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5章: 妻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5章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微微笑起,“谢县侯。”离兮习以为常,便总是这般相敬如宾,似乎夫人很少出来,说是身子弱,怕要招了风,从她进这县侯府开始,夫人似乎总易被人忘却,可是陈茜独独不曾对她生气。

一丝一毫地怒意也不会对着夫人去。

沈妙容望望四下,“听闻府里进了新人,我出来迎迎,这几日见好了,再不可疏忽了礼数。”她口气很是温和,与陈茜不过相当年岁,离兮平日不曾跟着她,却也知道夫人性子极好,这说话间都是淡淡地暖意。

她不美,很平淡地面孔,额角上竟还有一道破碎伤疤,虽不至丑陋却也当真算不得多福之相。好似夫人从来不争些什么,可是陈茜再寻得了何等美人进来都是要让去跪拜她的。沈妙容便是从来都不容动摇的地位,偏偏平日里连影子都看不见,总是抱病在身,很难出来走走。

陈茜望望寝阁,“妙容不用如此,留他在我那边了,你先回去歇歇吧。”

她再次和煦地笑,“县侯既是留下了,那妙容便先回去。”也不问问是谁这般待遇,好似她也不想知道,转身去便轻轻回到东边。

离兮见得陈茜要出府去,赶忙跟上伺候,“去相国府,记得,今日不准寝阁里的人随意出来走动。”

“是。”

这是个不安分的孩子,想起他如豹一般慢慢舒展开的身体。可要小心看着他,陈茜笑起来,扬手上马。

大江阔千里,孤舟无四邻,长江不竭,南岸尚安,新立梁帝不过十三岁孩童,哪里懂得什么,如今的所有军国大事俱在陈霸先一手之间。

街角的尘土凝滞空中,瓦白的墙砖见了残旧,角落里转出个妇人捧了些东西出去,近几日忽地市集间又开了摊子,“说是一方平稳,到底心里不放心。”这方的小贩听了这话笑起来,“不放心你便不要出来,建康如今好得多,总好过外边战火。”忽地又想起了什么来,“听闻……有传言说侯景未死。”

“残忍无道他当遭天谴!竟还活着?”妇人立时便放下手里的果蔬,摊贩聚在一处,“听说是相国府先收得的信,他的部下有人泄出的风声……”

“恐怕又是一场死伤……唉……”

天光大亮,已近正午,郁书刚刚热好了药去等得焦急无法,只得不断在院中徘徊,侯安都望见她,过来安慰,“没事,你别急,我看他很是聪慧,又习得些护身技艺,总不至真的出了事情。”郁书回身见他一身戎装吓了一跳,惊恐地往后退,“你……”

侯安都也不知为何这丫头总是害怕他们一行,既然讨饶又惹人恐慌,他只得命人随己出去,“郁书?若是你蛮哥回来了,命他去陈府前相见,我等先行自去投靠,他若是回来告诉他,侯大哥还记得说要同生共死,让他一定去寻我!”

郁书躲在那门后低低应了一声,算作是答应。

刚刚听得人声渐平,郁书重又出来守在院里,却又见得巷口一阵马蹄翻滚,不多时一队人马将那小院团团围住,郁书尖叫而起,为首之人开口,“长城县侯有命,令你等速速迁往北苑大宅!”

还来不及放应,郁书便同韩叔被人带上马车。

……本章完结,下一章“ 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