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倦寻芳 [目录] > 第73章:佳期误,风雨杳如年(一)

《倦寻芳》

第73章佳期误,风雨杳如年(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晚又陪着萧宝溶与那些志同道合的朝臣相见,筵席之间,除了议论当前战局,还将弹劾吴相枉顾国法,贪功受贿之事提上了日程。这些朝臣以文臣为主,以往零散也曾到惠王府赏过歌舞,吟过诗词,此时却已凝在萧宝溶周围论起国家大事,应已成为朝中不可低估的一派势力了。

我委实太困了,筵席一散,便匆匆回房休息,却睡得极不踏实。许多光怪陆离的梦境,连白天都不曾想过的,居然在我回到自己家中的第一晚接踵而来。

一忽儿,见父皇立于丹墀之上,面斥永兴帝耽于女色,不事朝政,却对三皇子萧宝溶的才华天纵赞不绝口……

一忽儿,胆战心惊地听那一步步稳稳踏在地面的靴声,一回头,便是拓跋轲将我瘦瘦小小的身体拎起,掷到床上。我哭着,居然发出婴儿般的啼哭,恨不得自己也越变越小,成了万事不解的婴儿……

一忽儿,明灭的火光有江面燃烧,火中扭动着无数的人影,姿势妖异而别扭,忽然一齐大吼一声,向我扑来……

一忽儿,母亲依旧风鬟雾鬓,倾城无双,一袭轻碧披风,独在花下凝坐,渐渐泪盈眼睫,低低而歌:“断香残香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

最后,居然又见到了阿顼,我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去想起的阿顼。

他依然那样倔强地红着脸站着,栗色的长随飞乱舞,水晶般的眸子上有一抹微微的蓝,飘来泊去,慢慢簇成烈烈如焚的火焰,烧得我心惊胆战,只想快快逃开。而身后,犹是他凄黯嘶哑的呼喊:“为什么骗我?为什么骗我……”

被从最后一个梦境中唤醒时,我还听得到自己悲伤的哽咽,那样惨淡地唤着:“阿顼……”

勉强坐起身,叫侍女取来茶水给我吃了,才觉略好一点,心底便有些好笑。

阿顼……

阿顼到底算是什么呢?

一个月的期限早已过去,也不知他有没有寻过我。

不过似乎也没什么重要的,这人这么霸道,甚至还不许其他男子与我拉手,不然不要我……

其实不过相处了两三日而已,哪里就有什么丢不开的深情厚意?他不要我,我还不希罕他呢!

可为什么一想起他来,干涩的眼眶总觉得有些潮湿,连心里也是满满的酸意,不断地弥漫上来,让我只想流眼泪?

在魏人魔掌中过了一个多月,倒让我变得多愁善感了,大约梦中忘了自己已经回到惠王府,回到我自己的家了吧?

我舒了口气,望着熟悉奢华的精致卧房,和小落、小惜他们几个轮着看护我睡眠的侍女,抱着软软的织花薄衾,又闭上眼睫,静待背脊上的汗水慢慢洇干。

……本章完结,下一章“佳期误,风雨杳如年(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