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心计①:神秘老公不见面 [目录] > 第67章: 冷彦的过去【解禁】

《婚心计①:神秘老公不见面》

第67章 冷彦的过去【解禁】

吉祥夜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认为?那事实上呢?”

“事实上,冷翊死的那天约了冷彦去山上谈事情,冷彦没有去,而冷翊却发生了车祸。”

“有什么事情非去山上谈啊?”唯一觉得很奇怪。

尹萧焯摇摇头,“那是他们兄弟之间的事了!总之冷翊是死了,而冷彦认为这是他的错。在曾妈提出给冷家留后的建议时,冷彦起初是反对的,他认为这是很荒谬的事,简直像在演电视剧,不过,最终经不住曾妈各种理由相逼,还是答应了。为冷家留后不过是为了今后继承冷家的财产,所以冷彦用哥哥的名字跟你结婚,心理上觉得是给哥哥留后,也算是弥补心上的愧疚吧!这只是其一,还不是最重要的理由。”

“那最重要的理由是什么?”

尹萧焯喝了一口咖啡,斟酌了一会儿才说,“唯一,我相信这件事你不会介意,我才说哦!”

“哎呀!总裁,你卖关子卖得太多了,你要急死我啊!快点说啊!”唯一急得差点跳起来。

“好!”尹萧焯眼里笼罩着深深的忧郁,“唯一,冷彦曾经结过婚,很漂亮的女孩,两人感情也非常好,甚至有了小宝宝,可是,在胎儿6个月大的时候,他出国了一趟,他老婆心脏病发,猝死。他很伤心,后来不知是谁给他算了命,说他克妻。”

唯一哭笑不得,“别傻了!这年头还相信算命?他怎么说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吧?相信这些!”

“对!我也是这么劝他的,但是他这个人很执着,对一个人好会好到极致,好到不顾自己,所以他把老婆的死也归咎于自己,他自责的是,他明明知道老婆有心脏病就不该同意她怀小孩。”尹萧焯停下来看着唯一的反应。

唯一的眼眶里渐渐浮起了泪花,“总裁,那他一定很孤独吧?”

“对!他把自己封闭起来,直到前年另一个女孩的出现。那个女孩很健康,也很开朗,本以为冷彦终于走出阴霾了,谁知,真是巧合,这个女孩也突发意外死了,而且是在冷家紫色的游泳池游泳的时候,一根电线掉入泳池,被电死的。”

唯一只觉得一股阴气直冲头顶,两次去游泳池游泳出现的奇怪现象在脑子里翻滚,难道她的感觉不是无中生有?莫非冥冥之中真有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

她惊恐地捂住嘴,眼前又浮现出窗外那个白衣女子凄楚的笑容和那只黑猫绿莹莹的眼睛,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她还是打了个寒噤,情不自禁突然站起,碰倒了咖啡,咖啡流到她裙子上,热热的温度让她恢复了些理智。

“唯一,你怎么了?”尹萧焯用纸巾帮她擦着咖啡。

唯一双手抱胸,摸了摸裸露在外的手臂,手心的温暖抚平了那层鸡皮疙瘩,重新坐下来,再叫了一杯热咖啡,对尹萧焯摇头,“没事,你继续说,我只是被惊住了而已!”

“嗯!”尹萧焯点点头,“这一次,冷彦真是心灰意冷到了极点,两次至爱的离去,要使他不相信克妻的说法都难了,他的性格本来就阴郁,遭到这两次打击后一蹶不振,疯狂工作,再也不与女人接触,就连冷宅都很少回去,因为那里对他来说有太多痛苦的回忆,在他眼里,太阴森了。”

阴森?这个词让唯一想起了冷宅空荡荡的房子,她最后一次从冷宅出来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寂寥的灯光,越明亮越空洞,除了总是悄无声息的仆人便没有人气,简直像一座大坟墓……

坟墓?呸呸呸!唯一赶紧骂自己,说什么傻话!

“唯一?唯一?”尹萧焯见她在出神,诧异地叫她的名字。

“嗯?”唯一抬起头,有些慌乱,“什么事?总裁?”

“你怕了吗?”尹萧焯见她脸色苍白,心神不宁。

唯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怕吗?好像会让尹萧焯误会自己嫌弃冷彦,说不怕,自己却是真的有点怕。

“唯一,你相信克妻的说法了?你真的害怕吗?可是,冷彦也就是因为这一点才用冷翊的名字和你结婚,希望对你不会有伤害,但最终他还是退缩了。”尹萧焯担心地问。

唯一很清楚,她怕的不是克妻这一说法,她根本不相信所谓的算命,她怕的是冷宅阴森的氛围。

“唯一,如果你害怕的话当我这些话都没说过,替冷彦保密好吗?我不希望媒体或其他任何人嘲笑他,炒作他。”尹萧焯准备失望而归。

唯一眼前闪过冷彦冰冷忧郁的眼神心里升起淡淡温柔的情愫,桌面上,阳光照到的面积越来越大。

她松了一口气,笑自己傻,这个世界上哪里来的鬼?真是自己吓自己!

“等等,总裁!”唯一霍的站起。“总裁,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我走了!”

“谢谢你,唯一,这段时间公司批你的假,把他照顾好!”尹萧焯大喜。

唯一笑了笑,“其实,应该是我谢谢你!总裁,还要谢你请我喝咖啡,你买单哦!”

“没问题!”尹萧焯朝她做了一个OK的手势。心中却在说,唯一,对不起,还是对你隐瞒了一些事,不过,这些事你不知道或许更好!

走出咖啡厅的唯一走在阳光下,心情无比轻松,她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现在就开始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老公,我来了【解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