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倦寻芳 [目录] > 第1章:柳荫浓,芳草笑花轻(一)

《倦寻芳》

第1章柳荫浓,芳草笑花轻(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出世那一年,桃蕙正芬芳的时节,忽然便下起了鹅毛大雪,伴着雷声隆隆,引来万民惶惑。雪霁后,夜空出现一道彗星,长十丈有余,经太微星,扫过东井星,月余不散。

我父皇齐明帝萧銮召来太史令,询问是何征兆。

太史令出语惊人:“天生妖孽,亡国之兆!”

此时后宫传来消息,玉妃腹痛,怕是要早产了。

太史令痛哭流泣:“妖孽生矣!”

不久,后宫再传消息,玉妃产下一女。

明帝释然大笑:“若是皇子,恐怕会太过不肖,动摇我大齐根基。若是公主,早晚是臣僚妻室,于我大齐何碍?”

当即下旨,封甫出世的女儿为文墨公主,小字宝墨,冀盼小公主知书识礼,终生与书香墨香为伴。

------

不过,与书香墨香为伴,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自从八岁那年,教我读《女训》的那个先生被我打得鼻青脸肿挂冠而去,我父皇明帝就没指望过我能成为知书达理的大国公主;十岁时父皇驾崩,我大哥太子萧宝隽继位,改了年号为永兴,我更是逍遥自在,无人管束了。

我能认得几个字,记得几句诗,全仗了母亲玉妃和三皇兄惠王萧宝溶的亲自教导。

母亲怀念父亲,自请入上清寺修行后,我在惠王府居住的日子,比在皇宫居住的日子要长很多。

大齐皇室中,真正能舞文弄墨满身书香的,只有我三哥惠王萧宝溶,我也和三哥最亲。也许,我那样骄纵跋扈顽劣不堪的性子,也只性子平和宁谧如水的萧宝溶能受得了。

于是,等我长到十六岁时,惠王府的上下人等,乃至养着的白鹿灵猿、野雉仙鹤,见了我无不避退三舍,抱头而去;我住的书宜院,房前廊下,都铺了厚厚的红毯子,为的是怕我爬窗钻户时摔伤了;亲近的宫女内侍,随手都带有跌打伤药,以防我舞弓弄剑时误伤别人。

可能,也怕我误伤自己。那些弹弓刀剑,根本不长眼睛。

“阿墨啊阿墨!”萧宝溶总是卷着本书,倚在榻上看我整天算计着玩闹,清俊如玉的面庞一脸无奈:“你该收敛收敛啦!”

我自然不晓得什么是收敛。

我这温文俊秀的三哥哥待我极好。

尤记得母亲出宫后,太史令又向我大哥永兴帝萧宝隽进言,说我行为放纵,与当日妖孽之兆相符,建议将我也送入上清寺中修身养性。我恰在殿外听到,当即抓起弹弓,两颗石子把那太史令打得满脸是血满地找牙。待他离宫后,我又叫人把他抓起来暴打了一顿,终于惹怒了我那皇帝大哥,叫人将我捆了,要重重责罚我。

萧宝溶听说,来不及换衣裳就冲进宫里来,连抢带抱从内侍鞭下把我带走,才去向皇兄谢罪。后来带我回惠王府时,因为我被打了两鞭子,他几乎一路都将我抱在怀里,藏在他雪白的裘衣下。

他的面色,当时也和雪一样白,眼睛里水蒙蒙的,却不曾怪责我一句。我便知这世上,最疼我的便是我这三哥了,从此更懒得回皇宫居住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柳荫浓,芳草笑花轻(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