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62章: 毫无保留(一)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62章 毫无保留(一)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韩子高扶着沈妙容慢慢地向后走,“县侯,我送夫人回去,子高什么都不会说,县侯放心。”他只是觉得这个女子一定背负了太多过往,其实他同陈茜本该是同样被旧日折磨得体无完肤,只是陈茜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能够安稳地留住她,所以他想试一试去替他稳住。

陈茜眼见得两人慢慢向着竹苑而去,看沈妙容如此的精神状况恐怕就是想要说起什么都记不完整,罢了,或许韩子高能够让她稍稍清醒一些。

白衣飘然,一曲清秋。

竹啊竹。

两个人的影子相掺着消失于竹径之中,陈茜突然想起这个人。

怀里属于他的笛子依旧沉甸甸,“竹,你一直都在看着这些是不是,如果这是我作孽的报应我便认了,只是……你需知道,我不想再伤她。我一开始并不是非要……伤了她。”

他说出来半晌自己都止不住笑意,“恐怕你也不信,就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有时候坏人做得久了,间或而起的内疚会让自己觉得软弱。陈茜慢慢地坐在回廊下,一个人对着廊下的枯枝望了很久。

有些不安的念头,秋天过去了,不日或许就到了叔父要给自己备药的日子,他身怀奇毒本是致命的弱点,故此不能为外人道,只能到了日子请叔父按高僧开出的方子采集珍绝药材压制。

每一季如此,他早已习惯。

怎么最近突然觉得不安,陈茜看着那只竹笛,是因为也开始真心实意地开始有牵挂了么……

在遇见了韩子高之后,陈茜越发能够明白当年的作孽。

确实是自己的错。

一直就这么坐做到了天色暗下来。

韩子高从竹苑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府后还未曾起灯,黑暗的长廊上只有那人手中竹笛通润的颜色映出了些光亮。

黑暗的地方,陈茜喜欢一个人躲在暗到极致的地方里思量。

韩子高早就觉出了,每一次说起了极隐秘的事情,陈茜就会熄了烛火。他其实是不想让人看见自己的表情。

故意轻了脚步,幽幽暗暗赤色的光,回廊里本就不入光,只有靠内侧枯了枝叶的树干影子投在地上,韩子高一路走过来,那些深浅的影子就随着他的脚步慢慢地打在他白皙清丽的面上,晃过了眸子,美得又有些入了妖邪。

肤色过于白净,所以一旦穿了红就格外地明艳。

他走到坐着的人身后,那人也一直不曾转过身,他定是能觉察出的,韩子高想着,却看见陈茜真的一直动也未动,侧脸望过去,竟然是落寞的模样。

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韩子高突然升起了一种奇异的念头,站在他身后分寸之地,腰际的配件又慢慢地散出光影来,原来这闻名天下的长城县侯陈茜……或许现在这一刻会败在他的剑下也未可知。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极不能提起的事情。

其实想杀他一点也不难。

是人,就总有弱点,陈茜的弱点就是他的记忆,他对于往日的记忆。

鸟散阶前竹坞清,夜幕低垂。僵持了一会儿,韩子高微微凝聚的目光锁在眼前之人周身,墨玉的宽袍颜色深重,只是简单地束了头发,便于随时有可能换上盔甲,他比自己年长一些,到底是身形宽厚些。

这么想着,那右手的手指点在剑鞘之上,冷冰冰地玉石触感。

忽然身前的人开了口,韩子高立时惊了一跳,刚刚略镇定下来,却听着陈茜并不是发现了自己,他只是无意地哼起了什么调子。

今日是什么日子?绯莲色的人几乎有些不敢相信,他十二岁的时候就见过眼前的人扬剑下令屠村的残暴样子,他也将过溪畔这人惩罚叛徒毫不容情的面目,甚至他更清楚他牢牢地制住自己手间使力断了自己左臂的狠绝。

但是他真的没有想过有一日他会无意中看见这样的陈茜,一个人坐在幽静漆黑的长廊里,侧脸无喜无怒,只是怅惘。

甚至在哼一只听不出头绪的小调,过了很久,韩子高才终于听见他说起过的那句,“莲绯子碧……高华不染……”原来他是在哼他娘喜欢的调子。

“你方才想杀我么……”乐音突然戛然而止。陈茜微笑,并不回身,觉得他站在身后,该是站了很久的样子。

夜静鱼龙逼岸行,莲花的清气渐渐浓郁起来。

韩子高过去坐在他身侧,却没有说话。

陈茜深深吸气,“我方才确实有些失神了,你若是真的动手,如此近的距离,我纵使死不了,也定是要重伤的……”

韩子高仍旧没有说话。

“我断了你的手臂,你这样心高之人虽然不说,其实心里很是气恼,何况我是杀你郁书妹妹全家的人,我也毁了会稽,其实很多事情……你确实有想杀我的理由。”陈茜慢慢地说起,随意地动作,想要将手里的竹笛放入怀中收起来。

韩子高却突然覆手扣在那笛子上,眼睛盯着陈茜的双目,“把它葬了吧。”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为什么刚才不动手?”

“别再带着它了,把它葬了吧。”

“子高……其实你方才不动手当真是太过可惜了,你可知道这么近的距离,我若是惊起回手恐怕都来不及,何况你该知道一件事情,我的影卫不会拦你……他们毫无感情,只认命令。我说要保住绯莲红的人,他们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动你,哪怕是……我死。”

韩子高突然大了声音冲口嚷出,“我说把它葬了!”

陈茜同样怒气骤然而起,一样吼出来,“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静静地有了回音,两个人躲在黑暗里彼此对视,韩子高突然一把顺着同他争执那只竹笛地力量俯身上前,第一次,他吻住陈茜不放。

纠缠不清,气息之间的掠夺,趁着陈茜一刻的惊异竟然让韩子高占了上风。

还是不可避免看见那不可一世的男人沉渊一般的眼睛浮出了震惊,却突然拉过红衣的人来死也不松手,直掐得韩子高左臂的伤处疼得逼出了冷汗。

还是不肯松开。

……本章完结,下一章“ 毫无保留(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