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倦寻芳 [目录] > 第17章:青山妩,少年不知愁(七)

《倦寻芳》

第17章青山妩,少年不知愁(七)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阿顼手底下吃过亏的诸侍卫到底没再为难他,若不是他救了我,他们这些负责护卫我的,一准儿给萧宝溶拉去为我殉葬。

这日精神略好些,我便披了件淡绿的衫子去瞧阿顼。走路还有些一瘸一瘸,但想到我差点和那个侍女一样,给一群鱼吃到肚子里,便也不觉得怎么疼痛了。

到底我还能快快活活地站在庭院中,看这春意醺然,韶华明媚;便有腿上多了几个牙印,照样还是万人钦羡的漂亮小公主。

阿顼给安排在东面一处向阳的房间中,那屋子是萧宝溶偶尔陪我上山时住的,但他似乎不太喜欢这里,极少在这里留宿,我感激阿顼救我一命,便让他住这里了。

柳絮漫漫,缭乱翻飞于花影间,扑沾到门前挂着的水晶珠帘上,又被轻风拂起,飘飘荡荡往阶下一排杜鹃花飞去。

侍女撩开水晶帘,我踏入房中时,迎面便见了大排的黄梨木大书架子,叠着满满的书,墨香四溢;其余卧具家什,丝幔绣帏,陈设也是无一不精。

预备给我这个大才子哥哥住的地方,自然典雅豪华,考究之极,不知那个笨笨的乡下少年住在这里,会不会觉得不自在?

正猜度时,眸光掠过窗前,已见一人长身玉立站于窗前,正挥毫而书。他的衣袂翩然,为清淡的湖蓝丝缎所制,下摆绣了一枝遒劲的白梅,分明是萧宝溶的衣衫。

“三哥!”我欢喜地唤了一声,急忙奔过去时,那人已回过头来,萦一抹墨蓝的黑眼睛中满是惊讶,栗色的长发在晨间的阳光下,一丝一丝,闪耀着淡金的光芒。

竟是阿顼!

“怎么是你啊?”我有些失望,转而又用手指弹了下自己的额,笑道:“对了,是我让你住进来的!你穿着我哥哥的衣裳呢!”

阿顼低头瞧了一瞧,坦然道:“我的衣裳脏了,看到柜子里衣物不少,就随手拿了一件穿了。你若不喜欢,呆会我换下便是。”

我忙摇头道:“不用换,旁人穿过的衣服,我三哥不会再穿的。”

阿顼的脸色微微一沉,鼻中还不屑地哼了一声,迅速又转过头去,继续蘸墨挥毫。

我猛地意识到这话实在有些伤人自尊心;他并不知我三哥萧宝溶贵为皇弟,生性高洁,别说旁人穿过的衣服他不会穿,便是我偶尔淘气穿过的他的衣裳,他也不会再穿。这个少年虽然又傻又骄傲,可在被我那般恶整一番后,依然肯拼了命将我救出,绝对算是个大好人了。

干笑两声,我凑过头看铺于桌上的宣纸,准备夸他几句先将他哄高兴了再说,但一眼瞥过去,已惊叫起来:“啊,是你画的?”

我虽不好诗画,但萧宝溶却是本朝最有名的才子,琴棋书画俱精,耳濡目染之下,对字画的好歹还是有点鉴别力的。

这宣纸上翰墨淋漓,尚未干透,却是数枝葳蕤生光的西府海棠,映于柳烟迷蒙前,花瓣舒展蓬勃,艳娆而尊贵,比起萧宝溶清逸洒脱的画风,更多了几分大气昂扬,明明极妩媚的花枝,泛起了武者纵横塞外草原般的豪情逸致。宣纸边缘,阿顼下笔如游龙,正专注写着两行字:“绿凝晓云苒苒,红酣晴雾冥冥……”

……本章完结,下一章“青山妩,少年不知愁(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