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45章: 动心(四)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45章 动心(四)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左右都是一片混乱。

“叔父!”

相国府中林木褪去碧色唯剩零星枝叶,庭院之下屋门紧闭,将军装束之人左右徘徊不去,不住地唤着,“叔父且听顼儿说清楚,县侯一直对我心下多有顾忌,叔父如此裁定可就是诬陷于我了!”

上首紫檀木的匾额,毕万昌大四字竟并非融金所铸,陈霸先的待客之所外反倒是格外地木质清幽。四个字仅仅是手工篆刻出的一般,木痕经年略显老旧,深浅映着日光。

屋内依旧没有回应,陈顼心中气愤至极,一个时辰前叔父就命人将那丫头送回去,甚至不容自己说完就先怪罪了这探子的事情。

简直便是分明的偏袒,也不思量,这么多年没有出了事情,怎么就近日陈茜想起同羊鹍联系的时候出了事情?

“叔父!叔父容我再说一句,长城县侯与我多有罅隙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叔父可知他最近私下去寻…….”

话未说完木门突然打开直教陈顼后退两步,陈霸先正式负手而立于门后,直直地看着陈顼,硬生生教这满心怨恨的人憋回去了后半句。

“叔父……”

“你是越来越不知道分寸了!什么话说得,什么话说不得,心里可还知道?”若是自己再不出来,这孩子岂不是要连这私底下筹谋的一切都在这里嚷出来了!

陈顼立时也意识到自己是有些过了,连忙垂首应着不是,“叔父教训得是,只是今日确是冤枉顼儿了。”

“冤枉?”陈霸先打量他眉宇之间的怨艾之气,“你手下出了岔子便当领罪,陈顼,什么时候起学会了这些推诿诬陷的手段来了?”

“叔父明鉴!县侯近日一直同羊将军多有联系,他如此便可卖与羊鹍一个人情,还能顺便打击于我,叔父如此还看不明白?我部下的探子何曾出过纰漏?”越发地低了声音,却是说得着急,昨日夜晚之事当街发生,还是最热闹的花市街上,很快传言闹得不可收拾,都知道陈氏有人和羊将军起了冲突,立时朝野上下多方目光都在窥探,尤其是王僧辩,他们王家的人早晨便急着入宫给皇上请安,平日不见如此殷勤。

陈霸先气归气,见了陈顼冒冒失失压了个小丫头跑过来指责陈茜反倒是明白了些。

“陈顼,这一次你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叔父已经决定不再追究,县侯那方的事情你也不准再提!”他本是要严惩的,但是陈顼眼下心浮气躁稳步下来,恐怖王氏在宫中做些什么他也再顾不上了,还是先安抚好了陈顼为好。

“叔父!”

“闭嘴!快些回宫去!昨日的事情再提起一个字来……陈顼,休怪叔父无情!”说完掩上门再不去理会门外。

陈顼颓然无法,这长城县侯到底是给叔父吃了什么定心丸这般信任与他?如今首功之事也先交给他去想法子,日后他真的除了侯景,岂不是更要踩在了自己头上!

回身过去才发现那上首的匾额竟是镂空刻穿了的,厚实地檀木斜斜放于梁上,一小段中空的距离恰足够透过了日光,陈顼这方望过去,竟是错落四个大字的影子投在那门板之上。

毕万昌大么。

春秋之时,大夫卜偃有言:“毕万之后必大。万,盈数也;魏,大名也。把魏地赏给毕万,是天意要启发他的后代,而后毕万果建魏国。

陈顼忽地想起幼时曾居吴兴时候陈氏族内的说法,本族之上十世祖名叫陈达,西晋永嘉年间,陈达避乱,随西晋王室渡江南迁。陈达出任为长城令,就在当地定居下来。陈达选择长兴作为定居地时,曾有预言流传于后世子孙,“此地山川秀丽,当有王者兴焉,百年后,我子孙必钟斯运。”

叔父自立之意分明。

若是当真一日成真,县侯可定是就要封王的了。陈顼狠狠地怒望一眼那陈年之木离开,命数总有天定宠儿。

屋内陈霸先微闭双目,算算日子,又快过了秋,也当提早给他备下药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动心(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