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6章: 魇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6章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空旷的宅子无人居住,郁书怕得眼泪不止,却又不知如何是好,韩叔早便是病入膏肓意识不清,好在这一行人并无伤害之意,还算得礼遇,甚至请了大夫来,郁书死死地拉着为首那人的衣襟不放,“蛮哥在哪里?你们把他怎么了?”

那人有些烦躁,挥开她去,“蛮哥是谁?县侯如今既是如此安排,你们便需好好感恩,如今城外战乱未平,许了你们一方平稳还想要如何!”

“你们把蛮哥放回来!”郁书死也不放手,一心一意觉得他是出了事情,早便是说了不让他去寻剑,他却趁夜跑了出去……

幼时的记忆重又浮现,满身满手的血腥,她亲眼见得爹娘惨死,那一夜耳畔清晰的骨骼破裂声音,娘临死前死死地压住自己的头不让叫嚷,窒息之间全是温热的血液,她连声音都发不出,却因此保得了一命跑出去。

太过可怖,郁书抱着自己的头疯了一般地叫嚷。蛮哥……那么美好清丽的人,小时候拉着她的手一起去山上,入了春,总有满山淡淡地黄色花朵,她曾经问过那是什么花,却是两个人都叫不出名字,只是郁书深深记得蛮哥眼里的喜爱,风过,便有很清的味道。从此她总爱着黄衣。映在他美丽的眸子里,她好似连自己都认不出的美丽。

若是有朝一日也这般浑身是血……他……郁书几乎是周身战栗。

“闭嘴!”那人安顿好了他们一行唤来了大夫提韩叔诊脉,这边看这丫头像是中了心魔一样不住地叫喊不由心烦意乱,“不知你所言何人,只不过如今府里入了新人,县侯很是喜欢,这便施恩于亲眷。”

郁书忽地一愣,瘫倒在椅上,“蛮哥……”

难怪他说着或许明日便好了……他到底出去做了什么?又是用什么交换得的平顺?郁书不清楚,却看着大夫为韩叔开方治病。

“蛮哥…..”她想起韩叔的忧心,偶尔清醒些的时候,便总是在喊这惹人眼目的儿子。

府里的人离去的时候望望她满眼泪痕,“若是没错,那便该是你所说的人吧,如今他叫韩子高,县侯赐的名字。”

真是很漂亮的人,才不过第一日,就能得了这些好处。

想那以前带回去的人,同样是个男儿身,到了最后不明不白死在外边,县侯也不曾给他一个名字。

挥手回府,余人皆是叹息,县侯秉性暴戾,谁又知道这次的少年会是什么下场?

亭台楼宇乱世独立,相国府遥遥地南式林木错落开去,若是俯瞰,竟是千木拼成个陈字。郁郁葱葱高低别致,百姓低矮房檐自是望不见,不想这陈霸先亦是颇有深意。

不该看见的,自然看不见。

建康至高之点无非处于皇宫金顶楼台之上,若是皇上登于此处,必是能见相国府广袤林木,一道伤在建康脸面上的烙印。

陈。

想你梁帝能有今日,若无陈氏……那侯景早便是荼毒生灵再无希望了。

所以时刻提醒皇室,记得这个字。

策马而来一贯地抿唇不怒自威,至那相国府门,立时人人便是恭敬,陈茜苍青款袍并未着戎装,却依旧是教人不敢多看,尤其是相国如今分外倚重,如今梁朝半壁俱有他的功业,只不过这手段……却是铁腕暴戾了一些。

陈茜路上便曾想过,如今急命自己前来,无非便是听了风声,如此,想来叛贼侯景果真未死。

想起来便几乎忍不得这口气。

……本章完结,下一章“ 竹(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