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19章: 醉酒(四)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19章 醉酒(四)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迷茫中觉得自己身子一轻被人抱起来,根本没精力再想怎么回事,出了马厩府前小院开阔无遮无拦,秋风一吹刚喝了酒的韩子高立时觉出了寒意,下意识地揪着处软乎乎地衣料就蹭上去,陈茜脚下一滞,这怀里素日里张牙舞爪的野豹,如今竟是安安静静地闷在自己胸前睡过去,时不时地往里缩缩。

陈茜不由叹了口气,覆手在他手间试试,热腾腾地喝了酒后的样子,这若是让风吹了可别落下什么肌理中风的毛病,动动手臂带起身后披风展于胸前,直接将人护住,韩子高混沌间明显觉得没了风,安心地松了眉间。

酒气愈发地从他唇齿间透出来,分明是不会喝!

大步而回,寝阁外面离兮不放心,一直在暗处待着,突地见了县侯回来了,刚要上前又见得披风里护着个人,这么晚了……缝隙间偶然露出的一角衣料,陈茜抱着他入门去的一瞬间借着那琉璃盏的光分明看得清楚,绯莲红。

哑然失笑,离兮放了心,难怪县侯第一次坐立不安地过了大半夜。

把人放在榻上,全是醉得不省人事,绯莲的衣裳上沾染上了喂马的草料,陈茜皱眉捏着他的下巴让他抬首,“起来。”

醉了的人好似格外地听话,像只迷茫不知如何是好的猫儿,犹豫地听见了又不甚明白,韩子高撑着起来,连眼都没睁,陈茜不由无奈,只能是拉着他靠着自己脱了脏了的衣裳,赤色的缎子顺着那顺滑如玉地肩骨而下,立时呼吸有些一紧。

“子高?”轻轻唤他,解他腰间的剑,明显觉得他似有些警醒的本能,陈茜环着他压住了欲过来阻拦的手臂,“子高……没事。”

听了话就松了气力,便任动手的人把佩剑解下,陈茜低笑果然是喝了酒不一样。解开他的发,“子高?”没什么反应,微微嗯了一声就好似是觉得热了,喝得多了烧得脸面格外殷红,竟似和这一直穿着的绯莲缎子一般的颜色,换了身舒服的软衣,韩子高倒回榻上就去寻那锦被上窝着,陈茜拉他,“这么趴着一会儿压得腹腔难受,过来……”他也就真的听话地转过来,胸口的衣裳觉得闷了自己胡乱地拉开,陈茜只觉得再忍不住。

到底是谁放任他出去醉得不省人事,俯身过去封住他气息的时候陈茜却有些庆幸,倒也真该感谢他的侯大哥,谁知道韩子高喝了酒……竟是转了性子一般。

堵在唇见的声响,也不知道他是想说什么,渐渐吻得乱了分寸,人也开始贴在一处,分明醉人的酒香扰了心念,手指顺着他脊背上温热的皮肤勾勒出迷茫的眼色,韩子高有些困扰的模样,又觉得确实身上发热,竟是干脆地自己扯落了一般地衣裳去。

陈茜见得不由低笑出声,“到了明日清醒过来……怕是要一剑砍了自己才好。”

见他额角贴着发丝,一口气吹在面上散了阻碍,韩子高觉得面上痒痒地清亮之感不由向陈茜地方向贴过去,手间毫无气力,伸出去触到了谁的臂也顾不上,拉过来要枕着,陈茜气苦,抽手拍拍他,“醒醒,再这样下去……明日你又别想早起来了。”分明是已经忍不住,直把人往里怀里带,觉得韩子高毫无阻止的意思更觉有趣,“这时候竟这般听话。”落了两人衣裳。

……本章完结,下一章“ 醉酒(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