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16章: 醉酒(一)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16章 醉酒(一)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曲江人。早便出来了,你若是不提我倒都忘了。”他比韩子高大上不少却也不至这时候就感叹起年岁,韩子高不由带笑,“听着这话到真似过了一辈子了。”

侯安都有些黯然,“是……我倒都忘了,其实也没个几年,那时候侯景当权,太可怖了……人人过得刀口下的日子,便觉得一日更比一日漫长,一年竟能觉得过了十载……细细算来……”确实未曾过去多久,总还不至真的回不去的境地,抬眼望韩子高,慢慢地染上了些红莲色,幽暗僻静的马厩对面,竟同今日恍然见得那莲池里的红莲一般,不似人间殊色。“你慢些,这酒不似寻常,喝得猛了受不住。”

韩子高应了一声却不停手,只辣得出了眼泪却只觉得周身松快得多了,难怪素喜借酒解忧,侯安都不由过来夺他手里的碗,“年纪尚轻愁个什么!白日里飞扬而起的架势看着都让人羡慕,这时候到底还是个孩子……”韩子高不松手,空荡荡的石榴外皮吃得光了便随手扔出去,把酒谈天说得尽兴,故意回避了那些不愿提及的话,两个人都忘了形。

直到夜更深了,遥遥听见了报时的声音却只觉得眼前晕眩一时再辨不清楚,韩子高但觉心里一团火气直烧上了头顶,手脚却似轻浮得多,迷糊之间瘫倒在那垛草上不管不顾,只听见侯安都兀自说起些什么,摆摆手,“侯大哥你喝得多了,说了什么胡话?”

侯安都推他一把,“你懂什么,我好歹也算喝了这么多年,比起你来,咱们是谁喝得醉了……”却也是第一次这般尽兴,不由也觉得是脸上发烫顾不得许多,仰首靠在那木栅栏上笑,月光之下韩子高身上的绯莲红格外鬼魅,缎面的质感顺滑精致。

“我突然想起来……”过去一把拉过他的袖口来不管不顾地看,反正这般喝了半夜,头脑都有些晕乎乎地不清楚,侯安都拉过来凑到眼前看了半天,“我确实见过这颜色……”

“什么……”韩子高未曾听得清楚,只抽回手揉揉料子,“今日陈茜说……”打个酒嗝更忘了什么身份就随意地直呼其名,“他说那浅湖是侯景留下来的……什么颜色……”

侯安都听了他提起侯景才好似恍然大悟,哈哈大笑指着他那一身的绯莲颜色笑得止不住,“我说我怎么忘了!你一提这魔头我突然记起来……那年是什么时候?怕是他就要失势之前……我好似是见过的,有个人,他身边有个人也和你一般穿这颜色。”

秋风夜凉忽地吹得人惊起,韩子高将颈侧的发丝拂开努力去听清他的话,到底是喝得多了,头脑渐渐混沌开,只觉得侯安都一直在说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但是怎么细细去听……又全然没了自己的影子。

“侯景男风之好更不输人啊……不过这掌权的人谁不有点癖好……说是……他先抢了羊家的女儿,后来又不知道是哪里得了个宝……是个男子,市井坊间记得有一次侯景带着那人游幸……一身红衣,却又不似正红……总之是个奇怪的颜色,便有传言是侯景杀人用血所染……今日怕是没什么人还记得了,死的死,逃的逃,建康城里最初那些人怕是不剩几户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醉酒(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