅里。

袁氏瞧得愣愣的,这是什么吃饭?

“娘,做的啥这么香?”在屋里看孩子的大狗媳妇出来,耸着鼻子问道。

袁氏赶紧说道:“是凤姑娘,借了咱家的锅做点吃食,她家的灶台,你爹不是正在砌么!”

大狗媳妇一听,立刻上前,就见那锅里的饼子烤的金黄金黄的,白白的,上面还有葱花,只是一眼,口水就流了出来了。

凤青璃正要让大狗媳妇尝一个,那大狗媳妇伸手就从锅里捞出来一个,也不嫌烫,一面两只手来回的倒着,一边说道:“阿耀媳妇,俺给俺家妮子拿个,顺便帮你尝尝味道!”

袁氏赶紧上前,一把从她手里夺下来说道:“这是人家的吃食,你这是干啥?”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谣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