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目录] > 第18章: 竹(二)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第18章 竹(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画中人眉眼清亮,白衣如洗却很是柔顺的面色,手持一截竹笛放在唇畔,望得出了神,便好似觉得真的有乐音流泻。

是很脆弱温润的人。

陈茜望着,“他……”妙容截住了他的话去,“听下人说起,县侯带了个男孩子回来?”

对面的人应了一声,凌厉的眉眼这方见了些缓意,眼睛仍旧是望着那方画卷。

是什么时候?已经过去很久了吧。

茶香蒸腾而起,却是极补阴寒的药茶,妙容见了赶忙拦下去,“县侯喝不得这些……妇人调养所用……换些来。”

陈茜立时便被触及了什么,骤然放开手去,突地却是拉着沈妙容的手,“妙容,对不起。”如那画上一般的白色华服女子原是起了身要出去,被他拉住也不回身,听了这话笑起,“县侯无需和妙容说这些,若是当真有过悔意,便对竹说吧……”

画上人依旧是竹笛临风,他却是松了手去。

那一年陈茜被侯景大败而返,一路途经会稽山下溃逃。那怕是他时至如今最狼狈的时候。却是太过年轻,十八岁年纪。

数千人沿途激愤难当,所至之处无不是烧杀屠戮,这乱世已被侯景握在手里还有何所顾忌,反正到了最后不过也是要死的。

何况他记得有个孩子说得对,残杀无辜,确是败军所为。飞马催花一路行至吴兴武康,恰是个秋日。

陈茜还记得城外一低矮灌木见了枯萎,遥遥看着那路的尽头却有一方青翠竹林,四时青翠,凌霜傲雨,阊阖八风宣,孤竹调阳管。

风过天地肃杀,竹叶轻晃竟是起了笛声,这一方尚且不经战事,陈茜急欲入城寻当地参军以求休整,这方再顾不得其他策马入竹林之中,马色分朝景,鸡声逐晓风,却也原应是平静清晨。

愈发清晰地笛声。

竹枝断裂,落叶铺地碎成齑粉,他马蹄纷沓而过忽地见了林中有一小小石亭,并未有何精致,不过是石头砌成的歇脚之所,仅仅瞥了一眼,却有人在。

这清冷秋日,有人独立于亭中微微低首,策马而来短暂经过的一瞬,陈茜却是一愣。少年身影,眉眼之下……他忽地想起了什么。

混乱屠戮修罗夜,有人骄傲的眼色,毫不在乎的挑衅。陈茜勒马而止,余人皆是一惊。他盯着那亭中人,手中一只竹笛,白衣而立。

盔甲血迹未干,陈茜大了声音厉声吩咐,“尔等先行入城寻得沈氏参军!”

笛声一顿,随即轻缓散开,好似忽地被利器所伤,再吹不得,那白衣人奇怪地抬起首来望着这方响动,略有些惊讶。

只剩陈茜一人,满面疲累,却是打马向着石亭而去,果然是……很美的眉眼。却少了些什么,那白衣少年见他满身血腥向着这里而来有些畏惧,略略向后退,又不知他想如何,陈茜目光不动,努力地想要从他眼中看出些什么,却发现总是找不到他记得的光影。

眉间润白肌肤,不见他所想要寻找的颜色。

……本章完结,下一章“ 竹(三)”↓↓↓更精彩哦!