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 [目录] > 第29章: 小惩大诫

《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

第29章 小惩大诫

凤鎏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袁二狗赶紧点头,“行,听你的,蜂蜜你放心,俺从小就在这山里打转,熟悉的很,几天就能找着一个!”

凤青璃点点头,她抬眸望了望那村子后的青山。人家说靠山吃山,那山里说不定还有什么宝藏,反正这莲藕还来不着,她跟里正买下这河边的荒地之后就跟着二狗进趟山,说不定能发现什么宝贝也说不定!

凤青璃正盘算着怎么赚更多的钱,就见大狗媳妇甩着大脚丫子,抱着孩子,呼哧呼哧的窜了来,一见凤青璃就骂开了,“你这个狐狸精、害人精,你自己当破鞋你还牵连俺们家,俺们家上辈子欠你的咋的?”

凤青璃将手里的活计一丢,站起身来,眸色一暗,“袁刘氏,我是看在袁叔跟婶子的份上对你礼让,你若是自己不知进退,你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袁二狗也赶紧上前说道:“大嫂,你这是干啥,发什么疯?”

“俺发疯?你爹才发疯呢,为了这个狐狸精,又跟黑大根干上了!”大狗媳妇发疯的叫着。

凤青璃到了黑大根家,这会儿袁平安已经跟黑大根打成一团,篱笆外围了一圈瞧热闹的村里人。

“袁平安,往日俺敬你是长辈,对你还算客气,你若是再无缘无故的来闹事,可别怪俺不敬长辈!”黑大根冷不丁的被袁平安一上来就扇了两个耳光,现在心里正恼怒的很,一边还手一边大喊着。

袁平安气得脸色铁青,不过他终究是年纪大了,比不上黑大根这个小青年,呼哧呼哧的喘着气骂道:“指望你尊敬俺,俺还不如死了的好!你爹下葬,你可是一点都没管,这就算了,咋了,看见你兄弟的日子过好了,你就眼红了,到处抹黑你兄弟,你还是人吗?”

黑大根气得脸通红,“俺说的是真话,俺是为俺兄弟抱不平,你说俺那个糊涂爹将家里唯一的地卖了,买回那么一个不知道检点的女人回来,俺还正想去找里正呢,这样的女人就应该浸猪笼!”

袁平安气得直跳脚,“俺虽然不知道阿耀媳妇那银子是哪里来的,可是俺活了这么多年看人准,那姑娘绝对不是那种人,你别含血喷人!”

“你知道,你咋知道?那你说她那么多钱是哪里来的?”黑大根梗着脖子大声喊道。

“我的银子没有偷没有抢,官府都无权过问,怎么大哥还能越过官府吗?”凤青璃冷声上前,她的身后,黑阿耀黑着一张小脸,脸色涨红,十分的生气。

“你还敢来啊?行,你跟大家说说,你一个女人怎么认识香醉楼的老板的?俺可是看见你跟那香醉楼的老板在楼梯上说话,还很亲密!”黑大根冷声问道。

他在凤青璃与黑阿耀的后面跟了一路,越瞧越眼馋,越眼馋越气愤,忍不住回家就跟自家老婆抱怨了两句,谁知道黑花氏那个臭嘴,立刻嚷嚷了出去,他一想这样也好,那凤青璃一定会站出来解释那银钱的来源,这样一来,他也好偷个师什么的!

“凤姐姐是去……”黑阿耀刚要说话,就被凤青璃堵住小嘴。

“黑大根,捉奸捉双,你就看见我跟香醉楼的老板说几句话,你就笃定我跟香醉楼的老板有奸情?你这可是赤luo裸的诽谤,里正叔可听见了?”凤青璃一回身,里正从人后面出来说道,“我听得清清楚楚,黑大根,你可不要乱说话!”

见里正都出面了,黑大根有些心虚,可是他就是想不明白,凤青璃只不过进了香醉楼个把时辰,怎么就来那么多钱?若不是有奸情,那还能有什么?

“若是没有奸情,你倒是说说,你那钱到底是怎么来的!”黑大根还是不依不饶。

凤青璃冷笑一声,“你的意思是说,给我银子的人就是我的姘头了?”

黑大根一瞪眼很快上钩,“可不是!”

凤青璃突然回身望向里正,“请里正前去请寇老爷与寇夫人吧,小女子的名节事小,若是污了寇老爷的名声那就事大了!”

里正一愣,“这跟寇老爷有什么关系?”

凤青璃淡声道:“我只不过跟阿耀去香醉楼吃了一顿饭而已,至于这银子,是我给寇老夫人做了蜂蜜麻花,寇老夫人赏的,寇夫人亲自给我的荷包,里正若是不信可以请寇老爷与寇夫人前来作证!”

凤青璃这话一出,整个黑根村的村民一下子就恍然大悟了,原来是寇老爷家赏的,这黑大根还说谁给凤青璃的银子,就是凤青璃的姘头,这不是侮辱寇老爷么!

黑大根也傻了眼,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事儿会牵扯到德高望重的寇家,那寇家家大势力,只要一句话,他黑大根就甭想在黑根村混了,他急白了,指着凤青璃都开始结巴了,“你……你胡说,俺明明……明明看见你从香醉楼出来就有了银子……你是后来去的寇家……”

“好了,黑大根,既然如此,你去找寇老爷对质吧!”里正冷沉了脸,没好气的呵斥了黑大根。

黑大根一缩脖子,他哪里有那个胆量!

“里正叔,我要状告黑大跟栽赃陷害,还请里正叔帮忙讲人绑着去镇里衙门!”凤青璃又冷声道。

里正一愣,说道:“这终归是你们的家务事,闹去衙门不太好吧?”

“这黑大根诋毁我,这倒是家务事,可是若是如此编排寇老爷,还是家务事吗?寇老爷可是回乡丁忧的,若是被人传出什么闲话去,影响了前程,寇老爷也不会饶了那个人吧?”凤青璃冷笑。

里正的额头开始冒汗了,寇信寇老爷是他们黑根村的文曲星呢,他们村十几年才出这么一个举人,若是寇老爷的前程毁了,这黑根村的所有人都扛不住!

黑大根这会儿已经被吓得面色惨白,双腿颤抖了,他突然回身,猛然朝着愣站在身后的黑花氏啪的一声,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刮子,甩的那黑花氏满眼金星,一下子摔在地上,半响没有反应过来。

“黑大根,你为啥打俺?”黑花氏嗷嗷的叫着爬起来,上前去撕把黑大根。

“你个多嘴娘们,俺只是说老二家的去了趟香醉楼就有钱了,是你说老二家的勾引那香醉楼的东家,你还大嘴巴的到处去说,你赶紧给老二家的赔礼道歉!”黑大根往日里看在黑花氏那两个愣头青大哥的面上,对黑花氏还算是礼让,这会儿眼看着他就要被抓到衙门打板子了,他哪里还客气,想将屎盆子扣在黑花氏的头上,终究是女人多嘴,到时候县太爷也不会重判的!

凤青璃在一旁故意说道:“原来是你说的,既然如此,你就跟里正去趟衙门吧!”

黑花氏一听衙门那两字就吓得哆嗦了,这衙门可是好进的,进去了,不去半条命半个身家是出不来的,她哇呀的一声就大哭起来,一边狠狠的撕扯了黑大根的头发,用指甲抓黑大根的脸,恨声道:“你想害死俺,没门!是你回来说看见老二媳妇跟那香醉楼的东家很亲密,你甭想祸害俺!”

黑大根气黑花氏不上道,两个人就撕扯起来,在地上滚来滚去,最后黑大根的脸被挠的满脸花,黑花氏则被揍得爬不起来。

四周看热闹的人一边嘲笑一边无奈的摇头,这黑老大这次算是丢大人了!

凤青璃冷笑一声,这只是小惩大诫,若不是想在这乡下住下来,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那黑大根的嘴巴早就被她撕成两半了!不过看那两个恶人自己人打自己人也是十分的有趣好笑。

黑阿耀站在凤青璃的身后,看着黑大根跟黑花氏撕扯在一起,突然也偷偷的抿唇笑起来。

之前黑大根趁着黑老头去城里找活计的时候,可没少欺负黑阿耀,这一次总算是恶人有恶报了!

里正故意不让人上去拉仗,看着两人打累了,就剩下喘气的份了,这才对凤青璃说道:“这种事情就不要麻烦寇老爷了,寇老爷是读书人,若是让他知道,多埋汰啊!寇老爷还打算给咱们村子修路呢,万一这事情影响了咱们村子的路,那……”

黑根村的村民一听,也就纷纷圆承道:“对啊,阿耀家的你别在意,咱们心里都明白就行了,至于这两个人,就饶了他们吧,终究是一家人,闹大了也不好!”

凤青璃冷声道:“这黑大根哪里还将我跟阿耀当做家里人?今日也就幸亏这件事情牵扯到寇老爷,若是没有寇老爷在这里,大家相信了黑大根的话,还不将我浸了猪笼?况且这是毁我名节的大事,我一定要报官!”

众人吓得不行,纷纷的说着好话,最后又去向袁平安与袁氏求情,好说歹说才将凤青璃安抚下。

“黑大根你这个害人精,自己没本事赚不来银子,眼红你兄弟家的,你还算是个人?”凤青璃那边安抚下之后,大家就都将委屈与怒火撒到黑大根的身上。

“就是,自己没本事好吃懒做的,还编排别人!怪不得生女儿,生不出儿子呢!”有人更毫不留情。

黑大根跟黑花氏听着那些扒数的话,心里气得要死,可是又不好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村里人,只得打碎了牙向肚子里咽。

袁大狗的媳妇袁刘氏抱着孩子灰溜溜的站在一旁,也是满脸的尴尬。想不到这阿耀家的童养媳还这么有本事呢,连寇老爷家都能高攀上,做个麻花就给那么多的赏银……

袁刘氏突然想到今天她去娘家的时候,看见袁二狗拿着一个蜂窝去了寇家,那做麻花不就是也有他们二狗的一些功劳?

袁刘氏立刻起了心思。

这一场闹剧之后,袁刘氏抱着孩子到了家,见袁二狗回来,立刻腆着脸上前问道:“二狗,俺问你,今日你拿着那个蜂窝,是不是去给阿耀媳妇的?你是不是送去寇家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河边荒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