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佳期误:倾城王妃 [目录] > 第42章: 琴箫

《佳期误:倾城王妃》

第42章 琴箫

淡月新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晚之后,宁子宸几乎夜夜宿于秦渺渺处。见他如此待自己,秦渺渺也懒得再去找飘落的麻烦。只是她绝色的容颜却依旧是她心头的一根刺,教她无法释怀。

而宁子宸,已经将那幅画和那支紫玉钗收了起来。他是想断了自己的念想,所以对秦渺渺也极尽宠爱。但常常午夜梦回,梦里的人,却依然是她。或许,是心里还有一丝期望,期望以后还能再见到她吧?

那一夜,他梦中萦绕的依旧是她清丽的容颜,醒来后,看见身边熟睡的秦渺渺,他顿时睡意全无,索性披衣起身,来到了后花园中的临辰亭中。临辰亭位于园中的渌水湖上面,坐于亭中时,四面皆水,头顶繁星,自是别有一番风情。

亭中的石桌上摆着他的琴。他轻轻坐下来,手抚琴弦,一首熟稔的《蝶恋花》流水般从指缝中泻出,在静谧的夜空中,流向各个方向。

寂静的夜,让他的琴声传得很远,也传入了因手上的疼痛而无法入睡的飘落耳中。手烫伤也有好几日了,每日敷药,好的倒也快,只是偶尔依旧会泛起火烧般的疼痛。

这一夜便是如此。她起身走到窗边,刚推开窗子,那首《蝶恋花》便随着夜色流了进来。

“伫倚危楼风细细,

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

无言谁会凭澜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

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飘落静静倚在窗沿听着,手上的灼热似乎也减轻了不少。

宁子宸静静抚着琴。月凉如水,他的心随着飘荡的琴声,也不知飞到了那个角落里。

一曲终,但觉余音袅袅,不绝于耳。

飘落轻轻叹了口气,关上窗,回到床上却再也睡不着了。如此宁静的夜,如此凄然的曲,或许让心如止水的她,也无端端生气了一股愁绪吧。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晨竟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飘落起身穿戴完毕,推开窗,一股湿气和着泥土的清香扑面而来。画屏推门而入,见她立在窗边,便道:“王妃仔细受凉……”

飘落回转身来,道:“这场雨下来,便是真正的春天了吧。”

画屏点头称是:“想必阆苑的梨花也都开满了。”

阆苑?好熟悉的名字。飘落回想,忽然忆及第一次见宁子宸的时候,就是在阆苑外,而院内的几株梨花也确实让她映像深刻。

“阆苑可有人住?”飘落突然发问。

“这……”画屏略一迟疑,还是道,“本来总管是要让王妃住那个院子的,但不知为何又选了这个园子。那里并没有人住。”

飘落淡淡一笑:“是么?可惜了那几株梨花。”

“王妃喜爱梨花么?”画屏问。

飘落点了点头,忽然想起自己的名字——飘落。娘说,她出生的那个时节,恰好梨花翻飞,铺天盖地,所以得名飘落。爹曾经嫌太凄凉,娘却说应景就好,因此也就随了娘。而自此,她也是爱极了梨花,那不染尘埃的白色,清新淡雅却又不失高洁的品质,是她最爱的。

想起娘,忽又生出一股寂寞之感,面对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不禁有些伤春。飘落取过玉箫,立在窗边吹奏起来。吹的是秦少游的《浣溪沙》。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离府的时候,她只带了几样重要东西:玉箫,娘的画像,以及寒秋所赠的玉石。此刻吹起玉箫,忽然更觉得惆怅,箫声中也带了丝丝哀愁。

远远地,箫声穿过雨帘,传进了立于阆苑的宁子宸耳中。他本是信步走到此处,忽见满树的梨花,复又想起当日在此门前相见的情景,心中正感慨万千,忽听得缕缕箫声传了过来。起初他还疑心自己听错了,但渐渐的箫声越来越清晰,他听出吹的是《浣溪沙》,一首伤春的曲子。此情此景,再加上耳边的曲子,让他不觉随着箫声轻吟:“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一曲终,箫声戛然而止。他这才清醒过来,俊朗的眉目间写满疑惑:谁在吹箫?他不曾记得府中有人会吹箫。

出了阆苑,一路问来,所闻之人却都不知道是谁吹的。他只得作罢,又疑心自己做了一场梦。

……本章完结,下一章“ 生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