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倦寻芳 [目录] > 第39章:锦衾寒,夜阑更漏残(九)

《倦寻芳》

第39章锦衾寒,夜阑更漏残(九)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宝溶扫一眼看守在门外的影影绰绰宫人身形,阳光在他侧脸时投在他的面颊,那本来凄冷的瞳心,蓦地钻出刀锋一样的凌锐。

“隐藏自己,示人以弱。伺机而动,一击必中!”

他的声音很轻,很清晰,如极柔韧的银丝,销融在明亮的光线下,不让任何人察觉,却轻易地缠绕到我心口,一丝又一丝,带了细微的痛意,缓缓地沁入血肉。

“隐藏自己,示人以弱。伺机而动,一击必中!”

我无声地低低念着,与萧宝溶对视。他极快收敛了那种刀锋般的凌锐,依旧温和怜惜地望着我,只那墨绿纱袍上的金绣四爪飞蟒腾腾欲起,栩栩如生的每一片鳞甲都耀着刺目的金光,锋芒凌厉。

四爪为蟒,五爪为龙。

这两种代表最高权势的神兽向来与我的三哥无关。一卷书,一壶酒,一张琴,数名舞姬,便是他轻袍缓带的神仙日子。

“阿墨,我知你能做到。”萧宝溶将一缕挡到我眉眼前的乱发拂开,低沉说道:“你够聪慧,也够珑玲,最会察颜观色,只是素常在三哥身畔,你毋须掩盖自己的真性情罢了。以后……便多长一颗心眼,好歹忍耐一段时间,三哥一定还把你带回江南来!”

忍不住,我虚弱地问:“三哥,这也是……三哥的处世方法么?”

萧宝溶并不回避我的问题,低缓说道:“前者用于盛世自保,后者用于乱世制敌。若有人伤害我的阿墨……”

他又将我揽到怀中,怜爱地抚摩着我的长发,清晰地说道:“若有人伤害我的阿墨,我也不介意……双手染血,生灵涂炭!”

他的心跳很不规则,却很有力,连臂膀都变得异常地刚硬,让我不由便想起了阿顼铁腕般的怀抱。

和我有一月之约的阿顼,今生今世,还有机会再度相逢么?

我有种哭都哭不出来的惨痛,芒刺般扎着,缓慢地在心口抽dong。

原来他竟是对的,人与人之间,原没什么分别。天堂与地狱,高贵与卑微,根本就在一线之间,顷刻便能天翻地覆。

外面有人在小心翼翼地叩着门棂,低声地回禀:“惠王爷,皇上有旨,若惠王劝服了文墨公主,还请尽快回府。”

永兴帝竟然连我和惠王的告别都容不得!是在提防萧宝溶,怕他用什么法子带我逃出宫去,让他没法子用我换回他的宝贝儿子么?

我恨毒地瞪了传话的人一眼,转头看萧宝溶时,他那素常云淡风轻的眸中,同样闪着怨毒。

但他终究没说任何不满之辞,连话语也已恢复了和寻常一般地云淡风轻:“知道了,本王这便回府。”

……本章完结,下一章“锦衾寒,夜阑更漏残(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