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29章: 搅局(三)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29章 搅局(三)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黑衣人于马上拔剑,蓦然回身向着房檐之上飞身而去,惊马立时扬蹄横冲直撞,侯安都一把拉过郁书,先将手上那捧金午时花塞回她手暂放,郁书有些愕然也明白出了事情,死死地抱着那些花被侯安都推回通往韩府的巷口,“快些回去,街上起了事端,万别出来!”

建康入夜本就是表面平静,突如其来出了事情商贩皆是一惊四下抢了东西奔逃开,黑衣之人直上檐角,寸步不停挥剑而去,侯安都仔细望去才觉阴影之中竟是同样有人,矮阁房檐之上左右两侧楼宇投下巨大的暗影,黑衣人竟是同另一隐蔽之人缠斗起来,刀剑来往锐器之音不绝,百姓散逃闭户。

不多时候那两人近身相击十招开外,看这情势怕是此黑衣之人被人尾随,入了街市察觉之后才起了争斗,侯安都兀自奇怪牵马顺着一侧街市慢慢走,毕竟事不关己,还是旁观为好,一路牵着马绕过慌张躲闪的百姓,他顺着墙根之下一路往回恰经过房檐之上二人刀剑铮鸣,错开了眼光却突然听见一声闷哼,紧接着什么东西砸到了地上,剩下几个大胆的小贩又是一阵惊叫,这一下再坚持不得纷纷撤了摊子。

入了夜,果然不太平。

正想着,侯安都眼光不由顺着响动望街上的泥地上望,花市街上多有摊子卖花讨喜,多数都需时常淋水保持花朵色样,地上的尘土混了水渍自然泥泞不堪,一个金纹的牌子正落在泥水里,巧在月华正好明晃晃地带起金纹反光,这一望之下侯安都不由大惊,金纹正中却是个陈字。

有这宫中的腰牌还刻了陈,纵不是县侯之事恐怕也是相国之事,侯安都立时冲出了不起眼的墙根下,刚到了街正中就看见那黑斗篷之下的人扬手又是一剑,立时对方躲避不及一脚踏空直直地摔落了房檐,侯安都眼见他摔在街市之上被剑气震开了寻常外衫,撕开长长一道口子,血肉之外露出的臂上内里衣裳竟是宫装,难怪,那牌子怕是特许给陈氏出入皇宫之用,金纹明黄。

一把伸出手去,侯安都拉起地上之人,那人一脸错愕,万没想到这时候竟有人出手相助,侯安都望他臂上有伤,一剑断他另一手衣袖,那人即刻会意以袖布裹住臂上伤口,再抬眼之时竟是见得侯安都飞身上了檐角直追那黑衣之人。

身后隐隐传来谁的呼喊,“侯大哥!”血冲上头顶一时再来不及多想只想着先救同僚再说。

那声呼喊突然被人抑制,再无了音信。

淡黄色裙角软软地铺散开,带血的手一把掐了她的颈子拖开。

一前一后追过几条巷子。

原来是羊将军府里的人,斗篷之下看不清脸面,很显然也万没想到突然杀出了旁人,黑衣人一路赶回羊府却在路上被侯安都一剑劈开斗篷衣领,月光之下全然没有印象的一张面目,那人见他周身戎装分明是谁帐下的武将,愤然大怒扬声问他,“陈氏?”

既然能出手相救那群尾随监视的小人,恐怕也必是他们陈氏手下。

果不其然,侯安都想也不想便颔首应下,事已至此情势分明,他只当是陈氏派人监视此人却不想半路被他察觉,险些丧了性命。

我方之人必当出手相救。

侯安都立时挥剑而上再不管其他,那人却根本无心恋战避开三两回合只向着羊鹍府中而去,侯安都不敢再追,羊将军也是朝中敏感的人物,何况近来似乎县侯极是重视他。

夜晚建康火烛渐明,远望秦淮河上画舫又添酒回灯。

重楼歌宇远近疏离,入了夜,魑魅横行。

……本章完结,下一章“ 搅局(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