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倦寻芳 [目录] > 第51章:凤帏深,谁道是销 魂(十一)

《倦寻芳》

第51章凤帏深,谁道是销 魂(十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松了口气,闭上眼,努力将自己蜷在软软的锦衾中,感受棉絮那虚浮薄弱的轻暖。

拓跋轲正在冷淡嘲笑:“南朝这些金枝玉叶,身子弱得一阵风都吹得倒,不知怎的居然有人喜欢,真是怪事……”

豫王怎样回答我并没有听见,我也不感兴趣。

我只是在半昏半睡中一遍遍提醒自己,支持住,等萧宝溶来救我。

然后,伺机而动,一击必中!

如果不能为自己雪耻报仇,所谓的隐藏自己,示人以弱,将是真正的无能和软弱。

我是萧宝墨,齐明帝最疼爱的公主宝墨,绝不无能,绝不软弱。

------

我之前的十五年岁月怕是果然太过顺畅幸福了,让我的身心还是无法接受骤然而来的变故和打击。自那日回到自己屋中后,我便一直发烧,昏昏沉沉地病卧于床。

拓跋轲虽说要用我和我的哥哥们来为靖元帝报仇,不过看来还不想我死。随行的北魏太医每日都来把脉,说我身虚体弱,受了惊吓,又染了风寒,开出来的药极苦。

虽然再不可能有人如萧宝溶那般,令人端着药拿了糖温柔哄我,我还是捏着鼻子忍着恶心每次将药汁喝得见底。

越是无人怜惜,我越当自己保重,方才对得住真正怜爱我的亲人,方才有机会反戈一击,尽雪前耻。

总算轻罗和连翘服侍还算尽心,见我总不出汗,几乎每时每刻都给我预备着滚烫的姜茶,每次半夜醒转,也见必有其中一人守在床头,衣不解带。

这一病,足足拖了半个月,才勉强算是恢复过来,揽镜自照时,脸庞已小了一圈,眼睛便更显得大了,顾眄之际,眉目如有烟笼,少了几分灵动活泼,却多几分缥缈的忧郁迷离……

那种雾气般挥之不去的忧郁迷离,我曾在母亲眸中看到过,曾觉得是那般的高贵而恍惚,令人猜不透,却又忍不住想要接近,努力用自己的双手为她拨云散雾。

我本疑心着我这辈子都不会有这等清雅绝尘的气韵,可原来,这种看似高华的美丽,不过是一场凌暴,一场劫难,一场大病的附属衍生物。

灾难的衍生物。

却不知,在母亲曾受万人尊崇的身份背后,她又经历过多少如我这般的劫难?

我盯着自己眼角唇边尚有稚气的面庞,还是让轻罗他们把我梳着女儿家干净纯稚的发式,拓跋轲不感兴趣的发式,只盼他将我蹂(河蟹)躏践踏一回,出了恶气,不再来打我的主意。

细算来,如果萧宝溶一路顺利,他的救兵,也该搬来了吧?

虽然当日和约约定北魏交还广陵,但拓跋轲借口接收江北十八城池需要时间,这半个月来并没有撤离广陵,依然日日在附近操练,似在等待着什么;而轻罗等人则听到些风声在议论,说魏帝继续在往广陵方向集结各部兵马。

……本章完结,下一章“履薄冰,敢辞朱颜瘦(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