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17章: 醉酒(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17章 醉酒(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韩子高更是笑起抓起把废草扔过去,“血……哪能做得了染料,都是些吓得慌了神的传言吧……”

“可那侯景已然是什么都信,据说他就是最后四处去求什么巫蛊的法子……”

“啊……我听过。”陈茜倒是也说起了,恐怕说的就是这莲池吧。

“后来他失势溃逃,建康攻破,我随军入台城,真的见了那人一闪而过的红衣……后来不知如何……只见那衣裳被人扔在宫墙之中……人不知去了哪里,说也是个美人呢!”侯安都重又看他,两人都带了酒气,见他过来望,韩子高也就干脆坦然翻倒在地上,“若是这么说……这颜色就该不是我一人穿过……”

*****辣地感觉直从胃间烧到心里去,喉间能冒出火来,这酒后劲果然厉害,韩子高来不及想就觉得天旋地转更是懒得睁开眼,想着问问什么时辰了,却看见侯安都兀自看着他衣裳念着,“那人可是侯景的禁娈……那几年都这么说的……你可是穿了个不吉利的颜色,哈哈哈哈!”说着又看见他腰间的佩剑,完全不一样,这孩子怎么可能是个禁娈,自己也觉得可笑,他当时扬手射落军旗的时候可不是一般地心气。

翻滚在那零乱的草垛上,两个人都有些迷糊地呓语起来。

子时已过,寝阁灯火依旧,案上琉璃灯盏映出正中水晶盘上的红艳石榴,果真是鲜美异常,更换过了的墨玉软袍覆在桌案上轻轻敲击,若有所思。

离兮守在外边见得灯火不熄有些奇怪,这么晚了仍不安歇么,“县侯?”

木门开阖,陈茜径自出来仍旧是身着就寝时候的软袍,入了夜的秋风可见凉意,何况见他迈步向前如此衣着出去可是不雅,离兮急着取来长披风,“这么晚了……”

陈茜随意地系上摆手,“无事了,你先下去吧。”

离兮也就只得退下,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晚了又没什么特殊的事情,县侯怎么会穿着软袍就往前边去。

回廊已经熄了一半灯火,剩下三两盏映路,幽暗明灭间全府死寂,陈茜一路顺着回廊走一路心里怒意更甚。

若不给他些教训,便开始忘了自己的身份!

开始觉得方才自己不该那么轻巧地答应了让他出去寻人,被他认真剥石榴的样子弄得有些软了心性,平日总记得他锋利的模样,偶然撞破了韩子高温顺的样子反而有些不习惯了,想也没想便让他出去了。

陈茜越往府前走越懊悔。

直到走得府前空院,车马零乱的地方这时候都见歇了火烛,这才彻底开始觉得忍不得了。站在那一日韩子高固执驯马的地方,秋莲池前,陈茜扬了声音怒吼而出,“韩子高!”

这声音惊得四下的院落内都有了动静,听见了是县侯的声音下人们惊得想出来又不敢,他唤韩子高……这是出了什么事。

还是装傻来得稳妥些,于是死忍着没一个人敢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醉酒(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