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10章: 绯莲前事(十)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10章 绯莲前事(十)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红得太过奇异……”韩子高慢慢从他手中拈花而过,冷白殷红,湖水潺潺带起水雾,泥沙之下还有经年白骨成丘,朱砂一动,细细嗅来。

陈茜辨不清究竟是谁身上的味道,红莲,还是他,清得能够伤人。

“不是一般的花种,据传当日又巫蛊之术传入,侯景本就是草莽出身,到了最后手握一方天下唯恐不得长久,什么法子都信了,哼。”明显陈茜极是不屑,“当真荒谬至极,恐怕是他从来哪里用刀架着抓回来的大师骗子吧,给了些莲子说是仙药,谁知到他种在了这里被地下特殊地形侵扰生了异状,莲子扎根于红沙之中竟开出了血一般的红莲,那些外邦人立即顺水推舟说这颜色乃是通灵之色,采莲制出给绯莲红来给人穿上了……”

果然……此处终年如春,不过隔了矮墙山石维护出来却竟然和外界全然相隔,浅湖埋骨,红沙如血,连这手上的红莲都好似要融入了自己的衣裳去,巫蛊之术?韩子高慢慢地握紧自己袖口,“会如何?穿上了,会怎么样?”

幽幽鸟鸣,全是入了邪魅的氛围。

少年风情,莲动若何,稍稍紧了的眼色,等着看陈茜揭晓谜底,他让自己穿着这衣裳……他到底想如何。

陈茜哈哈大笑起来,“自不会怎样,我说了这是当年侯景自立之后杀戮太大,唯恐百年后遭受业报才不得不四处寻求消解之法,听着还不觉可笑?不过都是群他逼出来的骗子罢了!”韩子高也恍然回过神来,松了手间,“你……”

想说什么?陈茜不由凑近些,细细看他的眼睛,“吓着你了?怕我用你炼蛊?还是要饮你的血,吃你的肉?我可不是侯景!”

过去将他脸侧的碎发拂开,难得这野豹愣愣听着当了真,被他一说垂下眼睫,连这弧度都精致得美好,不由俯下身过去,两个人的气息缠在一起。

不高兴了么,莲华一色,刚要退又被陈茜拉回来,也便松了唇齿。

被拥着不放,韩子高只觉得他在看自己笑话,咬了唇去不曾细想他话里的意思,“不是,我以为……”又觉得确实方才自己想得多了,甩手将那莲华掷入水中,“无事。”

陈茜拔剑放开他退后两步,“侯景后来逃出建康这地便已经荒废,而后我寻了这地方继续养了这些莲花,池子里的白骨恐怕是他当年做的孽,来的时候便已经堆了很久……”剑光一动,“子高,这可是个练武的好地方……尤其是白日里,没有人来……”陈茜一笑说着直逼他而去。

韩子高不由拔剑相挡,“既然相国已经不再怪罪,为何不许我再去武场?”

剑影来往,陈茜低了声音,“因为……”一剑向他面上,“我舍不得。”

果然,刚刚拔剑的时候韩子高心思还停留在自己刚才说的事情上,听了自己这么说立时眼底腾起傲然的光芒,他极不喜欢他这样的心思,当他只是有个好皮相的孩子么,韩子高果然专心于盯住陈茜进退之间不再乱想方才之事。

这下才是真的开始想要证明自己,陈茜心里暗笑。

一直到日头偏西,侯安都才看见陈茜又拉着他从莲池出来。

他好像总喜欢这样拉着他不放,韩子高几次想要抽手都被他按下,“你顾忌什么。”也对,进这府里的时候所有人就都是明白的,避不避的就纯是自己别扭了么。

罢了,韩子高干脆也不闹这个性子,放开了跟着他走,墨玉广袖之下缠着他的指尖。

其实陈茜也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就不愿意放手,永不被驯服的豹,放开了谁知到他又要惹出了什么事情。

余光看见他额角带了汗意,今日是累到了,但是也看出了底子着实不错,陈茜边想着边顺势拉过他擦去了韩子高面上的汗,还有些浅湖边上带出来的温热水汽,“那里便是有些热……”

韩子高应了一句,自然不过地谁也没觉得奇怪,侯安都正好迎过来,一见了两人这样愣得不知如何是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 石榴(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