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1章: 遇(四)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1章 遇(四)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陈茜想起旧年里的小村,“记得你还有爹在世,是否还有个妹妹?”

“是,爹尚在,郁书本是自幼起一同长大的邻人孩子……都是你当日所为……”他也不避讳,“如今只剩她一人了。”

陈茜若有所思,韩子高望着他深得不见底的眼色又开了口,“我同你走便是。”带了些紧张,陈茜不禁又是笑起来,“为何这样?我不是要害他们,既然你这么听话,那便先给你些离家的奖励如何?”

韩子高一愣,总是不知道这人想做些什么,听得询问自己,“家人先下居于何处?”

他如实道来,陈茜回身吩咐,“寻处安静大院,安排他们迁入。”

“是。”

韩子高听了微微安心,却又担心爹的病情,“我爹病得厉害……我想请大夫去看看。”这时候说起话来便还是十六年华,忧心之色顿显。

陈茜将手覆过他腰畔,勒马转身,“那便看你今日表现,若是听话,我将你爹接至县侯府诊治又有何难?”

韩子高默然无声,马蹄扬起陈茜策马而去,少年还未曾有过如此经历,战马涉水嘶鸣,扬起上首来他不由下意识地向后有些躲闪,陈茜牢牢地锢禁他腰侧,身后一众纷纷上马随之而去,嘈杂之中却好似听见那人开了口。

极温柔安定的口气,在他耳畔,“别怕。”

他有些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再想确认却是已经全然听不清楚。

一路纵马赶回县侯府去,门前下人过来引马而去,陈茜却是手覆他腰际不放,门外守卫有些奇怪,抬眼看那少年年纪不大,却是眉眼惊人研丽,细细去看却也是男儿,不敢过多好奇,全做没有看见。

韩子高有些抗拒,向旁闪避,等着他的吩咐,陈茜却是侧目见他并不看自己,好似也不愿这样任自己揽着,一时就起了不耐,扬手把他抱起来,十几岁的男孩子手臂修长却也反抗不得,何况韩子高一惊之后也不做声,只是望望他眼色叹了气,“我自己走。”

“不行。”陈茜大他些许,这一比之下到底他还是少年身量,手里抱着那剑忽地想起来自己衣裳浸湿,“别脏了你的外袍,放我下去吧。”

陈茜并不理会,手指捻捻他的衣角,向着府里走,“一把剑罢了,有什么大不了,日后我命人一日送你一把可好?”

怀里的孩子固执顿起,“不。”

陈茜立时脚步一停,凑上他脸颊之侧去微微带了威胁的口气,“可是不听话?”

韩子高无言,却是死死搂紧那剑,陈茜继续向府内去,“你想留着便留着吧。”下人过来侍候,望望韩子高,“县侯,往东边院去?”

一向如此,抱这孩子进来谁不分明,收到那边院里去便是了,看这衣裳样式,这一次却是个男孩子。

陈茜手间都是他衣上湿湿的凉意,略一沉吟,也不放手,“不用,回我阁里去。”那侍女一愣也不敢多说话,这县侯性子可是不好,万别惹了,立时恭谨地尾随而去。

入了陈茜的寝阁这才觉得果然是权贵之府,陈霸先如今位居相国,驱逐侯景一战实有大功,最最倚重的亲侄陈茜亦是位极人臣,都知道如今这梁帝也是他们一手扶植继位,当今这一方安稳之地再无人敢对陈氏说个不字。

屋内墙上刀剑俱全,甚至有些还有陈年血迹,韩子高只望了一眼就收了目光,看着室内装饰气度自然不凡,虽不见诸多金玉,那红木色泽一望也知不凡,陈茜向着那玄色的锦榻过去,身后的侍女有些担心,“县侯,他……可是湿了衣裳?先与下人们换过衣裳再来拜见吧。”

“去取绯莲红的绸衣来,无需多言!

“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 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