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 [目录] > 第25章: 谣言

《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

第25章 谣言

凤鎏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狗媳妇开始撒泼起来,“娘,咱家帮了阿耀多少,咋了,吃她个饼子不成怎的?再说不是俺要吃,是你孙女想吃呢!”

大狗媳妇一把扯过先前被她放在笸箩里的袁妮子来说道,“这几日天天的吃地瓜干子,一点粮食都给了别人,俺都没奶水了!”

袁氏满脸的尴尬,还待要说什么,就见凤青璃挑了两个已经熟透的饼子放在碗里递给大狗媳妇,“嫂子,你吃吧!”

大狗媳妇脸上全是喜色,毫不客气的接了过去,生怕袁氏再来夺,抱着孩子就窜到了里屋。

袁氏气得脸色通红,她是个老实人,不肯占别人一点便宜,更何况那是两个白面饼子,金贵着呢!

“婶子,看得出你跟大嫂不是一路人,但是我也知道你的难处,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叫你为难的!”凤青璃是个爱恨分明的人,大狗媳妇那样的人,给了她两个白面饼子,他们之间就互不相欠了,倒是袁平安与袁氏两口子还有袁二狗,对她跟黑阿耀倒是真心实意的,以后她宽裕了,自然不会亏待他们。

袁氏赶紧说道:“凤姑娘,你别笑话她,从小穷惯的,眼皮子也浅……”

“没事儿,今日这饼子做来就是我们一起吃的,婶子你也尝尝味道,刚做出来好吃!”凤青璃盛了一个给袁氏,袁氏却怎么都不肯吃,最后推辞不过,才尝了一口。

“这白面做啥都好吃!”袁氏说道,这说起来,她都一年多不见白面了,二狗眼看着就到了成亲的年龄,家里紧吧着,要给二狗找媳妇儿。

凤青璃又盛了几个,让袁氏给正在干活的袁平安还有二狗、阿耀送去。

袁氏只肯拿一个,说是给阿耀吃,凤青璃作势要生气,袁氏这才肯端着饼子向河边走去。

剩下的面,凤青璃全都做成了饼子,自己吃了一个,正待要将其余的几个包起来,那大狗媳妇又风风火火的从屋里窜了出来,嘴上全是饼屑,这一会儿的功夫竟然将两个饼子全都吃完了。

看着大狗媳妇的手又伸了过去,凤青璃迅速的上前将饼子迅速的包在白巾里,淡淡的笑道:“大嫂,这些是我留给婶子还有明天的供奉,若是全被你吃了可怎么好?”

大狗媳妇一怔,有些生气,忍不住骂道:“不过吃你几个饼子,看你小气的样,你指派俺家男人帮你干活的时候,你咋不说话?”

凤青璃冷笑道:“就是因为袁叔帮我干了活,这饼子我才留给他们呢,大嫂帮我干了什么?”

大狗媳妇一愣,觉着凤青璃一个买来的女人,阿耀的童养媳,在村里地位是最低的,再加上她最看不得自家公公跟小叔子为他们黑家鞍前马后的跑,那黑老头的大儿子黑大根都不管呢,他家掺和什么?想到这些她心里就有气,正要与凤青璃理论,却见凤青璃抱着饼子提着面袋子径直走了,气得她直跳脚。

这会儿袁平安与袁二狗正吃着那面饼子,对那味道是赞不绝口。阿耀也吃了一个,阴郁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

几个人正吃着,就见凤青璃回来了,袁二狗忍不住说道:“凤姑娘,想不到你的手艺这么好!”

袁氏上前笑道:“那几个饼子吃的他们高兴了,那可全是大白面,能不好吃么,你这孩子也太不会过日子了!”

凤青璃笑道:“婶子,不过是几个白面饼子,又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喏,这是你的两个,一人两个,多了也没有,少吃也不行!”凤青璃将两个饼子塞给了袁氏。

袁氏见凤青璃是真心实意的,只得道谢,最后也吃了。

凤青璃望着袁平安与袁氏,心里忍不住叹口气,如果他们是她在这个世界的爹娘就好了,现代的时候她是个孤儿,后来才加入特情局,那个男人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其实她一直想有个家,可是到了这古代,她也没有疼她的亲人!

天色暗了,灶台也砌了起来,凤青璃又拿了两个饼子让袁氏带回去给大狗,这一天也就过去。

第三日,黑老爹的棺木终于下葬,入土为安,凤青璃是女人还好些,在后面与村里的女人一起,哭两声也就算了,可是却苦了黑阿耀,他从家门口面朝着棺木,被两个人搀扶着后退着走一步跪一步,直到跪到了村里的坟地里。

黑老头下葬,黑大根与大根媳妇都没有出现,村里人一边叹苦年纪小的黑阿耀,一边骂黑大根不孝。

别看黑阿耀年纪小,却很有担当,膝盖跪出血来也一声一吭,一直坚持将黑老头的棺木送到了村后面的坟地里,让他入土为安。

看着黑老头的棺木盯上盖,慢慢的开始覆盖上土,黑阿耀终于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这孩子,真可怜!”村里人都忍不住叹口气。

“看黑大根这不孝,俺倒有些明白黑老头的做法了,连自己的爹都不顾,还顾黑阿耀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啧啧!”

“你可别乱说话,小心祸从口出!”

凤青璃听着那些话,慢慢的有些明白黑老头为什么花那么高的价钱将她买回来了,这黑阿耀不是黑老头亲生的?

夜里,凤青璃盖着暖和的被子,望着油布罩起来的草棚,心里慢慢盘算着明日要做的事情。

如今到手的二两半银子花的差不多了,白面也剩下不多,看来明日得进城补点货了!

黑阿耀蹒跚着进来在凤青璃的旁边坐下。

凤青璃揭开他的膝盖看了,破皮处贴了一些青青的黏糊。

“这叫做乖乖草,能消肿止血的,爹说的!”阿耀摸了摸膝盖低声说道,或许是又想起黑老头,声音忍不住有些哽咽。

“没事了!”凤青璃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她。

“凤姐姐,我是爹是从外面抱回来的,村里就有人说我是爹从外面捡回来的孩子!”黑阿耀突然小小声说道。

凤青璃一怔,看着他。

“大哥待我也不好……这两年爹的身子不行了,大哥嫌弃我累赘,几次要找人家将我送出去,那一天晚上,我亲耳听到大哥说要将我卖了……”阿耀颤抖着小小的身子。

怪不得黑老头着急帮黑阿耀买个童养媳回来,就是生怕黑大根起心思。

“没事了,以后你跟着我,我们会过上好生活的!”凤青璃坚声道,回眸却发现黑阿耀早就睡着了,可是睡得并不安稳,不断的来回动着,似乎在做什么噩梦,凤青璃叹口气,把手臂搭在他的身上,他这才消停下来。

冥王府中,跟踪凤青璃的人终于有了消息,玄冗冥看完信,面上十分的阴沉。

“爷,看来这凤青璃根本就没想要逃跑,她该不会真的要在那黑根村待一辈子吧?”洛邵秋忍不住皱皱眉。

玄冗冥啪的一声,狠狠的将手拍在桌子上。凤青璃,难道宁可做乡下的童养媳也不回来求他吗?

洛邵秋见玄冗冥暴怒的模样,忍不住叹口气,也就不再提凤青璃的事情,只是说道:“再过一个月就是皇上的五十大寿,爷要准备什么?如今皇位之争如火如荼,二皇子对那皇位势在必得,会出奇招也说不定!上次在早朝上,二皇子摆了爷一道,将西北大旱赈灾这样的好事抢了去,立了大功,如果这次再被他讨好皇上,那这太子之位说不定……”

“邵秋,你去打听一下言王府可有什么异常,这一次,本王绝对不会让他轻易得逞的!”玄冗冥沉声道,现在还是大事要紧!

洛邵秋赶紧应着。

“老七呢?这些日子怎么不见他?”玄冗冥冷声问道。

“七王爷离开了幽城去了乡下,爷,您也知道七王爷喜欢逍遥自在,这些年一直在外面漂泊,偶尔还跟那乡下人一样下地干活,七爷的心思最是难猜!”洛邵秋说道。

玄冗冥叹口气,“这兄弟几人之中,七弟是最想得开的,也最活得逍遥,本王倒是希望他能将这份逍遥继续下去!”

洛邵秋点点头。

玄冗冥望向窗外,此刻窗外细雨瞧着窗户。有的时候他也想过像玄冗翼一般简单快乐的生活,可是他不甘心,他是所有皇子之中最优秀的,难道就紧紧因为他不是嫡长子,就应该一直被人压着吗?他一定会爬到那个位子上去的!

“阿耀,起床!”一大清早,凤青璃就起身了,先用最后的细面做了一顿面疙瘩,然后去叫黑阿耀起床。

黑阿耀爬起身子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下子被那一大碗面疙瘩吸引,一跐溜赶紧下床。

“快点吃饭,我们今天还要去镇子里筹钱,这可是最后一点白面了!”凤青璃将筷子递给他。

黑阿耀一听,没有接凤青璃的筷子,而是默默的坐下来,抬眸望着凤青璃说道:“风姐姐,我不想让你因为我去做那样的事情,那些男人对你都不怀好意!”

凤青璃一怔,忍不住捏了捏他的小脸,“你个小不点,你知道什么?”

黑阿耀嫌弃的排开凤青璃的手,低声道:“我什么都知道,前年村里因为一个女人勾引男人,被村里人浸了猪笼,喏,就死在这条河里,我喜欢凤姐姐,可不想凤姐姐被人浸猪笼!”

黑阿耀的一番话,差点让凤青璃将面疙瘩吐出来,浸猪笼?这小阿耀年纪不大,封建思想还挺严重的么!

“放心,我不会浸猪笼的!”凤青璃翻着白眼,“以后咱们有了钱就买两亩地,我跟着你在家里种地,这样总行了吧?”

黑阿耀这才满意的点头。

凤青璃忍不住觉着好笑,但是这种地的想法真的可行,如今是春天,正是万物复苏的时候,她要赶紧买两亩地才是!

吃过饭,简单的洗净碗,凤青璃就带着黑阿耀去了镇子里,不过她们刚走不久,黑大根也就在后面悄悄的跟上。

黑大根昨夜里被花寡妇与黑花氏埋怨了一晚上,他是卯足了劲头要查出凤青璃银子的来源。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亮瞎一群钛合金狗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