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倦寻芳 [目录] > 第61章:履薄冰,敢辞朱颜瘦(十)

《倦寻芳》

第61章履薄冰,敢辞朱颜瘦(十)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连着急奔一两个时辰,这支队伍已是人马困顿,车速明显放缓了许多。原来在前面领着路的骑兵中,开始分出人来往后方查探营地夜战的胜败情况。

轻罗、连翘都松了口气,开始挂起笑容,寻找车上是否还有饮食。发现连口清水也没有,她们也不着急,笑道:“顶多再有半日路程便有一处大镇了,这里都是前线将士的家眷,又有皇上最宠的宝墨姑娘在,还怕地方官员不好酒好菜招待?”

不知为什么,她们口中那声调侃的“宝墨姑娘”,让我想起了妓(河蟹)院中对那些低贱女子的称呼,似乎也是叫做什么什么姑娘。

我抱紧肩,更觉得冷了。

明明已是初夏的时节,怎会还这般冷?想那惠王府我住的书宜院前,早该荼穈如雪,蔷薇如醉了。却不知今年那阶下的牡丹,会开出几种颜色来?

大约轻罗觉出了我神色有异,倚到我跟前来,正要说话时,车身忽然猛地一震,尚未明白出了什么事,凄厉的惨叫声在唿哨的利箭破空声中此起彼伏四处扬起,我们的车子轻晃了几下顿住。

“怎么回事?”连翘急问。

我的喉嗓口似在瞬间被什么堵住,僵硬着答不出一句话来,心里地却燃起了一团烈火。

轻罗紧紧握着我的手,打着寒噤道:“不会……不会是中了埋伏吧?”

长长的车马队伍一齐遇袭,除了路两侧都设了埋伏之外,的确没有其他的解释。若单从前方或后方袭击时,混战之中,齐兵可能会一时鞭长莫及来不及救我,让我陷入险境,或再次被劫持而去;四面伏击虽然可能付出更多的代价,却能保证车中的女眷大部分安然无恙。

除了萧宝溶,这世上应该没有第二个人如此细致为我打算。

我正心情激荡时,连翘克制不住,撩开了前面金丝编朱漆竹帘,正要探头张望时,后面一声急促的马嘶,不知什么东西猛地撞上了马车后部,将我撞得差点从坐垫上跌出去;连翘重心不稳,更是一个趔趄栽下,眼看快要摔下去,我和轻罗忙伸手去够,居然被我们抓住了脚,连抢带拽将她拉入车厢。

她勉强在地板上坐起身,脸色雪白,襟前和双手,却已满是鲜血,惊魂未定地喘息。

就在撩帘将她拉进来的那片刻,我已看清,我们前方的车驾前已空无一人;她之所以没摔下去,是因为那车夫正好一身鲜血滚落在辕木之下,挡住了她滑下的身躯。

后方近在咫尺处传来女子惊吓的哭泣,我小心翼翼揭开车后的小窗察看,却是紧衔着的那辆车,连马带车均中了箭,完全失控的马车冲撞上了我们的车,翻倒在地上。几名女子衣衫零落地狼狈自车中爬出,正抱在一起哭得瑟瑟发抖,偶尔还有几支飞箭从他们头顶锐啸着飞过。

……本章完结,下一章“落棋声,初见珍珑局(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