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53章: 选择(五)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53章 选择(五)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院子里的花树没了春日张扬,零零落落地映着两个人的影子。

韩子高看见角落里放着一簇一簇黄色的野花,有些时日久了,明显是萎蔫了落在地上,还有些或许正当时候,开得正好,被她摆在院子里。

“这花……我还记得,却不想建康这里的气候使然,开得更大些了。”

“是,我初见的时候也觉得不是全然一样,却的确是一样的花种。对面的顾叔说,这是金午时花。”

“金午时花,便该是晌午正好吧。”韩子高念着,俯下身,顺手摘了一小束,也不过是从她放的一簇里拈了出来而已,这一束望着花叶尚好,起身来轻轻别在郁书耳后,“会稽的时候,我们若是一同上山,我就喜欢随手摘这些花来给你……那时候都还是小孩子。”今日再想想,也面上带了笑,如今眼前的郁书丫头真的长大了,不是什么都不懂得小孩子了。“现在寻不见那满山遍野的景象了,只能是捧来院子里。”

韩子高把花别好,上下看看,“我们郁书也是个美人。”

黄色裙子的人果然有些不好意思,到底是大姑娘了,自己碰碰那花,说些旧事,再抬眼的时候,竟就见得韩子高身后的日头快要落山了。

余辉恰是透过他周身绯莲一色的缎子散出来,美得又是那般让人不敢直视。

其实郁书心里望着也知道,蛮哥不该一直过着这样粗布衣裳的日子,他这么美……不带媚气也不沾染奉迎的美,仅仅是最简单的字,它最本身的意思。

视野里挥手落了日光的少年微微一笑,看看天色,再看那巷子口,终于还是做出了决定。“我该回去了。”

郁书面上明灭之间闪过的伤心,“你还是如此固执……小时候,你若是想做的,便无人能动摇。”

“我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哪怕是抛却自己的念头,仅仅是从道义上而言,县侯让我一家平顺,又请人医治好了爹,我总不可能说走便真的走了。”

“可你当日也就能真的要走便走,扔下我和韩叔,难道我们……你就能说抛就抛下?”她眼睛看着他故意掩饰地左臂,其实她一直想问怎么弄伤的,却觉出了他不断在刻意地回避,还是不要再提了。

这么看着,其实他在那人的府里过得并不好,郁书更加难过。

韩子高眼睛望望厅后的屋子,“我要走了。郁书,好好照顾爹,我若得了空,自然会回家来的。”

巷子口宫制的马车,一直不动声色待了半日,街对首卖花的顾叔也就一直留意着,原来韩府里果然是有当职的贵人啊,难怪。

韩子高看她眼底闪过的一丝泪光,到底是转了身,“你说得对,爹的担心也对,他不是好人,权贵府里也有很多的阴谋争夺,可是我当日说好了同他走便要算数,韩子高不是言而无信之人。”

步子到了院门边,郁书突然冲过来死死地抱住他不放。

……本章完结,下一章“ 选择(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