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0章: 遇(三)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0章 遇(三)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少年临溪而照,身后马上那人张扬不可一世却又带了很深的眼色,溪水惊散,莲花清净缓缓起身。

碧荷生幽泉,朝日艳且鲜。很清丽不媚俗,却又能惑人心意,一点朱砂封住的是什么?

陈茜等着看这孩子还能说些什么惊人的话来,他却只是望着自己问,“你许我何?”还是个聪明人,不惊不惧,带些年少的骄傲,却又美得惊心动魄。

映着天光看见他肩上染上青草色泽,微微带了泥泞,陈茜立时动了心念,他想要什么?“许你一世荣华。”

他竟也真的颔首,“好。”

陈茜哈哈笑起来,乱世四方称霸,谁不求一个安稳,果然。那便来换吧。

他于那马上微微眯了眼去,日光升起,“赏你一个名字,不论你曾经叫什么,以后跟着我都叫这个名字。”

少年目光一闪,分明知道他是故意地刁难,连个名字也不问,跟了他去,以后什么都是他的,名字也无所谓,陈茜说叫什么,你便要叫什么。

他侧过脸去,等着他想个名字出来,“莲绯子碧,高华不染。叫子高?”陈茜挑了声音,见他忍耐的眼神静静等着,探问的口气也给了他一个说不的机会,那莲花一般皙润的颈子微微一动,他似是要说什么,终于还是没有说,只是颔首应下。

不说谢么?骄傲的孩子。

陈茜沉吟一刻问他,“姓什么?”好似是突地想起来他也该有姓氏一般随意。

“韩。”

“好,韩子高。”这便定了他此生的荆棘,韩子高站在他马前,听着这名字却也当真比自己乡野间上不得台面的蛮字要雅得多,那便随意罢了。

“韩子高,牵马。”陈茜掸掸袖口露水,这林子里更深露重,清晨雾气甚浓,只这一时半刻便湿了衣襟,恍若有些不满,他并不抬眼,把玩着那缰绳下了命令。

余光里,布衣少年却是不动,他突然回过身去望那溪水,陈茜大了声音,“韩子高?命你牵马!”

他却只是顺着那溪水走,陈茜循着他目光望过去,却是在看那柄剑,刚要再开口去,他却突然一步埋入了水中,再度惊起涟漪阵阵,“韩子高!”

激荡起的冰凉水汽清清凉凉拂过陈茜面上,蓦然清明,韩子高一步一步踏进溪水之中去寻剑,他收了自己,这剑本是已经再无必要,可是却又舍不得。

算作是自己这么多年来的一份倚靠,他还是想着带它一同走,溪水冰凉湿了衣襟,不管不顾地过去拔起剑来。少年倚剑而立,清净秀妍的莲花之色,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莲华一色,宛在水中央。

陈茜目光凝聚,忽地打马上前,马蹄入水嘶鸣于野,韩子高寻了剑,就要伸手去牵马,陈茜见他如此却突然俯身下去握住他手间,使力扬臂一把将韩子高带于马上。他正是坐于身前,陈茜微微笑起,见他衣裳濡湿,面有惊讶,却是一瞬,很快扬起首来回身望他。

万水千山之后波澜顿止,溪面依旧平静。

陈茜凑上前去看着他的眼睛,已是极亲昵的姿态,不管不顾地微微嗅起,这么布衣低微的少年,身上竟似有莲花之气,“多大年岁?”

“十六。”

“真好……十六,我十六的时候已是杀伤无数……”这少年却依旧以水净手,骄傲的眼光。

他的手至他颈侧,“真美的人。”满意地看得少年皱眉,却也不避,“这一走,你可知道……我说什么,你便要做什么,我不喜欢无端地给予恩惠……听话么?”

“许我安稳,许我荣华,为何不同你走?”答得理所应当,却是眉心隐痛,没有办法,他再一次想起离开家的那一日,满山遍野无名的淡黄花朵。

总是这般,走了就回不去,他今晨同他走了,怕是真的再见不得爹。朱砂一点,可若不付出去换取,如今这样的世事没有人肯平白无故许你何物,韩子高起码还有可付出的资本,他便该庆幸。

……本章完结,下一章“ 遇(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