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05章: 绯莲前事(五)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05章 绯莲前事(五)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陈霸先探手执过酒杯,微微品了一口又仔细地打量陈茜,“叔父以前有没有和你说过……叔父最讨厌身边的人有事瞒着,藏着,看这样子,你是很紧张他了……”

“侄儿房里的人去军中胡闹,确实应该罚侄儿才算得当。”

“罚你?”陈霸先举起一柄染了尘埃的长剑来对着日光细细看,“这可是……起码有十数年前的东西了,许是……你爹娘还在的时候?”

“叔父教养之恩陈茜永世难忘!”

“既然明白还敢忤逆我的意思!叔父说要现在见他!立刻去给我带来!”

陈茜半晌无言,直起了身不动,望着陈霸先手里酒杯格外坚定,一字一句丝毫不见犹豫,“叔父,侄儿领罪。”说完了单膝跪地再不抬头。

“好!既是你说的领罪!我记得,以前你部下有人酒醉闹事,不慎射断了旗上的缨络,你便叫人断了他举弓的手臂,那如今……既然你说要领罪,叔父便不偏不袒同样也断你右臂如何!”

陈茜竟也真的是送出右臂于叔父面前,不出一言,陈霸先震怒之下一掌拍在石案之上,短剑入手向着自己侄儿而去。

剑刃离体分毫,戾气却已破衣见血。

陈茜动也不动偏了头再不看一眼。一道伤口已出,那短剑却迟迟未曾落下,陈霸先同样沉默良久,终究是哈哈大笑,“好孩子,起来吧。”

陈茜不动,他躬亲来扶,“这气度担当便是能成大事之人!叔父也不是故意拿这事来刁难你,只是你莫名地放着人去李副将那里胡闹,他自然心里有微词,说得难听些,叔父也正是气头上,你既然说了那红衣人只是图个模样收的,叔父也便不多过问了。”

这一剑不过是小伤,出了些血给他个教训。

陈茜被他按在对首坐下,不住地望着叔父立时散了怒气的眼色,“叔父不用忧心,当年之事不会重演。”

“这么说来你已经想到办法了?”陈霸先甚是安稳地慢慢饮酒,手里摆弄那些陈年利器,“这一次绝不可声张出去,侯景没死,这消息足够毁了所有……”

“侄儿自然明白。”

“好,一年,也只能等一年,不然再拖下去侯景这条死狗又能想办法生根壮大,到时候谁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有一日再踩在你身上杀回建康来!”陈霸先故意说了他的伤疤,陈茜眼光翻涌,还是隐忍而下。

“昨日侄儿密会羊鹍,他虽是一手造就了侯景当日假死的弥天大谎,但是他旧年和侯景有诸多恩怨,妹妹又被他强行夺取为妾,侄儿查明,若不是他老家百口被侯景握在手里不放,羊鹍当年绝不会放侯景过江。”

“他若真心归附于我方自然再好不过,而且恐怕只有他才能顺利地寻得到今天的侯景……丧家之犬!留着这条命也是苟延残喘!”

刀剑寒光晃人,酒液倾泻,陈霸先谈至如此旧日征战不禁豪气顿现,扬手将那酒液祭剑,“陈茜,叔父知道你与他不共戴天才给了你这个机会,若你能将侯景尸首送回,你在万民心中威望自然再无人可比,叔父的儿子不成器……日后一切还是需要交与你手……所以万不要出了什么岔子!否则这一次,死得恐怕是江南江北数国人命,你该知道光是说出侯景这两个字就足以打破费心经营起来的平稳,何况是他竟然真的还活着……此次若是顺利,我陈氏自立指日可待!”

秋风穿林枯落一地碎黄,相国府里也有一片荷塘,却不是秋莲,有些迟了时候,陈茜眼睛盯着那莲的根茎不动,半晌颔首誓言力保此事万无一失。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绯莲前事(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