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佳期误:倾城王妃 [目录] > 第1章: 冲突

《佳期误:倾城王妃》

第1章 冲突

淡月新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庭院深深,鸟叫虫鸣。水榭楼台,花木成荫。

丞相府后院,一名小厮匆匆赶到位于西南角的飘雪苑,却见园中冷冷清清半个人影也不见,便扬声喊了起来:“清风姐姐可在?”

楼上一扇窗应声而开,丫鬟清风露出上半身,见了那名小厮,不禁皱了皱眉:“你作甚吵吵嚷嚷?不知七小姐需要静养么?”

那小厮嘻嘻一笑:“姐姐别冲我发火呀,我也是奉命行事。大夫人请七小姐过去呢!”

清风不禁警觉起来:“大夫人?可曾道明何事?”见那小厮摇头,她心中更是担忧,只对那小厮道:“你先去吧,随后就来。”

那小厮又好心提醒道:“姐姐可得抓紧,大夫人面色可是不豫。”

清风冷冷一哼:“她几时面色豫过!”说罢便关了窗,再不理那小厮。刚转过身,却发现七小姐慕容飘落不知几时已站在她身后,忙道:“小姐。

飘落看着她,摇头道:“怎么这般口无遮拦,还嫌麻烦不够多么?”

清风撇撇嘴,道:“料他也不敢出去乱说!”

飘落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转身道:“走罢。”

一路来到后院中央的修身亭,却见一个天青色的身影背对着她们立在亭中。飘落脚步一顿,走上前去,轻轻唤了声:“四哥。”

四少爷慕容寒秋地身形猛地一顿,回身见了她,却不禁一愣。只一月不见,她明显地清减了许多,依旧是绝美的容颜,整张脸却显得只有巴掌大。寒秋心中泛起阵阵疼痛与怜惜,道:“怎么出来了,身子好些了么?”

飘落微微点了点头:“已经大好了,不劳四哥挂牵。”

眼见她淡漠的表情,寒秋又是一愣,只是很快回过了神,道:“那就好。这是要去哪里?”

飘落不及答话,清风抢道:“是大夫人找/小姐,不知道又想干什么!”

一听此话,寒秋立刻眼露担忧,终究却不能说什么,只道:“既如此快去吧,可要当心些!”后面几个字明显加强了语气,飘落却像没听到一样,只是淡淡施了一个礼,便又带了清风往前走去。

寒秋愣愣地看着她走远,刚回身,却见自己屋中的大丫鬟手灵语捧一件披风走了来。见他在这里,灵语盈盈一笑,道:“爷,天凉了,加件披风吧。”

他突然想到刚离去的飘落。已经渐渐入了秋,可瘦弱的她却依旧是一身单薄的紫衣。于是他转头对灵语道:“你快些赶上七小姐,将这披风给她送去。”

灵语有些无奈,还是依他说的往飘落离去的方向赶去。不一会儿她就回来了,手中的披风却纹丝未动。寒秋忍不住叹了口气,眼中的担忧却越来越浓。只是一个多月而已,她眉眼间的淡泊却越来越明显,仿佛整个世间的喜怒哀乐都与她没了关系。好像四娘一过世,她与这世间的唯一一丝联系也断了一般。这样一个她,要怎么在这人情淡漠的丞相府中生活下去?

飘落来到正厅,堂上坐着大夫人王氏,堂下坐着二夫人秦氏和三夫人李氏。大夫人王氏是丞相慕容观止的原配夫人,育有大公子寒月、二小姐紫星和五小姐微云一子二女,而寒月也是慕容家最出色的儿子,常年在外带兵打仗;二小姐紫星已外嫁数年;五小姐微云尚未婚配。二夫人秦氏育有三公子寒风和六公子寒烟两个儿子,寒风已随父在朝中做事数年,而寒烟年纪尚轻。三夫人李氏则只育有寒秋一子,已经与当朝的如初公主订下婚约,只消数月便是大喜之日。

眼见她们三人齐齐坐在屋中,飘落忽然有一瞬间的伤神,垂了眼帘,对几人行礼:“大娘,二娘,三娘。”

王氏冷哼道:“难得七小姐还记得我们是谁,我还以为你这么久没露面,已经不记得这府中的各人了!”

飘落心中难过,也不与她多说,只低声道:“落儿不敢。”

“不敢?连见你一面都要我派人去请,你还有什么不敢的?”王氏眼中透着憎恶,句句紧逼。

飘落无心争辩,俯首不语。清风却按捺不住,大声道:“自从我家夫人去世后,小姐她大病一场,近几日身子才好起来,府中人尽皆知!夫人若是不知,大可随便唤一名下人来问一下!”

王氏一听,当下摔了手边的青花瓷盏:“放肆!一个小小的丫鬟,也敢在我的面前大吼大叫,这是哪门子的规矩?来人哪,给我拖下去打二十个板子!”

屋外立刻进来了两名小厮,拖了清风就要往外面走。清风不服,不停地挣扎。

飘落终于抬起头,冷声道:“大娘,清风是我的人,不劳大娘帮我教训。”

王氏冷冷一笑:“你既然不会管教丫头,我会好好教你的!拖下去!”

“大娘,清风是爹赐给我的丫头。”飘落依旧淡淡的。

王氏一愣,心中的怒火更盛:“我今日偏要教训她,你待怎样?”

“落儿不敢怎样,只想大娘考虑清楚再做决定。”

“你!”王氏气得无言以对。一边的秦氏见势忙走上前来,冷笑道:“你娘一死,你倒愈发没了规矩,连大姐也敢顶撞!看来今日是要连你一起教训教训才行!”话音刚落,扬手便给了飘落一个耳光,“啪”地一声清脆地响在飘落脸上。

飘落一愣,却依旧纹丝不动,脸上也依旧波澜不惊。王氏又是生气,又是幸灾乐祸,道:“奴才不懂规矩,做主子的是该教训教训!你也别不服,这是你该得的。”

秦氏得意洋洋地帮腔道:“可不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她有看向后面,对那两个拖着清风的小厮道:“愣着作甚,还不快拖出去!”

两个小厮忙又动手,刚将清风拖至门口,却只见人影一闪,再抬头,慕容观止正站在门外,冷眼看着里面热闹的一幕。一屋子的人忙不迭地向他行礼。他扬扬手,眼睛只看着站在屋子中央的飘落。飘落却避开他的眼神,只看着地面。

慕容观止抬脚走进屋中,对王氏道:“怎么回事?”王氏敛眉道:“回老爷,清风这丫头太不懂规矩,妾身正要教训她。”

一边的下人给慕容观止送上一杯茶,他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茶盏,道:“教训清风?那落儿脸上的掌印是怎么回事?“

王氏不说话,眼睛看着秦氏。秦氏手心冒汗,却依旧昂首道:“回老爷,妾身以为,奴才不懂规矩,当主子的理应一起受罚。”

慕容观止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是么?我记得前些日子你屋中的一个奴才偷了一支步摇,被你毒打一顿赶了出去。那你这个做主子的要怎么罚?”

秦氏吓得脸色发白,“咚”的一声跪了下来:“老爷,妾身知错了……”

慕容观止冷冷一哼,不置可否,反而起身走到飘落身边,细细查看她的脸。她像极了她娘,两张脸几乎一模一样,美得让人窒息。而如今,那白皙的脸颊上清晰地印着五个手指印,是那样的刺眼。慕容观止只觉得心疼,见她始终不抬头,再回身看着一屋子的人,不禁心烦意乱:“清风!”

清风依旧被拖着,听到唤她,忙挣脱开来:“老爷。”

“陪小姐回去,好生服侍着。”

飘落低了头,从他面前走过,随清风走了出去,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过他一眼。

待飘落远去,一屋子的人都战战兢兢地等着他发话,他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抛下一句“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这样的事”便离开了。

秦氏吓得一身冷汗,勉强站起来,同王氏对看一眼,再没有力气多说一个字。

……本章完结,下一章“ 赐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