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7章: 竹(一)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7章 竹(一)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叔父。”他只对陈霸先才有了敬畏神色,这方依旧是礼数周全,入宫尚且不跪。

陈霸先一声戎马战功卓著,此时此刻虽近暮年却依旧发丝不见霜白极是英武气魄,犹自待在那府中查看收藏刀剑,细细擦拭不教染尘。

“吾侄何须如此,快快起来。”过来拉着陈茜起身坐于身畔,扬手推过一卷竹简,陈茜无言看毕,一掌将它碎成竹屑。

陈霸先笑起来,还是这个脾气,“便知你又是这般火气,这侯景当日害你战败凄凉险些于途中丧命,甚至将你和妙容下狱受苦,如今他假死流落,还想着要占据一方再谋他日,吾侄可有报仇之意?”

“自然!”不过二十余岁的年纪却已经是经年征讨,如今陈氏上下死于荒野战场之人不计其数,陈茜几番死里逃生实属英勇无双,这个侄儿可是他的左膀右臂,心中地位如同亲子,如今这落败之人贼心不死,自然还是要派陈茜去最为妥当。

陈霸先见他眼中不动手间却已经是隐忍不得,心中赞赏,这侄儿一直便是心思缜密,虽是性子张扬平日里耐不住火气,但若是筹谋起军情要务来可真是丝毫不差沉稳过人,立时便开了口,“叔父举荐你去平定侯景残众,只需当心,这些年来他已至丧家之犬境地,如今更是不肯擅信人言,此事不得张扬举兵大动干戈,否则朝中再闻侯景未死,建康立时便要掀起滔天风波。”

“是。”陈茜很清楚,侯景之乱时至今日依旧令人闻之胆寒,千里绝烟,人迹罕见,白骨成聚,如丘陇焉,建康城中清理而出的尸骨甚至堵塞江口,掠金帛既尽,乃掠人而食之,或卖于北境,遗民殆尽。

那真是人人不能忘却的噩梦,若是提起了,恐怕一时便能动了万民安稳。

陈茜清晓利弊,恭谨应下,“侄儿领命,定设法将其暗中斩杀,陈茜立誓于此,侯景尸首必将悬于建康城中七日以慰当日死伤!”

这仇几乎已经是成了他的耻辱他的伤疤,一时半刻都忍不得。

那一年是永远的梦魇,陈茜出了相国府一路回去,马上颠簸,原以为已经渐渐平息过去的一切到底因为那个人而全然复苏。

侯景……侯景。

谁的脚狠狠踩在自己胸口之上,隐隐地断裂之感,陈茜从此疼了一世。

那个阴狠的仇人为了毁灭自己,生生将他入狱踏断了他的肋骨。

十八岁的时候,陈茜也曾剑指天下誓言击破乱世纷争,到底是年轻气盛略逊一筹。

如今……他想起寝阁里那个绯莲红的少年,和记忆中牵绕一切的人有着相似的眉眼,却更加傲然,那人不会想着一柄旧年里的剑。

陈茜入了自己的府邸,看见离兮过来伺候,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夫人今日可按时诊脉?”

“是,今日入春天气见暖,夫人旧疾略有好转。”

脚步停在转角处,若往东去,便是一围凤尾竹园,园后恰是竹苑,沈妙容一直住在其中,这竹子……也是她无论如何都要留下的。

他讨厌看见竹子,好似看见自己一直对她的亏欠。

所以他几乎不曾入了东边院去。

今日却是再度提起那个男人没有死,一手毁了所有的男人。

陈茜深深吸了口气,午后日光渐暖,他决意去探探自己的妻,从娶她入府那一日起,就再也不曾给她安稳。

幽静地竹苑,陈茜竟是平复了心境才终于抬起手来叩门,“妙容?”

衣裙响动,她亲自起身过来为他开门相待,“县侯今日回来得早些。”微微抬眼望望天色,迎他进去。

很平常的面貌,教养却是一眼便能看得出的,额角伤痕尚在,陈茜有些不敢去望,却依旧是坐在椅上,“今日觉得如何?”

“无事,一向便是这般,妙容也习惯了。”她格外畏寒,当日不可再提及的旧伤竟让陈茜有些无措,他回首望望这边竹苑四下内室,正中挂了一副画像。

沈妙容是如今得势的长城县侯患难之妻,人人都知当日侯景残害生灵手段极端可怖,她却是同他一起入狱,患难与共,难怪一直夫妻相敬如宾,彼此相守,无论陈茜再惹出了什么风流事来,她依旧是端庄依旧正妻风范。

可是没有人知道,他发妻所居的内室壁上,挂的却是别人的画像。

……本章完结,下一章“ 竹(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