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27章: 搅局(一)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27章 搅局(一)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秋意正浓,百花过了季。

再入城北海棠花树下的大宅时候,门前有人起了个匾,分明不会是郁书和韩叔做的,侯安都抬眼看看,韩府两个大字。

他还不过是个小小的侍卫,谁去弄了这些来,看样子也定是打定了主意便要一直住下去了。

依旧是冷寂空旷,侯安都等了许久才见郁书出来开门,淡黄色的长裙,见了是他眼里些微光亮,左右看看,却又失望。

“子高近日不得闲,他也谋了差事在身,县侯命其为近身侍卫,托我来探探。”一路向内侯安都一路说着,话音刚落里屋有人咳起,慢慢地大了声音,“不回来才好!万别教人知道看见他入了这门院,我也就当没这么个儿子!”

郁书不由苦笑,先跑过去扶着韩叔从后屋出来,侯安都望望起色大喜,“看着便好得多了,韩叔如今总算养好了身体,回去了告诉子高他也能安心。”

“多谢大人来探。”韩叔吩咐郁书去倒茶来,侯安都左右摆手说着不用,“这孩子自幼起就是个惹事的主儿,大人也不用遮掩,他若不是想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法子,怎么就走得匆忙再不敢回来见我!”

果然,韩子高也是知道他爹的脾气,这时候回来说也说不清,侯安都陪着坐下,“韩叔也不用总是担心他做些坏事,如今县侯见他身量合适又有好底子,命他府中受训,已是近身侍卫了。”

郁书茶水捧在手里有些欲言又止,愣了半晌还是没说出口,韩叔一口茶水哽在喉间,“近身……”

“子高确是聪慧之人,韩叔可是想错了。”说完笑起来,侯安都故作轻松,“我进来时候看着府前也起了匾额,这以后便是家了,他得了空自然就会回家来探望亲眷,只是这几日事务繁忙……”

“哼。”韩叔放下茶碗,“昨日来了县侯府上的人,说是县侯的意思,这以后就封作韩府,我便是不明白,这孩子何德何能一朝得了这些好处!”

“蛮哥自幼起就是极有抱负,韩叔你又何苦总是责怪于他,我看着……”说了郁书也起了些气,她等了这些日子也等不见韩子高回来看看,心里着急,听着他没事也一步一步走得平稳,偏偏韩叔依旧是顽固,这时候话间也带了埋怨,“我看着若不是韩叔一直总是担心,怕他做些丢了脸面的事情,或许蛮哥当日也不用走得这般急,也许他就能好好说起来,起码也不用这般逃一样地不敢回来。”

郁书自然只是孩子心性憋了多日,韩叔立时听了便要开口却先咳出了声音,侯安都直给郁书使眼色,先将韩叔搀扶回屋去,“郁书年纪小,但也是看得明白,如今蛮子名唤韩子高,当职于县侯府中,韩叔定要放心。”说着压了声音,“如今陈氏同王司马两家共分江南,子高能入县侯府中实属良机。”

韩叔一口气憋得不顺只能冷哼作罢,为人父母,总是有心过虑,侯安都心里明白,见韩叔并无大碍便同郁书一起出来,院子里海棠渐渐到了花期,总不似前些日子看得繁盛了,侯安都见郁书如今也不总是见人便躲闪,也学会了坦然处之,抬手顺顺她额角的碎发,“几日过去看着就懂事多了。”说完了也只是笑。

郁书黯然,“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说完了厅中案上放着那一日侯安都哄劝她折下的一枝海棠,花离了枝断几日都熬不得,如今早便是萎落枯黄的样子,侯安都一眼望过去才想起自己说过的,如今花落了,子高仍是回不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搅局(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