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章:序章 剑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章序章 剑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下纷争,南北逐鹿。

和风习习薄林。柔条布叶垂阴。鸣鸠拂羽相寻。仓庚喈喈弄音。该是方村落间平稳的夜,乱世飘摇,远离战火,会稽山上淡黄小花漫山遍野开得肆无忌惮。

入夜幽深的树林里,小小身影一个人抱着木剑坐在地上,忽地就听见山脚边马蹄声声打破了村子里原有的平静。十二岁的孩子猛然见得变了天光在林中不敢出去,略向外望便见得瞬息而起的火光。

果然如今这般时年,天下何曾有世外桃源可寻?

忽地想起家里不管不顾地跑回去,这才发现一路上俱是邻人尸首。

仓皇的溃逃军队几乎便是杀得入了魔,用方无辜百姓泄愤,他眼睁睁看着昔日曾经拉着自己带些嘲讽的妇人倒在街上,衣不遮体,竟让他掩了口去。

家在村尾的小院,树影微动,投下的影子斜长拉开像是方才尸首上的狰狞,他跑回去的时候,院子之外一众人马。为首那人不过也便是十八九岁的年纪,分明是俊逸薄唇眼光却是愤然。

孩子虽是还不懂得,却也明白这般年纪能控一方将士必也是不凡。

乱马践踏,院子里的草木零散成泥,还带了枯竭的血迹。

众人围着家里那方尺寸空地,爹搂着邻家的妹妹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周围之人就要落刀去的时候突然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一个孩子。一时错愕,两侧之人俱是愣住,那孩子死死抱着亲眷手臂,忽地转身望着那马上为首之人,眼里却都是平静,他看着他开口,“你杀光了这里所有人也胜不了!”

一只木剑护在胸前,甚为好笑的模样,发髻拢在头上,却是遮不住地清净白皙。

那人原是颇带玩味地看着自己,却突然听得这话,有些带了气冲出口去,“你懂什么!”这种时候,不都该看到眼泪的么。那些哀戚不止的声音……那些不懂得昏君当道的庸人……那年轻将领骑于马上突然起了兴趣。“我败?你怎么知道我败?”

“罔顾百姓荼毒生灵,此必为败军所为!”

有些稚嫩地傲气,护着自己需要保住的人。

真是个漂亮的孩子,这般分明是手间颤抖,到底是心里怕的,眼底却是丝毫不让,稚气的骄傲。全不似那般哭哭啼啼没用的无知村人。

四下疲劳赶路数日的将士烦躁起来,“杀了都杀了!这一路回去也难保自家性命,管他什么无辜百姓,是那昏君的百姓便都杀了!”

为首之人却并不答话,他微微策马上前,看见那孩子眉间一点朱砂色,虽是人小却掩不住的容颜丽色,颈上清净,全不似这村野间的孩子,“是你爹?你妹妹?”他手执马鞭扬手一指,那孩子猛然坐起些挡住身后两人,那么纤长秀丽的指尖握着柄木剑,让人忍俊不禁,于是一瞬间就转了心念。

本是很干净的眼目,那孩子维持着此般仰首与自己对峙的模样,眼睛里竟是看见了月华色泽。

像那树林中疲惫的小兽一般,眼底的光却是极致。

他不由想起了自己这般年岁时候,恐怕早便是日日练功演习兵法。

“向北撤离!”

大声命令,四下余人呸了一声收了刀去随之而出,马蹄轻扬,染血泥土肆虐而起,尘嚣之中孩子长长出了口气,刚要回身望望爹如何,却又听得那将领向着这方喊话。

真的是很秀丽的眉眼,却是男孩子的装束,摇摇隔着院墙,他在马上望他小小身影,“我rì后定会得胜!”

那孩子沉默无言,只是死死地护住爹。

咣当一件事物隔空掷了过来,孩子一惊不由向后一闪,却借着月光看清地上是柄长剑,“此物送与你!”

诧异之下默然抬首,却只见四野死寂,那队人马早无踪影。

……本章完结,下一章“ 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