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00章: 军旗(三)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00章 军旗(三)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沈妙容最清楚,当维持了多年的平静表象一朝被韩子高的出现而打破,陈茜这样的人,定是不可能再容忍什么,“陈茜没有心。”

韩子高却是突然大力地甩开她的手去,“人活在世,喜怒尚全,怎会无心?”

“你什么都不知道对不对?想来……他做了那般的事情,也定不会随意说起的。”眼前憔悴的女子干涸了眼眶,渐渐用帕子拭去了泪痕坐得端丽些,见他的样子也知道陈茜不可能说起旧日,却不想韩子高开口就先让自己一惊,“他无端端地抢了竹,又逼得非要同你成婚,你们三人的恩怨从此深种?”

“是。他竟然真的同你说了……”沈妙容不由重新审视眼前的少年,比起自己来小上些许年岁,眉心朱砂不掩英气,却偏偏是一副模糊了性别的妍丽模样,这般的丽色,相比起来,沈妙容早已过至如今地步,生生死死走过来什么都不求,若还是自己当年阁中女儿的心思,韩子高这样的人也定是要艳羡向往的。

很美,却又不是柔软可以控制的媚。

韩子高的美带了分明的危险性。

沈妙容笑起,“你很美,他原就是喜欢美人。”

韩子高没有答话,他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听人议论自己的面貌,这又不是他可以挑选的,沈妙容叹口气,又看那壁上的白衣,“何况……你又和他这般相似,不过说起来……仍是你……”她想说他远比竹明艳得多,又觉得他到底是男儿身,这般说了恐怕是不合适,左右思量,不知道怎么形容他和竹的分别,“你比他要难以控制得多,看也看出了。”

画里的人一只竹笛在手,素白的衣裳,柔顺淡然的眉眼,简直便是个空荡荡的影子,韩子高身上的浓烈颜色不可能让人忽视他的存在,也不可能轻易地屈从。

沈妙容见得他绯莲红的缎子上被方才打翻茶具时泼上了些茶渍,不由握着帕子伸手过来便想着替他擦得干些,韩子高一把握在她腕子上,眼目定定望着,丝毫不见躲避,“夫人……”伸了手接过那帕子,“子高以为县侯不似夫人所想。”

她立时有些被人揭了伤疤一样的收回手去,“你觉得他如何?他当年肆意而为害惨了我们所有人!早就是过去的事情了,我本不愿再提,我本是不想……”突然收了声音,想起了什么,又看向韩子高,“他把你关起来?”

韩子高近日行动如常不见什么阻碍,所谓的关起来又是什么意思?“不曾……我已编入军中……”

沈妙容愣住,喃喃自语便是给自己听的话,“他从来不肯这么对竹……他把他关在内室不见天光,不许他同旁人说话,那几日又一直折磨他……甚至来不及给他一个名字。韩子高……你!你凭什么!”

那绯莲色的人不由觉得她已经有些偏执的无理取闹,竹的死显然给了沈妙容过大的打击,这已经演变成了畸形的一种感情,她问自己凭什么?

“陈茜是……顾念他的,陈茜一定是顾念他的……”不断地说着,“既然他不看着你,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我是自己选择进来的,自然不会走,夫人,我无论哪一点都不可能是竹,不要再想了。”韩子高干脆地起身告辞,将她的帕子放回至桌上,沈妙容见他欲走急忙喊住,“等等!”

韩子高并不转身,站在原地。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绯莲前事(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