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67章: 妙容病因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67章 妙容病因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是,侯景残忍至极,故意就在我的隔壁墙后……只隔了一堵墙。所以她恨死了我,她恨我答应要用竹换,但是也知道我没有办法……否则她最后不会那么平静,我记得她当时被侯景拖走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平静……很少那么认真的叫我的名字……”

“她说你一定要活着,陈茜,记得你要活着。”

“是为了换竹……她是为了他……我不知道妙容到底是为了救谁,可是如果没有她当时那句话,或许我撑不到陈顼赶来……”

牢房之中明晃晃的火烛打在那些被迫跪着的副将脸上,陈茜有些看不清楚,却终于被那带血滚落眼前的人头弄得死死地握紧了拳,“侯景!你日后定要血债血还!”

这个残暴的男人除了杀人的手段之外其他一无是处,可你不得不承认,死亡是威胁人最好的手段,尤其是……当你的对手不在乎自己性命的时候。

这意味着他一定有更重要的人。

比如这些老东西,侯景轻蔑地扫上两眼,是他陈氏的多年老将,是他叔父为了提拔他给他的支持,若是杀了他们,就能毁了陈茜。

比如那个柔弱的小美人。

侯景只是没想到他这样脾气暴躁对于声色根本不屑一顾的男人,有一日竟然会败退途中男宠随身,而且听这传言他可是寸步不放。那也正好,是个难得的美人。

折磨陈茜的东西,给了侯景莫大的满足。

“将军,你换是不换?人不多,八个人,你的宝贝让我的八个侍卫舒服了……我放你一千人何妨!再划算不过的交易!”

沈妙容死死地盯着陈茜,她突然站起身来。

侯景眼睛望也不望她,没些姿色,更是没一点可以用来要挟陈茜的作用,这女人似乎对于陈茜根本就是可有可无,两个人全不像夫妻。

陈茜知道她在看,她在等一个回答。

再开口带了血的腥气,“好!我答应你,放了他们。竹归你。”

一侧的墙壁之后,污了的白色衣裳忽然软塌塌地瘫倒在地上,手脚俱是被铁链束缚住,苍白颤抖地手被人捂住嘴按在墙上,对面的声音不近不远……

死命地摇头,长发乱成了一片凄惨地铺在地上,竹刚想要呜咽挣扎出声,突然被人从背后一把揪着头发制住,再不敢出了声音。

侯景颇为得意,眼睛扫了一眼那堵墙壁。

竹公子啊竹公子……还等着谁来救你么……他对你和我对你何曾有过区别?不过都是个……

玩物。

“将军不愧为寡人一直另眼相看的对手!这等审时度势的本事可不一般,听说你为这孩子费了不少工夫呢……今天可就是要毁了。”

对面的墙壁后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突然放声大笑,这边的侯景也就不再装模作样,“将军,你的宝贝就在这面墙之后,寡人一向明理,谁的东西到底还是谁的东西,一会儿……什么动静将军也就多担待了……”

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阵凄厉的惨叫,沈妙容突然过去一把揪住陈茜,她的眼睛里都是血色,“你到底是不是人……你到底是不是人!当日是你要他的……是你非要抢他走!你知不知道你毁了多少东西,你毁了所有!”

陈茜毒发根本顾不得她,沈妙容看着他被侯景踩断了的腔骨,嘴角不断地涌出血来……牢房之外乱哄哄地都是那些副将拼命地誓死效忠陈氏……

还有隔壁不断地铁链子拖在地上的声音。

沈妙容突然平静的表情,陈茜在一片浓稠的血色里依稀分辨出来,却永生永世忘不了,她突然站起身来对着侯景,“他再美也是个男人,你们这些人若是有男风之好,不代表你手下就真的愿意让个男人来伺候……”

侯景挑起眉来第一次认真打量起这不起眼的女人,“沈妙容?寡人当初还以为这沈参军的掌上明珠怎样也有点殊色……谁知见了你才发现毫无用处!哈哈哈哈,你倒是胆子大,寡人懒得动你是嫌陈茜对你根本不上心,这么看来……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说出来寡人可以考虑考虑新的游戏。”

“好!我换竹。”

“就凭你……恐怕让人实在乏味啊……纵使是我的侍卫,也是阅人无数……”

“我同陈茜没有夫妻之实……”她到底还是觉得羞耻,说完了唇上都见了齿痕。

这倒是出乎了侯景的意料,旁人只当是她到底是陈茜的夫人,不管怎么说……就算是手段阴谋上的联姻,这女子也肯定不会是什么清白之身,“夫人你可不要信口开河,这让陈将军如何自处?”

“畜生!”陈茜突然惊醒沈妙容要做什么,他本来是对她再没有其他念想,何况一直彼此毫无瓜葛,当日纯粹是为了稳住沈法深才娶了她,这时候陈茜却突然有些害怕,“沈妙容!你给我闭嘴!”

“啊!看看,夫君可是不愿意了。还是夫人地位不同啊,不像个男宠,说给就给了么?”侯景也觉出陈茜难得的有些紧张了,更起了兴趣,转过身走到沈妙容身边,“夫人可不要欺骗寡人,若是一会儿让我的手下觉出了夫人不似所说……那恐怕竹公子的任务就不是八个人了……”

“我和你走,我换竹!”沈妙容又听见了隔壁墙后传来的轻微的哀求声音,声嘶力竭地喊出来,“不要……不要……他只是会吹笛,他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要用他换……”

他永远都该是一身白衣,竹林迎风,清清淡淡地说着日后远离尘嚣,什么战乱,什么阴谋都同他们夫妻无关,他同她要一起泛舟湖上,要一起好好地隐居生活……

她从来没将过的清净男子,为什么突然成了这样。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我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