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39章: 莲心脆(五)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39章 莲心脆(五)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光摇越鸟巢,影乱吴娃楫。

这一夜的火烛格外明亮,韩子高钻心的疼痛之间脑子里一团乱,陈茜的各种声音此起彼伏,每一次那墨玉色的人都说得肯定,每一次他都会亲手打破。

“知道为什么叫你子高么?”

“所以好好地护好自己,万别让我烦了……”

“不想你是他。是我想要在他身上找你的影子,一开始便错了。”

“还是交换么,韩子高,这一次你若是真的要换,可别后悔。”

怎么开始怀念那一夜酒醉。

酒,真是个好东西。

秋后见寒,薄风起,云霭低垂。

一夜无眠,折腾了半夜最后御医回宫之时已经见了东方微白,韩子高臂上有伤寝卧难耐最后干脆是坐了起来,陈茜倒也不去管他,径自坐于屏风之外,烛火积了厚实的灯花,难得县侯亲自动手,耐心地过去剪灯花。

直到清晨府前又有了动静,两人于寝阁中一直沉默。

“离兮?”

“县侯,侯校尉又断了门锁,他心里急,非要出去。”

陈茜听了也没什么表情,“告诉前边的人,若是如今连个人都拦不住了……便都和侯安都一同出去不用回来了!”

隔着云纹门板,离兮颔首应下匆匆去传话,屏风之后红影一动,一夜休息不得,心里起火焦急,身上又疼痛至极,韩子高眼底都显了血丝,陈茜抬眼望他,“疼过了这几日就好了。”手臂接得及时,这小心包扎又上了板子的样子却让人看着不忍,陈茜话音犹豫,不由也长叹了口气,“我早说过,有时候控制不住……你也当学着收敛。”

韩子高并不再和他过多纠结这手臂之事,“让我去吧。”

“做什么?”陈茜心里琢磨着该去让人端些散火的汤水来给他,却看见韩子高站在门边请命,“侯大哥性子直爽,他连累了郁书心里定是不肯善罢甘休的,县侯如此命人关着他也不是办法,不如让子高去劝说。说清了利弊,也剩得再闹出事。”

“说清利弊?”陈茜低笑,“你觉得我同你说的话是其他人也能听得的么,韩子高,你可记得了,什么大哥妹妹,侯安都,郁书,纵使是他们面前你也要明白一件事情……”

韩子高眼底的光芒渐渐锐利起来,张开了戒备的样子渐渐在陈茜瞳子里放大,偏偏这墨玉的人换上了外袍断气茶来戛然而止,吹开茶沫,“你当日同我走,就是我的人。我可以同我的人说清事情背后利弊,但不带代表这话能和外人说。”眼底笑意顿现,很快依旧是沉渊底色,陈茜清晰地见得他完好的右臂袖口都扯得出了毛边,“这么重视这个郁书的丫头……我似是有些印象,那一夜里……是不是那个你爹身旁的孩子?”

韩子高不愿再提那一夜的惨状,只略微颔首,重又开口,“如此耗着,侯大哥一定不可能就这么任你关在屋中。”

“去可以,除了关于郁书的事情,其他的一律不能和他说。”陈茜干脆地放下茶杯,这也是个办法,乱了一夜,若不是这侯安都身手可为己用,他才懒得留着他再惹乱子。

韩子高答应下来转身出去,日光下屋外远比室内亮堂,光线从外打进来的角度陈茜恰是望见了他手间死死地扯住那袖口。

飞散开得绸料又被他弄得破碎,很疼吧。

竟然一声都没出。

他这时候才记起来他不过十六年岁,当年在他自己十六岁的时候……陈茜目光随着那绯莲色的人转过了回廊不见。

“来人。去命大夫开方止痛的药。”

……本章完结,下一章“ 莲心脆(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